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路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师尊安排我们从个人修炼跨入了正法修炼,这是宇宙中所有生命最大的殊荣,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回归的万古机缘。这期间我经历了上省政府、上北京、被迫害下岗、流离失所、“三•零五”长春电视插播后的镇压……。经历了六年多的证实大法的风风雨雨的历程,而每一次经历都是放下生死的过程;每一次都是否定旧势力的过程;每一次都是放弃自我的过程;同时是坚信师父、证实大法、同化大法选择神的过程;而经历的每一次又是脱胎换骨的过程;每一次的经历都是离家又近了──回归的历程。

大法的需要就是我的选择

二零零二年“三•零五”长春电视插播以后,长春可能仅剩的两个资料点在七月份也都被破坏了。但是,长春大法弟子是压不垮的。法已经扎根在长春大法弟子的心里,“三•零五”的恐怖镇压只能加速邪恶的自取灭亡,长春大法弟子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金刚不破的心是坚不可摧的。师父说:“历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这一切只不过是利用邪恶的表现,坚定大法与去掉修炼者的根本执著,从而使修炼者解脱常人与业力的束缚。淘汰的都是不真修的。”(《精進要旨(二)》〈强制改变不了人心〉)

大资料点被破坏,在破除旧势力安排中,大法要求我们修什么?自己应修什么?我第一念就是,大法的需要就是我的选择。很简单:接着做。我想这应该是当时长春大法弟子共同的愿望。责任、使命促使我神圣而又平静的找到同修甲,经了解,教他的同修也被劳教了。但责无旁贷的使命感那么金刚不动、无坚不摧。我们就应该这样修。“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成。”(《在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

首先按照法的要求总结教训:大资料点有形,压力大,是邪恶集中注意的焦点;我们都在等、靠、要,资料点的同修压力大,沉甸甸的背着我们,同时还要顾及本地区的资料,个别的还要跨地区。还有,我们所有的同修共同“帮助”发出的无形的念,那就是默认旧势力,认为资料点是邪恶最注意的敏感区,而且从“七•二零”以后的资料点没有不出事的,已经是这个模式了。基于这么多的因素,资料点的同修就自然的由最初学法还可以,渐渐的由于各方面的因素和压力,就起了干事心、功利心、特殊心……等等,导致学法心不静,同修间的各种矛盾接踵而来,其实已经在一种僵化的固定的旧势力的框框里运行了。那么难道不是我们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吗!当然有同修没修好的部份被钻了空子,但同修也在为我们承受、付出。

按照明慧网的要求:资料点化整为零、“遍地开花”,单线联系,大道无形有整体。这个“开花”不是有形的开花,是每一个大法弟子的心真正的走出来,重要的是大家共同参与、救度众生的过程,是每个大法弟子从内心认识到法后的佛性的体现。没有设备、没有技术,只有心。而且资料点出事的这周的《明慧周刊》也不应该断。责任、使命、强烈的要求在法中走自己的路。从此便开始了资料“遍地开花”的修炼历程。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一时间,资料点“遍地开花”象雨后春笋般遍布在春城大地。农民四天学好电脑;七十岁的少数民族老大姐半个月学会电脑;紧接着八十岁的老人、上学的学生都学会了电脑。我自己也是从零开始,和众多的同修一样什么都不会,只有一颗同化大法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心。后来知道其实同时长春大法弟子都悟到了“遍地开花”。正象师父说:“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精進要旨》〈警言〉)

在接下来资料点“遍地开花”的日子里,处处体现着师尊的慈悲呵护!体现着法的超常。我们是法中的一个粒子,法无所不能,我们就无所不能。我们真的从根本上改变了常人的观念,做出的事情就是人神之别。

所谓的“遍地开花”,基点一定是大法弟子的心在法上认识到,不是做,而是修。每当同修要求学时,我们首先在法上悟清楚,其次才是教和做。而且经常在法上互相提醒:修在其中。一位同修的笔记本曾一度换了两台还有问题,我们就在心性上找,原来她买笔记本时加進了人的东西了。找到问题的结症,当即笔记本的安装问题就解决了。

