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为师 兑现誓约


【明慧网2005年11月9日】感谢师尊慈悲苦度。感谢明慧网提供了大法弟子交流的园地。伟大的师父,伟大的法,能在大法中修炼是我唯一,也是最大的荣耀。我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但我真的想修好,能无愧师尊的苦度,虽然这六年来,我经受了很多的苦难,可是我非常清楚,是师父在承受,我才能走到今天。

在过去的六年中,由于自己学法不扎实,而未能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经历了三年多的牢狱生活。虽然没有妥协,可是毕竟失去了那么多的救度众生的宝贵时间。

一、狱中证实法

师父慈悲,让我们在那里也能得到法。在那里看到法的心情和外面是不一样的,特别珍惜。在那种充斥着邪恶的环境中,主意识特别强(师父与护法神的加持),有一次,我与一个同修不背监规,被大队长找去了,同修進去了,我听到她们的对话,队长问:背不背监规?同修说:不背。然后是打耳光的声音。我心里的火就上来了。一会叫我進去了,我用仇恨的眼神(后来才想到那种象要杀人的眼神)盯着队长看,她问什么我都不回答。心里用那种恨不得她立刻死掉的心发着正念。她打了我两个耳光踢了一脚,然后把我们两个送去禁闭室(小号)。禁闭室经常進刑事犯,我就和她们讲真象,我那屋来一个走一个的轮流了好几个人,最后一个是因为打架来的,我说她的眼睛象要杀人,她跟我讲她的事,一个劲的说你能理解我吗?说了好多遍。等她走了,我就想她总说我能理解吗是怎么回事。一下想到了,我的眼神和她的很象啊,我心里那么大的仇恨,恨判我的人,恨打我的人,满心的怨恨,哪里有善呀!我当时就流泪了,真象师父说的那样,我把这当成常人对人的迫害了。我和人等同的时候,它就有对我行恶的借口了。五分钟后,没有理由的我被放出禁闭室。我知道是心性上来了,化解了魔难。

回来后,监区要开晚会,其中有一个节目是三句半,内容是诬蔑大法的。词写在黑板上,让大家抄。我坐在那里,心里难过,怎么办?去擦了?我才出小号,不又得把我送進去,真不想進去。不擦,心里真难过。这样煎熬着,一会有个刑事犯去擦黑板,我如释重负。可有人说还没抄完,不许擦,结果又写上了。我心想看来指望常人是不行了,干脆去擦吧。不管了,送小号就送小号吧。那一刻真是坦然而为(过去上北京、发传单时在潜意识里总是抱着侥幸心理走出来的)。

擦完了黑板,我直接下楼找大队长,准备把我送小号(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谁知叫我先罚站。我就在办公室不远的地方站着,累就蹲一会,晚上站到后半夜,才叫我回去睡觉。第二天接着站。这时有男干警来了,跟队长在我面前说,有事不老实的找我之类的话。我心里害怕了,腿有点站不住了,很怕(现在知道是怕的物质上来了),心想这要打我,把我弄死可怎么办,我家还不知道我在这儿哪。怕的心都在颤抖,边上看着我的刑事犯还说我做错了,我心里委屈的哭了。我哭一会累了,干脆坐地上了。哭也没用了,反正也这样了,死就死吧,为大法也值得。

干警要下班了,那个很恶的大队长,叫我進办公室,说:“你看你,要擦黑板就都擦完呗(因为我只擦了诬蔑大法师父的地方),爱劳动也是好事,回去吧。”连看着我的刑事犯都奇怪了,本来以为这回得好好收拾收拾我的。那时我真的感觉到了大法的威力,人说了不算啊。只有符合了这个宇宙特性“真善忍”才能显示出神奇来。擦了黑板以后,那个晚会竟然不开了。现在想是邪恶清除了,表面形式也没有了。

后来,大法弟子越来越多了,有二次整体反迫害的事让我记忆犹新。一次有一个同修因为来办公室时没说报告就给送小号去了。结果,五十多个大法弟子全都不干活了。把我们叫到外面训队列,谁也不走,没办法只好让我们坐在一起反省,当然这等于让我们在一起学法切磋了。再后来,一个一个叫出去谈话,要求出工。不同意就送到一个地方绑起来打,用电棍电,这样很多同修就被迫出工了。当又叫到一个同修时,她不肯出去,说出去就打我我不去。大家就把她围了起来,不让她出去。队长叫来了男干警,还有许多刑事犯,好多人,就象正邪大战一样,问我们放不放那个同修出去,我们象个半圆似的站着,外面的人胳膊套在一起,大家一起背《论语》。那么多个人竟然是一个声音,象打雷一样,整个空间好象都震荡起来了。干警开始打人了,我们就喊“法轮大法好”,喊的惊天动地的,刑事们冲上来把我们一个一个的分开拖走。我衣服扣全扯掉了。那个被叫的同修被拉着腿倒拖下楼去。后来她说,她的头一路磕在一个一个台阶上,她不疼,也不怕,当大队长问她出工不出工时,她还是回答不出工,要和我们坐在一起,大队长又说,你选择好了不要后悔,她说不后悔。这样她又回到我们中,以后就没有再被叫出去打、要求出工的。对比这位同修的正念正行,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我没有用坚强的意志反迫害、破除旧势力的安排,相反,那次擦黑板就要蹲小号的思想更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后来刑事犯们说,你们心真齐呀,能面对那么邪恶的场面,对我们佩服的不行。

