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双鸭山市大法学员自述六年来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11月9日】1996年修炼法轮功后,原本疾病缠身的我获得了无病一身轻的快乐。然而,自2000年以来,我一直遭受到江氏集团的恶警们的迫害。

2000年11月1日,我和一位同修发真象资料时,恶人举报,被当地富安派出所绑架,所长李世文、恶警朱伟东、陈守仁对我们拳打脚踢,拽头发往墙上撞,然后送看守所非法关押49天。

2002年5月9日,由于恶人举报,我被双鸭山市刑警队绑架送看守所。在看守所里炼功,被所长白术文知道后,给我和另外二位同修戴脚镣两天。一位同修绝食后吐血,半夜我喊狱医,白术文知道后说她捣乱,让她坐了五天铁椅。

2002年11月1日,我在家洗衣服,卧虹桥派出所两个片警来了,让我去公安局开会,我说不去,他们走了。随后就闯进五个恶警,为首的是双鸭山卧虹桥派出所新来的所长,不知叫什么,一进来就冲我喊:“你咋的,不去啊?架走。”说着这几个人就动手把我架走,开车一直送到看守所。看守所这里的干警说:“要召开十六大,对法轮功大搜捕。”几天之后,就抓进几十名大法学员,都是被绑架或骗来的。

五个月后,恶警把我和另外三位同修非法劳教送佳木斯劳教所。一到劳教所,有个叫张小丹的恶警逼我写“五书”。我不写,来两个劝说的,一看不行,张小丹就拿着手铐说:“看来你不吃这个苦是不知道的。”说着把我两只手一上一下倒背在床上。

就在我抽过去时,他们拽着她的手在已经写好的“五书”上签字,然后关“禁闭”,整天坐在中间是空心的板凳上,两腿并拢不让动,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强迫洗脑,放诽谤师父的录象,强迫写“作业”,不写就打骂,戴手铐迫害,不让大小便,尿在裤子里的事时有发生。强迫饭前背警训,为了反迫害,大法学员们不背,几次对他们罚站。恶警张小丹、孙丽敏分别对我拳打脚踢、打嘴巴,强迫大法学员走队列,喊口号,每天干活十几小时。

一天,大法学员拒绝奴役劳动,要求和劳教所领导对话,取消走队列、喊口号、背警训。对话不成,他们用威胁、引诱却达不到目地,恶警们就采取最邪恶的手段写谤师谤法标语挂在大法学员罢工的屋子里,以威胁、逼迫上工干活。大法学员心里非常难过,不能眼看师父被恶人诽谤,一天,他们扯掉标语。

恶警洪伟发现后,发疯似的抓住一个大法学员就打,几个大法学员上前阻拦。她气急败坏地把警备科所有男警找来,加上女警十几个人,手拿电棍,对大法学员拳打脚踢。拽着头往墙上撞,打嘴巴,用电棍电,二十几个大法学员被打得趴在地上起不来。有的脸电起泡,有的被打得拉在裤子里,然后又拽起来戴上扣子,两只手一上一下倒背扣大铁床上。大法学员被扣得几乎要昏过去时,恶警说先打开再吃饭,二十几个人要一个一个打开,每一秒钟都很珍贵,同修们每一秒钟都在艰难地熬着。我想先给他们打开吧,这一念,我的手铐就开了,我知道是师父慈悲、大法的神奇。

恶警又写出谤师谤法的标语,让这些被打得支撑不起来的大法学员念。在这种邪恶的高压下,我们被打得神志不清时,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法的事。恶警用种种手段迫害大法学员,在回家时,都要在“协议书”上签字,我们不签,恶警孙丽敏、蒋佳男就给他们戴背铐,然后拽着他们手强行按手印。

我严正声明:在高压威胁下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在今后的修炼道路上努力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