外地区一位同修因当地资料点被破坏的问题来交流,这位同修不会搞资料只是传递。在交流的过程中,发现这位同修在法上比较稳定,适合做资料工作,就引导她在法上认识资料点的“遍地开花”。一周后她提着笔记本学会了上网。回去几个月后当地也“遍地开花”了。也就是说:维护大资料点和跨地区的传递都不是目地,从根本上解决资料的来源问题,只有在当地“遍地开花”。而资料点的扎扎实实的稳定运行,只有大法弟子的心真正的提高。才是根本的保证。

二零零三年的“三•零五”,警察到重点大法弟子家挨家搜查,到一位有电脑的弟子家打开电脑检查,什么也没有,就灰溜溜都走了。走后上学的孩子回来接着打开电脑,发现真相资料都在电脑上呢,全家人马上向师尊双手合十!

“遍地开花”运行了一年多的时候遇到了两位懂技术的同修,当他们了解了我们使用的软件及系统设置后,都一门的惊讶、笑、晃头,总之就是不可思议。他们说一切都赤裸裸的,我们竟然什么都没有耽误,还以为很好呢。用我们的话说:虎潮的干(没人心),一切从零开始,每个人笔记本都记出来好几本;不会安装打印机的驱动程序,求师父,奇迹般的安上了;理反过来了,反过来再一步步的回头跟师父学。七十岁的少数民族老大姐,同修把她的电脑从新安装后,忘记驱动打印机了,等她用时急了,她操作时每一步都离不开同修用汉语写的笔记本,碰到问题笔记本上没有,她当时求师父:师父帮忙吧!等我到时,她兴奋的跟我说:师父帮我安上啦!

神奇的、化险为夷的、“遍地开花”的小故事比比皆是,有的还有我们没意识到的,在另外空间可能已经轰轰烈烈了。师父在《论语》中告诉我们:““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

几年来经历了从无到有,从什么都不会到单一的会;从单一的到多种形式的;从多种形式的到质量的提高,随意所用。一切都在师尊的掌握之中,其实法中都有了,只要顺应宇宙特性而行,信师信法,扎扎实实的用心做好“三件事”,邪恶不配存在,也没有邪恶存在的地方,邪恶更不是参照物。师尊在法中没有安排它的参与,“谁动谁是罪”(《导航》〈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那么,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

在那个日子里,背着小书包,无论严寒酷暑或者敏感日的邪恶压境,都阻挡不住奔波在救人路上的步伐,经常想到的就是师父讲的:“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

在协调工作中修自己

资料点的“遍地开花”为学法小组的“遍地开花”开创了环境,奠定了基础。随之而来的协调问题也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修炼的必不可少的内容。要达到整体协调一致,开创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的正法修炼环境,需要大家共同修炼,人人都是协调人,这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形成整体的过程中的协调问题,同“遍地开花”时期的协调问题截然不同,修炼的内容不同了,在这期间暴露出来的心也不同了,要求标准不同了。

一、 以法为师

形成整体的这一段修炼历程最让我刻骨铭心的就是在协调工作中能否“以法为师”的问题。進入正法修炼,同修们经常提到的大法修炼中的名词那就是“以法为师”,顾名思义,就是按照大法的标准来衡量。可是当你修在其中的时候就不那么容易了。

曾有一段时间,我们意识到必须要打破旧势力给大法弟子们造成的间隔,不落下一个同修,使更多的同修的心真正的在法上走出来,开创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的正法修炼环境,目地在于更好的做好“三件事”。这就需要分别的不断的找同修切磋。明慧网“弟子切磋”栏目刊登的某地区同修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的文章对我的震动很大,就在我们最需要的时候,该地区同修来了。介绍本地区的整体正法形式和现状后,我们互相告诫,当我们最需要的时候一定要以法为师,我们根据我们的具体现状按法的要求走自己的路。