再后来,学到了师父的讲法(《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悟到要救度众生,那时我要到期了,我就想,这里的人有的我想讲还没讲哪,错过了就没机会了。我就开始跟当班干警讲,跟队长讲,教刑事犯背《洪吟》里的诗,给狱长写信。心里就想不能留下遗憾。那段时间整体大法弟子做得很正时整个监区都很祥和。再后来,法院修改了以前的判决,我提前十七天被释放了。

二、资料点上的修炼

后来大约半年以后,才开始走入整体环境中。有一段时间,我在资料点上做资料,这给了我一个很好的提高的环境,帮助我能尽快跟上。现在虽然我不在那里了,可让我更懂得了这个角色的重要。

大部份同修不能够直接看到明慧,那么做资料的同修就起着把同修与明慧联系起来的纽带作用。现在对大法弟子、对世人来讲还有什么能比得到大法的资讯更重要的呢。

在大陆这种环境中做大法的资料,这是师父、大法所给予的机缘与荣耀。每天上网浏览网页,下载资料,尽可能的把网上提供的资料多做一些,同修们看哪样资料比较适合自己周围的人看,能更有效的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在有针对性的多做一些。我想作为这样一个角色,应该更用心的做好资料,这些都是我们救度众生的法器呀。

很长时间和人打交道少,更多的时候是和机器打交道,刚开始,我只是把它们当作机器,后来,看到网上同修的体会,是拿它们当作参与正法的生命,也有提高心性的东西在里面。那时我最怕机器卡纸,那样会浪费很多纸,很可惜。一次去一个同修那,看到她按完打印命令后就不管了,让机器自己干,我看着都提心吊胆的怕卡纸,可一纸也没卡,她还跟机器说(大概)你好好干活,这是要拿去救人的,咱们可得好好干。那机器象是能听懂她的话一样,好象还回答她一样,打出来的资料不但质量好,好象都能感觉到那祥和、善的场。

回去后,我看着我的机器,心里默默的说:我把我的怕卡纸的心放下,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好,你也是为法来的呀。我们配合好,如果我哪里操作错了,你要告诉我,你有什么问题要我解决你也要告诉我。从那以后,它出现卡纸的现象非常非常少,有时出现不打的现象,我看一看多数是我设置错了,再就是要没有粉了,它真的是在告诉我,避免了错误。有时打时间长了,它很热很热,可它还是无怨的做,一点不懈怠。它真的在要求自己做好。

还有一次,一个同修家彩打打不出来,主要是连供封闭不严,总進空气就出现缺色的现象。那个打印机是很新的机型,性能非常好。主人走了,我打了几张纸还是不出黄色,我心里想,师父,该怎么办呢,这很好的机器放这用不了,它也着急呀,这时要拿胶把漏气的地方封上,可是胶一下把接口的塑料管烫漏了,我心里急,问师父这下怎么办呢。这时一念闪过,把接口松的地方剪下来,用下面不松的接上就封闭好了。这样从新接起来就一点也不漏空气了,打了好多页都非常好,我心里感谢师父的慈悲,也感受着机器非常想做大法的事,我把机器细心的擦干净,它看起来那么纯净,它也知道它在做着多么神圣的事。然后我又发了一会儿正念,清除自身、机器、空间场范围内的一切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因素。感觉机器、周围的空间场与我象是一体一样,全都暖暖的被能量场包围着。这次我真的是用全身心的投入。这一次经历让我明白了用心大小是不一样的。

在正法修炼中,也要找到自己人的执著修下去。这一段时间,自己求利的心、妒嫉心反映的很重。看到别人买的新机器好,自己心里就不平衡,嘴不说潜意识里也有“给她那么好的机器,能干多少活,可惜了”。“买那么好的机器,花那么多大法弟子拿的钱”,心里的不平衡表现着妒嫉的心。看有的同修象领导一样,想当然的决定什么事情心里也不平衡,某某方面还不如我哪,这也是妒嫉心的表现。甚至,她们总在一起我就少和她们来往。也知道这些想法不对,也尽量的清除它们,不让它们在我与同修之间产生间隔。

再修下去时,意识到这是自我太强了,不宽容。这些思想本身就是旧宇宙为私为我特性的体现,是要清理掉了,有我就有私,就不符合新宇宙无私无我的特性,也就不可能進入新宇宙。虽然这些只是在内心的表现,可是它们无形中也起到了阻碍正法的作用。大法弟子之间有了间隔就给了邪恶在其中起破坏作用的空间。今后我会更加严格要求自己的一思一念,清除不符合法的败物,同化大法,我的一切都是大法造就的,我的一切都是真、善、忍构成的。

层次所限,有不足之处敬请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