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之辟民害逐共工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八日】历史上的共工氏一直作为一种败坏的恶势力存在,作恶多端,危害百姓。据《淮南子·天文训》记载,颛顼[注]为平水害战共工,共工败,“怒而触不周山,天柱折,地维裂,天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水不满东南,故水潦尘埃归焉”。正是以邪恶的灭亡开天辟地。

《尚书·尧典》里共工亦作水官,尧评价他“静言庸违,象恭滔天”意思是说,共工氏为人说话好听,做起来邪僻,表面上恭敬,实际上无法无天,不久便被当作四凶之一流放。

舜时,共工“振滔洪水,以薄空桑”《淮南子·本经 训》。到大禹治水时,它还是出来捣乱,据《山海经·大荒北经》记载“禹辟民害而逐共工”。共工之臣相繇,九首蛇身,自环,食于九土,禹湮洪水,杀相繇,其血腥臭,不可生谷。”

中国古老的神话亦讲:共工者水神也,它人首蛇身,满头披散着像烈火一般的头发,它性情暴躁,嗜血成性,凭着手下的两名水怪,横行霸道,名叫相柳的怪物生着九个脑袋,浑身是碜人的青色,以杀戮为快乐,它是共工的主要帮凶。另一个帮凶名叫浮游,长得凶神恶煞一般,也是一个作恶多端的家伙。

但不管共工氏在历史上如何罪恶,如何臭名昭著,却有人认祖。毛泽东便自诩中共其组织乃为共工氏。毛泽东其诗《 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言“万木霜天红烂漫……唤起工农千百。同心干,不周山下红旗乱”。

这首诗下,毛泽东还特地按语“共工是胜利的英雄。你看‘怒而触不周山……’他死了没有,没有说,看来没有死,共工确实是胜利的”,肯定之意昭然若揭。

在劳教所里,曾有已“转化”的人来做笔者的思想洗脑。笔者与之言:“西方工业革命以后,共工氏又大面积的来到人世间。假如今日又是一场颛顼与共工的正邪之战,你将站在哪一边?”对方愕然。

【注:颛顼帝为人仁德、智慧,当时世,四方慕德而服,鸟兽尽皆感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