虽然框架上不想效仿该地区,但在整体协调工作中,自己的思想中,认为明慧网“弟子切磋”的几篇文章,具有导向性的文章了,实际已经在崇拜和以该地区为榜样了。周围的协调人不同成度在这个问题上潜意识中都存在这个因素。一个人这样想,两个人这样想,大家都这样想,就把这个人(地区)推到绝路上了。该地区出事后,我意识到有我们和我的心促成的因素。这是不可推卸的责任和教训。修炼没有榜样,只有以法为师扎扎实实的实修。尤其“以法为师”是这次事件的刻骨铭心的血的教训。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用人心对待整体提高。而不是用法来衡量。

其实,一位同修(或一个地区)做的好,需要用法来衡量什么是真正的好,真的在法上修的好,不是他这个人好,而是他(他们)法学的好,符合了法所以才做的好,法的威力才得以展现,离开了法什么都不是。而当你需要的时候,不去在法中找答案,而是想到的是他们怎么做的,看重了人的作用而忽视了法的因素。其实这已经在以人为师了,已经偏离了法。然而,修炼是严肃的,能不能在不出事之前、教训之前,时时以法为师,这是至关重要的。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达到的标准。

在这个问题上自己不能“以法为师”,查其根源,感觉自己严重缺法,还自以为是,自以为清醒。这种心理的后面实质是看重了自己的作用及因素,在证实自己,而忽视了法,使其长期以来在邪党文化中形成的观念在支配自己的思维。这个时候把法摆在哪了呢?已经迈空一只脚了!很危险了。只有把法学透,才能有在法中的清醒和敏锐,能够用正法理清醒的全面的衡量问题。才不至于被带动。因此这是一次刻骨铭心的教训。

二、 放下自我

当摆正了自己在大法修炼中的位置的时候,就不存在放下自我的问题了。当明白了什么是整体、有形与无形在法理上清楚的时候就不存在强调自我了,好象从自己身上下去一层厚厚的壳,那么轻松。才恍然大悟,其实师尊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我们是修在其中。悟到的时候这其实是倒插笔。

当初做一段协调工作后,逐渐的感到有一个特殊的心人为的安排着证实法的工作,那就是证实自己。好象一提整体就是“我们”,“代表整体”的心已经不在学员之中了。那个自我的心在有形中膨胀着。上面“以法为师”“大道无形”的问题在法上悟明白的时候,放下自我的问题也迎刃而解了。

记得一位同修的一篇体会的题目是《自我是整体的克星》。能够在协调工作中放下自我,又是整体协调一致的基础。学好法向内找又是能够放下自我的保障。最近我特别羡慕那些不招眼的同修,默默无闻的静静的做着“三件事”,真幸福,大自在。

在向内找中归正自己

我是一九九五年四月开始修炼,开始修炼就按照师尊讲的法理扎扎实实的修炼,尤其在名、利、情上直接就修这颗心,因此个人修炼阶段为正法修炼奠定了坚实的修炼基础。

没有修炼前,我最讨厌的就是中国社会的人际关系,即不感兴趣,又认为其象无形的绞肉机一样残酷的把人绞在里面,绞的你骨头不疼肉疼。开始修炼我首先就抓住后天形成的人际关系的观念直接放,所谓的放,其实就是放弃。无论社会与家里一起放,放弃了人的观念,也就是选择了神。结果在单位里,没有了人际关系的观念,感觉自己的思想下去了一层硬壳,身心都非常的轻松。处处都是按照真、善、忍宇宙特性要求自己,不仅工作效率高,而且工作业绩也比较突出,受到领导和职工的一致好评,工作环境变得祥和、宽松了。因为没有了人际关系的观念,自己思想简单了、轻松了,不分心了,只是符合宇宙特性做一个比好人还要好的人。当然这需要付出、舍弃,的确象师尊在《转法轮》中讲的那样:“比常人中任何事情都要难一些。”但,真是一种超然和解脱。确切的说是脱胎换骨。

但我万万没有想到常人的东西不容易触及的时候,却出现了同修之间的矛盾,表现在我们和甲同修之间,尤其是我和甲同修之间。自我觉得在个人修炼阶段基础扎实,只要向内找没有能挡住我的问题,忍!向内找,我向内找她就好了。当我的心性有容量的时候我能够保持善和忍,但面对压力不断升级,感到我的忍耐力到了极限,我就无法保持善和忍了。我好象能容忍自己的纰漏,但却对同修失去了耐心,甚至几乎无可奈何了。

