清除邪灵迫害,身体恢复正常

【明慧网2005年11月6日】我于96年得法,99年7.20后遭迫害一年,回家后,由于丈夫担心我的安全,对我一直不理解,不支持,不许我和孩子在家里学法,炼功,每次看到我在看大法书籍时,他就气得了不得,也不与我说话。小孩在学法时,听到他爸爸的声音就吓得不敢再学了。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所以一直处于不精進的状态,总不敢堂堂正正的在家学法、炼功,五年多的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

在05年8月中旬,我的身体开始受到共产邪灵的迫害,咳嗽、上不来气,就象修炼前那种气管炎的病又从新回来了一样,我当时只认为这是邪恶的迫害,以为是自己三件事做的不好,我想再认真的学法、炼功,承受几天就过去了。在这期间,我仍在白天坚持上班,但是当我晚上下班回家后,身体情况更加严重,整宿无法入睡,上不来气,坐着、躺着都不是,咳嗽,大口的吐痰。两天后,我身体支撑不住了,吃不進去饭,走不了路,上厕所都很费劲,更上不了班。自己觉得是家里环境不好,开始以为是家里有一些共产邪灵的东西,没清理干净。但是怎么也找不到,我的心开始向外找。后来我的身体更加严重,思想中也冒出不好的念头:打针、吃药就会好的快,就不会象现在这样遭罪了,但又想到,我是修炼人,就马上否定不正的念头。这时我的丈夫要领我去医院打针,邻居们看到了也为我担心,我还是坚持说:我是修炼人,过两天就会好了。

尽管如此,我的身体还是一天不如一天,我就回了娘家,因为娘家人都修炼,可以帮我,我们学法,发正念,帮助我在法理上认识,清除迫害。在家人和同修的帮助下,我又不断的学法、炼功,认识到了讲清真象的重要性,我以前接触别人时,很少讲真象,对丈夫也很少提起,明慧周刊也不看,我更加认识自己在正法的路上被落下了很远,我认识自己的这些执著后,身体也逐渐的好转,自己也可以走路了,可以吃饭了,晚上可以入睡了,我觉得自己正念上来了,便回了家。

回家后,我又清理了家里的环境,当天晚上,我的身体又出现了反复,整宿没合眼。第二天更加严重,我连一整套的功法都没炼下来,但是我仍然坚持学法、发正念,到了晚上我在似睡非睡的几分钟内,做了一个梦,梦见丈夫和一帮同事围着一个兽,用手按着却不打,我看见了,于是叫丈夫把它打死,然后我就醒了,非常清楚、真切。

早上起来后,身体更糟,不能动一点。我悟到:是附在丈夫身体上的共产邪灵在迫害我。以前家里的亲属曾经劝丈夫三退,他说自己已经不是少先队员了,我这时继续对丈夫讲三退,他不信,反而劝我上医院,我告诉他:这不是上医院就能治好的,你退出少先队,我马上就好。他还是说:我现在已经不是了,我还是诚心的劝他:你退出,我一定能好。

慢慢的,丈夫有些转变,说:我退出,你就能好吗?我坚定的说:能。他看到我如此坚定,决定让我帮他写声明,我肯定的回答:不行,你必须自己写。他开始写了退团、退队声明。写完后,我的身体立刻开始好转,喘气平稳,一天的时间吃饭、睡觉都恢复了正常。

丈夫三退后,我在家学法、炼功的环境也宽松了,没有共产邪灵的控制了,他也不阻挠孩子学法了,孩子的学习成绩也逐步的提高。

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我更加坚信师父与大法,以后我一定按照师父要求的做好三件事,救度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