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修炼机缘 兑现久远誓约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有幸能参加“第二届法轮大法大陆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深感这是师父给我们全体大陆大法弟子一个阶段性的回顾总结和又一次深刻向内找的机会。在师父的慈悲指引和呵护下,在修炼的路上我已走过了十个春秋。回顾自己的修炼历程,感慨万千,其中有心性提高后的喜悦,也有没过去关时的痛苦,但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都没有阻止我坚修大法的决心。

从读到《转法轮》的那一刻起,我就深感到我这一生没有白过,那种感觉正象师父在为俄文版《转法轮》题词中所说的:“这就是你要找的。”随着学法的深入和正法洪势的快速推進,更感自己所肩负的责任和使命重大,在做好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中,就是在兑现自己久远的誓约。

我从以下三个方面和各位同修交流:

开创修炼环境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就属于恶人的所谓“黑名单”上有名的学员。每到所谓的“敏感日”就会受到公安人员及单位保卫部门的电话骚扰和监控。从单位一把手到科室领导层层对我实行“包保”,和我每天在一起工作的科室主任就是我的“包保人”。由于我的工作能力和实际表现,无论是单位领导还是普通职工都对我印象很好,我也深得科室主任的信任,一般较重要的工作他都交给我去做。可在对待我的修炼问题上,他还是选择保全自己,怕我出问题会给他带来麻烦。每当有同修来单位找我交流切磋,一旦被他发现便横加阻拦,找我谈话,不让我们在一起。我也借此机会向他讲大法真相。他经常对我说:“我知道我说服不了你,我真怕你出事。”经过这样多次与他交流,他从对我的监视到渐渐的默认。我也从怕他发现同修来找我,到堂堂正正的在单位和同修见面。

从大法遭受迫害以来,我一直是顶着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参与证实大法,但走的也是跌跌撞撞。二零零三年,我因发真相资料被抓,修炼环境一夜之间遭到破坏,特别是来自家庭方面的干扰,丈夫极力阻止我再去发真相资料。开始我背着丈夫偷偷去做,逐渐感到不对,内心压力很大,我静心学法,加强正念,向内找自己的漏,可一段时间学法时看不到其中的内涵。后来我找到自己潜在有显示心,认为真相资料周围的同修都没有我发的多,我是在用人心对待正法和讲真相,结果让邪恶钻了空子,导致了做真相受阻的局面。但我决心冲破来自家庭的干扰。

一天,我把两个条幅拿回家。到了晚上,我告诉丈夫我要去挂条幅。丈夫听后拼命阻拦我,不让我去,可他一把没抓住,我就跑出门。当我挂完条幅一進门,丈夫就拿着衣服挂,气势汹汹朝我打来。我向旁边一躲,没打着,衣服挂打在床边,摔成了几截。他非常生气的坐到了沙发上。我没说什么,但心里非常坦然。过了一会儿,我切了一个瓜分给他一半,他瞅瞅我平静的表情,没说什么就接了过去,刚才的火顿时全消了。就这样我又闯过了一关。以后我再出去发真相资料,他只是叮嘱我要注意点。这件事让我感到,我们只要坚定正念,就能解体干扰正法的一切邪恶因素,冲破来自于家庭和各个方面的各种有形无形的干扰和束缚。

二零零四年底,一位患者家属请我们全科人吃饭,其找来坐陪的朋友是我们当地市公安局办公室主任。当我得知他的身份后,我就决定一定要去给他讲真相(平时遇到这类宴请往往我都借故推辞)。面对在场的全科十多人,我怎么开口呢?我一边发正念清除一切抑制他明白大法真相的邪恶因素,一边寻找机会。我看到他到另一桌敬酒时,我也过去了,然后礼貌性的给他敬了杯酒,最后因我不喝酒而找到了话题。当他知道我还在炼法轮功时,感到很震惊,也很奇怪作为医务人员怎么能炼法轮功呢?我就从最表面的祛病健身给他讲起,讲到自己炼功后的感受,讲到大法如何教人做好人。他对这些都能接受,但对我们为什么要進京上访、散发真相传单却不能理解,认为这是在参与政治。因为提到了政治,我就借机给他讲到了《九评》及相关预言。他听后很骶触,甚至还对我大声的喊。我告诉他,因为我们有缘才能坐在一起,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别去参与迫害大法、抓捕大法弟子,将是对你生命的永远负责。在我讲真相时,科主任也曾过来干扰,可我没有动心。

事后我向内找,为什么这次讲真相的效果不好呢?是因为我有急躁心,有求结果的心。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正是因为自己的心态不够纯正,没有达到法的标准,才出现了这样的结果;但我讲的东西,他都听到了,即便现在没懂,对他们还是有好处的。

在今年年初,与我同在一个单位的某同修和单位领导谈了工资问题。由于我们的单位的几位同修都曾因進京证实法而被拘留或被迫流离失所,单位在涨工资时将我们按旷工处理,为此我们都是二级工资没有涨。领导很快就将这位同修的工资给补发了。我和另一个同修知道后也去找了这位领导,并以此为契机向这位领导讲了大法的真相。领导并没有难为我们,只是让我们写出没涨工资的原因,我们很快写好后就给他送去。