这种现象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甚至牵扯到其它地区同修的精力了。我意识到一定是我有问题了,这个问题到了必须解决的时候了。一有风吹草动我看上去表面也在赶紧向内找,但有时候执著心是暂时被吓没了,而不是自己真正的本质的变化。否则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了,不能再滑过去了。

我们周围的同修坐下来严肃认真的向内找:此问题之所以持续这么长时间,在这个问题上已经形成一种观念在控制自己的思维。不仅是我,是一个群体。通过学法交流,在法上严肃的向内找,发现自己原来的向内找是有条件的,有条件的向内找其实是向外求,能够长时间的这种思维模式,已经不是偶然的,其一、在自己的思想中有一个根本的执著那就是得法入门时带進来的,认为大法修炼是一块净土,与世无争,可以摆脱社会各种复杂名利角逐的人际关系。因此,最初把这种现象看成是人在常人社会沾染的不良习气反映出来了,因而用常人的高姿态的心理向内找。言外之意我清醒,我个人修炼阶段修过了,能够向内找,我向内找了,她就会发生变化。其二、怕同修走偏或者不清醒,其实这种心理已经形成执著和观念了。就是这已经形成的观念在障碍自己真正的在法上认识法。甚至还觉得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心里头有一种不公的感觉。

师父在《精進要旨》〈和时间的对话〉中说:

“师:这样的老弟子中也有,而且一个最突出的表现是:他们总是和人比,和他们自己的过去比,而却不能跟法的各个层次的要求来衡量自己。

神:这些问题已经非常严重,他们怎么样能把看到的对方如何如何,反过来看自己就好了。”

一切都是自己的心促成的,无条件的再向内找,彻底解剖:有残存着邪党文化的邪恶因素及后天形成的观念;把自己看重了,我就是行,我就能干一番事业,愿意听好的;争强好胜,自己从不把自己的问题看大,认为有底;在学员之上、听不同意见是有条件的;希望得到认可的心很强。妒嫉心上来的时候还掺杂着恶。

当我动笔写到这时,又听说最近对我新的说法,一石击起千重浪,心里翻江倒海。我修炼了快十一年,自称个人修炼阶段修的扎实,但痛苦来时、冲击心肺时,特别是冲击了人的那顽固的观念时,却感觉一种无形的魔爪在死死的抓住我不放。痛苦的承受又雪上加霜,我挣扎、痛苦,感觉要崩溃了,一种声音在哀鸣:都体无完肤啦、不要穷追猛打啦!痛苦中求师父,似乎好一些,神的一面要求自己再向内找,触及了最怕触及的东西啦,什么挣扎这么难受?什么在阻挡这么疯狂?我抓住了:就是“名”,触及了这颗心,希望得到认可的心,还是名──是修炼人的名,不希望被否定的心。太在乎它了,太看重它了,就是它了!象顽石一样折腾了这么长时间。否定一层,它马上去保护下一层,象老滑头一样的自我保护。今天暴露的赤裸裸。我从本源上发出强大的愿望:师尊!我不要!此时的我,瞬间重重的脱了一层壳,我的心轻松了、平静了。

师父说过向内找:“如果谁能做到,我说在这条路上,在修炼的这条路上,在你生命的永远,都没有什么能挡住你,真是这样。”(《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

自己以往基点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当我在法上调整了心态,看问题的角度不同了,不看对方如何,不管对方是谁,他(她)提到的问题就有自己一定要修的,不能含糊,他神的一面是清楚的,而他触及的东西又是自己最怕触及的又不是真正的自己,否则,就不会动心了,也就“佛光普照,礼义圆明”了。自己维护的是:我的观念、我的执著、最怕曝光的物质,其实就是维护的是自我,基点不同了,向内找有了本质上的突破,那就是用修炼人的正念敢于否定自己,哪怕否定的体无完肤,什么都没有了,那么可能露出就是最先天的纯真。

