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访不幸遇险恶,李晓英精神失常多年又遇不明之难

关于石家庄李晓英情况的调查

【明慧网2005年11月8日】(明慧大陆消息)- 听说石家庄李晓英遇难,我们感到很难过。罗干、610一伙又借此大做文章,栽赃法轮功,欺骗民众。下面把我们了解到的一些情况汇总公布出来,以便正义、善良的人们明察。

* 曾因修炼而生活幸福

现年40岁左右的女教师李晓英,是河北省石家庄市机械工业学校的老师。据介绍,她为人精明能干,所在学校的一些领导都曾经是她的学生;她家住在石家庄市柏林南区石家庄机械工业学校宿舍北楼,父母已经离休。

李晓英向往做一个身心健康、道德高尚的好人,所以1999年7.20之前,她就开始修炼法轮功。一直到1999年4.25之前,李晓英都能够正常参加法轮功学员的集体炼功,也在业余时间学习法轮功的书籍,要求自己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一家人生活和睦、幸福。

* 迫害开始,上访遇险恶 精神失常

1999年“7.20”迫害开始后不久,因遭受了许多意想不到的磨难和刺激,她的精神开始失常。后来这些年在反复的上访、被抓捕、劳教、保外就医中,她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不但早就无法继续修炼法轮功,而且生活都要有人照看。

1999年7.20,法轮功开始受到全面、公开的迫害,数千万法轮功学员认为这是因为政府不了解法轮功对个人、社会、国家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实,许多人纷纷上访北京,为法轮功说真话。李晓英也加入到为法轮功上访的行列。在江泽民、罗干一伙的操纵下,为了阻止法轮功学员上访,当时通往北京的所有交通要道都有防暴警察把守。

李晓英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主动克服重重困难去北京信访局,向政府反映法轮功使人身心健康、利国利民的真实情况。在去北京的路上,为躲避防暴警察的阻拦,李晓英只身穿越庄稼地,昏倒在地里。她在庄稼地里爬了3天。后来有当地农民见其快死了,设法使其清醒过来。

几天以后一位农民好心的通知石家庄市机械工业学校派人将她接回。当时李晓英身无分文,光着脚,脚后跟流着血,形象十分狼狈,精神状态也显不正常。从此她不但无法继续修炼,而且生活都要有人照看。在她上访的那些天中,她精神上受到了怎样的严重刺激,到底还遭受了怎样的磨难,更详细情况一时难以调查清楚。

99年720那次李晓英上访未成被接回石家庄后,当时的学校书记孟凡春(音)责令学校对李晓英监禁看管。由于当时李晓英精神已经受到刺激,学校有领导去看她时,她一会儿说“我得去加水去”,一会儿说“我最喜欢爬在墙上了”,并去行动,等等,表现出精神异常。

* “上访、上访、上访、……”

上访过程中所受精神和肉体上的重大刺激,导致李晓英精神失常。她的思维停留在“上访”上,只要家人看不住就往北京跑,说是去上访。

后来她又去了北京,被抓后遭受酷刑,坐老虎凳,被铐在铁椅子上几天几夜。后被劳教。在劳教所,她被注射不明药物,导致更严重的精神失常。其同事的爱人在公安系统,设法将其救出。回家后又去北京,被抓回后遭判刑三年,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市第二监狱(现推算当时的时间应该是2000年7月份)。后因精神不正常,李晓英终于获准保外就医。据了解,回家后李晓英的情况略有好转,但不跟人说话,生活需要亲人照顾,常有怪异的举动。例如:她曾在她家凉台上铺满玉米秸等杂物,然后光着脚在上面走,走得鲜血沾满了玉米秸。

据明慧网2004年7月28日资料记载,李晓英刑满后警察仍不放人,已被勒索上万元,现李晓英又被绑架到河北省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强行洗脑。反复出走、被抓、被非法关押的过程,使得原本生活和工作都很体面的李晓英经受了怎样的魔难和侮辱,李晓英自己已经说不出来,旁人更是难以了解。接触李晓英的人都知道的只是,1999年7.20之后,她变的不正常了,有精神病,而且越来越重。

* 病情加剧

2004年下半年被释放后,有一次不知怎的,李晓英又去了北京,被北京警察拘押。北京警察要求单位去接人,因为这场迫害法轮功运动中采取的邪恶宣传和株连政策,单位不愿去接人,当地石岗大街派出所也不愿去,李晓英的家人出于个人原因也不去,结果拖了好长时间李晓英才被接回家。

精神失常后的李晓英,因为思维停留在“上访”上,每每往北京跑,每次又都被公安抓回。公安不顾她精神不正常的身体状况,总是把她送劳教所、洗脑班或监狱。但因为精神失常,她每次又被家属保外就医接回。这样残酷的过程反复多次,致使她的精神病越来越严重,后来只得送精神病院。