一天,这位领导打来电话,让我去取涨工资的批文并交到人事科,就可以领回补发的工资了。我高兴的来到领导办公室拿到批文后就去了人事科,到了人事科却发现屋内没人。我等了一会儿,一想不对,室内怎么会没人呢?我是否哪里做的不对呢?我转身回科了。这时一位同修正好来找我,我把此事跟她说了一遍,同修一看批文就说:你不能交上去。我当时还没有反应过来。同修指给我看,这位领导把我们写的“由于我们修炼法轮功被迫害曾被拘留或被迫流离失所”之中的“被迫害”给划掉了,这就完全改变了话的原意。这么明显的漏洞还是经过这位同修的指点,我才发现。师父说:“作为修炼的人,没有榜样,每个人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因为每个人的基础不同、各种执著心的大小不同、生命的特点不同、在常人中的工作不同、家庭环境不同等等因素,决定了每个人修炼的路不同,去执著心的状态不同,过关的大小不同,所以在表现上是很难找到别人给铺好的路,更不可能搭上便车。如果真有铺好的路与顺风车的话,那也绝不是修炼了。”(《精進要旨(二)》〈路〉)是啊,跟在别人的后面走,自己并没有修啊。

接着我和同修一起又去找到那位领导,向其说明改动后的批文不符合我们的本愿,以及这样做对他将来的影响。我们还表示我们不能仅仅为了自己涨工资而使其酿成大罪,否则我们宁肯不要工资。当时这位领导很不理解,认为我们太钻牛角尖,从他的态度中我们感到还是没把真相讲到位。最后这位领导说,这事他不管了,让我们去找一把手的去解决。

事虽如此,但我们正好可以去给一把手讲大法真相。我们连续几天高密度发正念,解体相关领导背后一切抑制他们明白真相和利用他们对大法弟子在经济上实行迫害的邪恶因素。我还给院长写了一封长信,在信中向他说明了大法的真相和我炼功后心性的改变,以及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所面临的后果。由于我们几个同修集体配合,最后领导没有让我们写任何说明,便给我们补发了工资。

这件事使我认识到,我们大法弟子做事时首先要想到别人,并认真对待自己在此过程中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我当时为什么没能看出领导改动后的问题所在,就是因为有一颗执著利益的心──一看领导同意给补发工资了,就什么都不再去想,险些把这位领导给害了。虽然这事过去几个月了,几位领导对我们的一些做法未必能真正完全理解,仍还需要我们進一步讲清真相,但我们大法弟子纯正的表现,就是最好的证实大法。

由于我的心态也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周围的人。我们科室人员现在全都明白大法真相了。《九评》发表后,我又在科里劝“三退”,全科十八人中现在已有十三人声明了“三退”。

利用工作的便利条件 向患者及患者家属讲真相

师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大法弟子回过头来看看你走的路,在不同的环境中,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就包括你在世间上的工作、你的生活方式,都是有原因的。”

因为在医院工作,每天看着那一张张希望得到健康的面孔和渴望求生的眼神,我真为他们感到痛苦。我的工作职责是救死扶伤,但我更没有忘记自己是一名大法弟子,我的使命是从根本上救度与我有缘的一切世人。他们因为还在迷中,甚至还在被谎言毒害的恐惧中,无法清醒的认识到他们来在人世的目地及造成他们有病及其它痛苦的原因。

我负责科室的一部份管理工作,所以每天和病人及家属接触的机会很多,这就给我讲清大法真相提供了一个非常便利的条件。因为我接触的病人都属于危重病人,开始时我还有些顾虑,我想只要他们知道大法真相就行了。不敢让他们炼功学法,是因为我看到他们执著治病的心很强,担心这样炼功无法达到效果,一旦死亡反而给大法造成不良影响。然而有几位患者在我给他们真相资料及护身符后,自己主动要看大法书并要炼功。现已有六位患者开始炼功了。通过这些事,我感触很大,发现自己没有真正领会师父普度众生的涵义。也许这正是师父安排这样的机缘让他们得法,如果因为我没做好,那不就辜负了师父的苦心安排了吗?

前几天有位七十岁的老年患者,当我去病房给她换药时,她带有骶触的口气说师父在天上。我问她是怎么知道的,我还告诉她我就是炼法轮功的。这位患者用非常肯定的语气说:“你不是炼法轮功的,你不是。”竟一连说了几遍。从她的表现来看,她已被邪恶谎言毒害得很深了,她觉得我的言谈举止和电视上所宣传的不符。我心里清楚:她明白的一面一定是在非常焦急的渴望被救度。于是我就站在病房中,向在场的十几个人讲了大法真相,并回答了听者所提出的各种疑问。这位患者说:“你不怕我去举报你吗?”我告诉她我是真心的为她好,为她生命的永远负责,并跟她讲了病业产生的根源,任何事情都存在着因果关系及善恶有报的道理。