因此在修炼的路上无论听到哪方面的不同意见都是法在圆容着你,通过圆容而提高后又是在圆容着法。正象师尊在《道法》中讲:“大法圆容着众生,众生也在圆容着大法。”

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说的:“你能够从常人的理中走出来、从常人的执著中走出来,你就是神。”

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

记得二零零二年“三•零五”期间的红色恐怖流离失所的日子里,有一天我做一个梦:在长春一个宾馆的大院里一位男的正在指手划脚的做战前动员报告,一位女的一头短发,穿着延安时期的作战服装,同时在紧张的挥舞着双臂指挥,调兵遣将部署战役,说什么按延安第八套方案执行。一队队全副武装的战士紧张而又机械的跑步奔向四方。这时的我和很大一片大法弟子都低着头坐在距离它们有一段距离的地上,我气恨的手攥成拳头说:中国共产党啊!太蹂躏我心啦,我恨不得一把把它抓在手里捏碎!

从梦里的心态看出,那时候是用人心对待这场迫害。看到师尊的《北美巡回讲法》之后,我悟到:在我们面前有两条路,一条是师尊安排的正法修炼回归之路;一条是旧势力周密安排的毁灭之路。明白了法理,我就是真、善、忍构成,走师尊安排的路是我的史前大愿,坚决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顿时觉得旧势力崩溃了,它安排的路坍塌了。

二零零二年“三•零五”期间我妹妹找不到我,就找人给我算个卦(妹妹不修炼),算卦人说:“唉!这人,没家。”我清楚的感觉到旧势力系统的安排了我的修炼:什么二零零一年的企图绑架洗脑班啊、什么流离失所啊、什么二零零二年“三•零五”的非法抓捕、什么二零零三年企图绑架啊、什么黑名单啊……等等,但是,都没有得逞。因为我不认可!我真正的生命中没有。

那么,什么是否定旧势力?看到师尊在《美国费城讲法》后,我明白了,就是按照法的要求做到。于是我悟到我不应该流离失所,回家是证实大法,否定旧势力,不承认它的安排。第二天我就回家了。

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要全盘否定、从根本上否定。邪恶和我们没有关系,正法没有安排它的参与,谁干谁是罪。但前提我们不要有漏,不要有长期不去的人心被抓住把柄。因为它在垂死挣扎。只要迫害一天没有结束,邪恶就存在一天。

最近某地区大法弟子被迫害事件使我很震惊,这血的教训给我留下了很多的思考。而且六年来此事件比以往任何一次经历都严肃,什么原因促使在邪恶被大量清除的今天,还出现如此严重的迫害?

我清楚的意识到这决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是另外空间正邪的大较量,无条件的向内找,找自己的不足、自己的漏洞、自己修炼以来的根本执著、放不下的一切人心……等等,清除隐患,不给邪恶一点空隙。同时发出坚定的一念,有漏也与邪恶没有关系,坚信师父坚信法,心性的标准符合法的要求,我的一切就在师尊安排之中。师父说:“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

为他的生命

同修说:写心得体会就象是给自己做一个外科手术。的确,我深有感触,好的留下,坏的去掉,象割肿瘤一样彻底清除,又一次脱胎换骨、返本归真。而且哪个问题在法上修过来了,哪个问题就好写,看了也纯净舒服;哪卡壳哪有问题,看着就难受。所以是修,不是为了写而写。

作为一个修炼人我经常问自己:你是真修吗?你能为众生舍尽一切吗?你从根本上认识大法吗?在你心里能堂堂正正的给大法一个正确的位置吗?你认识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吗?你认识到正法时间已经到最后的最后吗?你为救度众生真的着急吗?你真为众生担忧吗?

说心里话,跟师尊回家这个心是金刚不动的。可是按法的标准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为他的生命,我的心不纯,确切的说,还有相当的部份没有形成永恒的、自然的、本质的变化。

经历了六年多的风风雨雨的正法历程,清楚的体会到真正重要的并不是我们做过了什么和做了多少什么,而每一次的经历和过程中是否达到师尊对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要求标准,是否真正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是否真正的救度众生为他的生命,圆满的完成史前大愿,全部达到新宇宙的标准才是师尊要圆容的。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