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鸭山大法学员孙淑杰被佳木斯劳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

【明慧网2005年9月26日】黑龙江省双鸭山大法学员孙淑杰2002年再次被非法劳教,在佳木斯劳教所暴力洗脑下,被折磨致精神失常。之后劳教所恶警不但强制她干活,而且粗鲁的骂她、侮辱她,致使其精神更加错乱,有一次在车间干活的时候竟拿起剪子就往自己的喉咙上刺。

孙淑杰,女,49岁,黑龙江省双鸭山市科级干部,曾两次被非法劳教。第一次被非法劳教(具体日期不详),孙淑杰被洗脑“转化”,释放回家后身体状况非常不好,不久就做了子宫切除手术,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就于2002年5月第二次被非法劳教,关入佳木斯劳教所。

孙淑杰在劳教所抗议非法关押,拒绝洗脑转化,拒绝坐小凳和听诬蔑大法的广播,被劳教所恶警刘亚东日夜扣在床架子上,坐在冰凉的地上大约五天,由于手术伤口尚未愈合,她常感到疼痛难忍。

在恶警暴力洗脑“转化”下,孙淑杰在2002年10月遭受了严管、大背铐等酷刑折磨,接着丈夫又与其离婚,孙淑杰的精神受到沉重的打击,加之劳教所的环境恶劣,每天被强制参加劳动,谩骂声不断,她的精神极度压抑,渐渐的孙淑杰开始出现精神不正常。劳教所的干警、狱医明知而不管,反而骂她装疯卖傻。恶警洪伟让一50岁左右的刑事犯刘士华每天寸步不离的看着她。一天早晨,孙淑杰从劳教所接见室跑了出去,被一男恶警抓住,一阵毒打之后送回八中队,洪伟气急败坏又将其一阵暴打(因刘士华没看住孙淑杰,洪伟给马上就要期满释放回家过春节的刘士华加期一个月)。

之后,恶警洪伟、蒋佳男又让两个刑事犯看着孙淑杰,并强制她干活,她根本干不了,洪伟和蒋佳男就粗鲁的骂她、侮辱她,致使其精神更加错乱。有一次在车间干活的时候,孙淑杰拿起剪子就往自己的喉咙上刺,多亏被大法弟子宋会兰、李淑梅等及时制止才没出现什么意外。对此,洪伟却伙同刑事犯一起将孙淑杰吊出去毒打,并把她铐了起来,此后就这样一直铐着她,直到2004年夏天,孙淑杰病情更加严重,劳教所不得已才将孙淑杰释放。

附:江氏集团破坏了我的家庭

【明慧网2005年9月25日】我是96年开始炼法轮功的。在这以前,我和我爱人双方个性都比较强,经常吵架,三口人都有病(小孩子乙肝,我们大人是肺心病)。自从炼法轮功以后,由于是按照真善忍修炼心性的,所以逐渐遇到矛盾就都自觉的向内找自己的问题,自然化解了矛盾,善待对方,渐渐心性提高了,家庭的矛盾也没有了,而且所有的病也全好了。到单位干工作的精力也特别充沛,精神也特别愉快。

自从99年7.20江氏集团非法镇压法轮功以后,我的家庭经常被恶警无故骚扰,我相继8次被抓,2次被非法劳教,在此期间,我的家人受到了精神摧残(我被送进精神病院),单位的党委书记张××带领一些人常到我爱人单位威胁,让他加倍看管我,或用离婚方式恐吓我,就这样,我爱人在精神上实在承受不住,犯了心脏病住院,最后无奈之下,借口家庭不和与我离婚。孩子看到我被迫害得精神恍惚的样子,感到揪心,常做噩梦喊妈妈。我爱人怕我的状态影响孩子的学习成绩,不愿意让孩子见我。

就这样,由炼法轮功后得到的和睦家庭,被江氏集团迫害,造成家庭破碎。为此,我以大法弟子的身份控诉江泽民非法剥夺公民信仰自由,控诉江泽民迫害公民家庭,控诉江泽民非法摧残公民身心。(孙淑杰署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