由于我的心态比较纯正,大家听得都很认真。那位老年患者说:“你说的这么好,我相信了。你给我看看大法吧,哪怕一张纸也行。”我深为她着急得法的心而感动着。第二天我就给她送去了真相材料和护身符。第三天听说她要出院了,我急忙把我看的《转法轮》和《风雨天地行》光盘送给了这位老人,老人将大法书和光盘接过后一下子就抱在怀里。这让我看到了众生期盼得救的心是多么急切啊,我们真的不能懈怠了。

最近,师父又接连发表了经文《志不退》、《越最后越精進》。这说明正法的進程已越来越快,如果我们不抓紧时间救度众生,就会错失机缘,让众生失去被救度的希望。

几年来,无论是走路、坐车、买菜、参加宴会等,我都身带大法真相资料,只要有机会就讲大法真相或送资料,随时给患者发真相小册子、护身符等,救度那些有缘的世人。

退党风波

自《九评》社论推出以后,加上师父的《再转轮》、《向世间转轮》的发表,正法進程又進入了一个崭新阶段。由于自己一直生活在党文化中,虽然修炼了大法,但在思想意识中还是留有许多党文化的思想烙印。虽然上网声明退党还算容易,但面对单位层层的邪党组织提出退党,就有些正念不足。但我想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必须堂堂正正面对此事,以震慑邪恶并推進世人认清邪党的真实面目。一段时间内,我静心学法,加强发正念。

今年三月份,我向基层邪党支部递交了退党申请,并和书记谈了我为什么要退党。这位书记非常不理解,明显看出他被党文化蒙蔽得很深,给他讲真相他也听不進去,我深为他感到悲哀。他表面为我惋惜,认为我因为炼法轮功把什么都炼没了:晋级、提职、涨工资、评优都没了份。最后他说:“你实在要退,那我同意。那我就上报到总支那去了。”虽然他同意我退党了,但并不明白我退党的真正意义。之后,我又找总支书记提出了退党的要求及原因。她也说:“你实在要退,我们只好上报。”

没过几天,单位组织部来电话找我去一趟,我想一定是因为我退党的事,正好可以借机给组织部长及其他人讲讲真相了。我一進门,组织部的人就向我介绍说公安局的某某某和“六一零”的某某来找我核实一下是否已在大纪元网站声明退党了,他们在网上已看到了我的名字。我当时感到很突然,没想到公安局也来插手我退党一事,因为我是以化名在网上退党的。我想一定是单位上报了我退党的事,他们才来找我的。我问他们:“公安局还管退党吗?”那两个人说:“一般人退党归组织部管,炼法轮功的要退党就由公安局管。”他们又问了我一些炼功的情况,还说了一些对师尊和大法不好的话。最后,我提醒他们要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

没过几日,院里又找我,说因为我要退党,上一级主管单位的领导要找我谈话。就这样,在院长和组织部长的陪同下,我去见了上一级主管领导。他问我为什么要退党,我说几年来我因为炼法轮功被迫害的晋级、提职、涨工资、外出学习的机会全部被取消,我对这个党不抱有任何希望,所以我不愿再做它其中的一员了。他劝我还是别退,并说我的问题可以和他们商量解决。我如果实在要退,他就要把我报省里直至中央,还让我回去再好好想一想。

我回来后,认真学法,向内找,并和周围的同修交流了此事,同修为此事也都在发正念,解体干扰我退党的一切迫害因素。我首先调整心态,摆正基点,我不管他是什么职位,他其实都是需要我们去救度的众生。师父说:“世上的一切都是为正法开创的,大法弟子就是当今的风流人物,从古到今各界众生都在期盼。”(《致欧洲斯德哥尔摩法会》)我想我接着再给这位领导写封真相信吧,把大法的美好和大法被迫害情况讲给他,并讲了善恶有报的道理及中共执政几十年来的所作所为。我拿信让同修帮我修改,同修建议我应该直接提《九评》。虽然在信中我穿插了大量的《九评》中的内容,但并没写出自己看了《九评》以后的清醒认识。同修给我指出后,我又找到了自己一颗隐藏的很深的怕心──怕别人说我参与政治。当我意识到后,马上修掉了它。于是我又从新写了一封信。

我去送信那天,很多同修都为我发正念。我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呵护及同修加持的整体力量,我周围的能量场很强,没有一点怕心。后来我又向组织部长讲了几次真相,并劝其可用化名退党,以保平安。虽然她没马上表态,但我看她还是接受了很多。今年七月份单位又开始了“保先”活动,因我的申请退党没有得到明确批复,组织部长又让我去参加“保先”活动,被我断然拒绝。最后她只好不了了之。

我知道自己做的还很不够,与精進同修比相差甚远,更没有达到师尊的要求。师父说:“从大法弟子的责任来看,有许多事情还需要更深入的去做,特别是讲清真相。更深入的把讲真相的这件事情做的更好,关系到未来的人得法,关系到众生的得救,关系到对旧势力的否定,关系到消除邪恶与这场迫害,也关系到个人的圆满。”(《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认真做好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和众生的期盼,珍惜这万古机缘,在努力精進中去履行自己的神圣誓约。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