李晓英最后一次被从精神病院被接回来是两个月前。此后一直由她母亲看着她,不让她出去,也不让别人和她接触。据偶尔见过她的人讲,可怜的她已经变得表情吓人,两眼发直,往上翻。

* 在新一轮迫害行动中再遭不明之难

2005年10月24日,李晓英在她的一位亲戚葬礼时,家人没看住又失踪。直到2005年11月3日派出所找到李晓英原单位(迫害开始后她被学校开除了),单位找到李晓英的娘家,家人才知道李晓英已不幸出事。但李晓英是怎么出的事,是被迫害致死,还是在神志不清时被坏人加害?说法轮功让李晓英自焚,罗干也罢、曾庆红也罢,中新社也罢,他们谁能拿得出令所有人信服的证据?!

对于李晓英去世的时间、地点、原因、过程,我们还在调查之中,并将追查到底,直到真象大白。我们相信,随着迫害的结束,事实真象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所有对这场迫害负有责任的凶手,必将受到应有的惩罚。

* 蹊跷的公安内部文件和中新社报道

早就无法继续修炼的李晓英在精神病的折磨中已经很不幸,不明不白的离世更是可怜,可罗干一伙却仍不放过这样一个饱受苦难的病人。据了解,在公安内部传达的版本中,特别强调“自焚现场”的提包内有身份证件、法轮功书籍、法轮功真象传单,并对此在报纸电视上展开宣传。然而,公安内部说事件发生在“10月24日”,而北京日报则说是发生在“11月2日”。

为什么同是中共官方,日期却相差半个月?上次震惊中外的天安门伪火背后,露出奉命从脑后打死刘春玲的军警的身影;这次所谓的“自焚”之火的背后,又隐藏着哪些魍魉鬼影呢?

10月24日或者11月2日的所谓“自焚”,究竟是否却有其事?当事人是暴政下含冤无处投诉的老百姓,还是精神失常的李晓英?

李晓英到底是怎么死的?是“自焚”还是在神志恍惚中不幸遇害,然后遭中新社调包为宣传所用?

2001年前后,在江泽民一伙迫害法轮功最不得人心﹑难以为继的时候,江泽民﹑曾庆红﹑罗干导演了天安门自焚伪案,煽动人们对法轮功的仇恨。人算不如天算,慢镜头播放中央电视台的自焚录像,清清楚楚揭示出自焚骗局中的刘春玲是被公安在现场用重物击打致死。不管江和中共在事后播出多少所谓的专访来圆谎,对于刘春玲被打致死这个铁一般的事实,却从来没有敢辩护过。

江泽民下台以后,曾﹑罗为了坚持邪恶,也为了让政治对手背黑锅,继续坚持迫害法轮功。新任领导为了在政治斗争中获利,对这场迫害采取了根本不加制止的态度。今年(2005),中国大陆又搞起了一轮对法轮功学员的大抓捕,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案件持续发生,而且出现了许多极其恶劣的案件。沈阳法轮功学员高蓉蓉被严重电击毁容,而后又被迫害致死,马三家恶警电击大法弟子王云洁致乳房溃烂,惨不忍睹。在迫害升级的背景下,2005年11月3日,中共媒体报道了一则所谓“李晓英”在北京南长街自焚死亡的事件,一边称相关调查工作仍在继续中,一边却在统一报导中马上宣称“自焚者”是法轮功学员,用意十分明显。

* 官方调动株连制,封锁消息

目前,为了封锁真实消息,防止官方的新一轮诬蔑宣传象2001年那样弄巧成拙,石家庄机械工业学校、当地公安和家属委员会已将石家庄机械工业学校宿舍的法轮功学员严密监视起来,声称“现在形势很紧,你们(指法轮功学员)不能随便走动”。

无论新一场自焚宣传如何收场,请大家记住一个无可改变的事实:李晓英曾经是一个善良的人民教师,向往做一个身心健康、道德高尚的好人。就因为履行公民的义务,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就被公安等不法之徒反复多次迫害,精神和肉体上承受了巨大刺激和折磨,导致精神失常,变成精神病患者,而失踪、不明不白的去世。这是中共江泽民、罗干一伙的迫害政策,以及为升官捞钱而追随江罗的石家庄各级610组织对法轮功学员欠下的又一笔血泪债。

希望知情的石家庄的大法弟子侧面了解一下有关李晓英受迫害的真实详情,通过安全方式传递给明慧网。此次邪恶之徒又是有备而来,也请做这方面工作的法轮功学员注意发正念,加强安全意识。另外,近期罗干、曾庆红、610等可能还会编造有关李晓英详尽谎言以图自圆其说,请石家庄大法弟子每晚7、8、9点发正念铲除本地区的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因素,主动解体迫害。


石家庄市石岗大街办事处电话:0311-87046625

石家庄市石岗大街派出所电话:0311-87042119 或 88042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