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心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


【明慧网2005年12月1日】

一、喜得大法

我是邯郸市×县人,今年50多岁,从小在县城长大。90年,我40岁时患了眼病,严重时不能看书、看报、看电视。后来又得了鼻炎、额窦炎,常头疼。最不好的是94年我学了假气功,还给人治病,病人的病气跑到我身上来了还不知道。95年我在县医院体检时,又发现长有子宫肌瘤,家里人都很着急,又到邯郸铁路医院检查,结果一样。吃了不少药也不管用。

97年,我的一位小学同学给我介绍法轮大法的美好,并将《转法轮》借给我看,她叮嘱我抓紧时间看,因为她每天都要学的。我把宝书《转法轮》请回家。我清楚的记得,当时我手捧《转法轮》,看着书中师父的法像,师父是那样的慈祥、神圣,静静的看着我,我觉得我与师父没有陌生感,好象很熟。我一晚上看完了《转法轮》,我顿感人生许多的不解之谜都得到了解答,心中强烈的反映出:这就是我要找的。这是一本天书,这人世间的一切都没有他珍贵了。

1998年初,我终于得到了一本《转法轮》,从此我走入炼功点开始了修炼。来到炼功点,学员们都很善良、亲热,互相让座,感觉这里是一块净土,气氛很祥和,没有名与利的争斗。通过修炼,我身上的病全好了。

二、4.25护法

1999年4月24日晚上,在炼功点上听说天津抓捕了我们的同修,详细情况我不太清楚,但我相信师父和大法,相信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好人不该被抓。当晚,我和同修一起包了一辆大客车去北京依法上访。我们去的目地是想向政府反映一下实际情况“法轮大法好”,通过修炼我们的病全好啦!

在车上我们背师父的《洪吟》,尤其是师父的《助法》与《威德》背了好多遍。此时我心中无一杂念,唯有一颗护法的心。

4.25早7点我们到了天安门广场。有陌生人把我们引到了北京府右街国务院信访办外,这里已有好多的大法同修了,没有口号、没有标语,安静的、有秩序的在马路两边的便道上等候。下午,大街上出现了许多全副武装带枪的警察,有的手里还拿着电棍,个个表情恶狠狠的,街道上也停了多辆警车,随处可见。还有人在扛着摄像机在录像。大法学员个个脸上带着祥和之气,没有怕,很坦然。大约一个小时吧,我们看到警察不象开始那样紧张了,脸上的表情也开始放松了,没有了如临大敌的那种架势。我知道是大法的慈悲感化了这些警察。后来事情得到了合理解决。当晚9点钟传出消息说天津放了学员,我们悄悄的离去,一刻未停返回家中。

“4.25”上访在我们的修炼中是一个重大的转折点。要说“4.25”之前我们是一名法轮功学员,是个人修炼,那“4.25”之后我们就开始转向正法修炼了。

三、坚定

“4.25”过后没几天,邪恶就开始有预谋的干扰了。早晨在马路边炼功时,有不明身份的人盘问学员叫什么名?住哪个村?在哪个单位上班?喊我也不理他,炼完功我就走,就是不听坏人的!5月底,单位领导要报炼功人的名单,我阻止他不让报。1999年7月20日,邪恶的江××出于嫉妒,公然置宪法与法律于不顾,开始利用手中权力血腥镇压法轮功。铺天盖地的邪恶造谣、栽赃满天飞。县里抓了我们的学员,逼迫交书、交罚款、抄家、写“保证书”,人们的信仰自由被剥夺。更可恶的是,邪恶还导演了震惊中外的天安门“自焚伪案”,以图挑起不明真象的民众对大法的仇恨和为它的镇压制造借口。

面对这铺天盖地的造谣和残酷的对大法修炼者的迫害,我在想:简直是正邪颠倒,善恶不分了。经过思考我得出结论,我们修炼的法轮功没有错,我们师父无条件的教我们做道德高尚的好人,给我们一个健康的身体,没有错!真善忍是天法,江××迫害佛法不会有好下场。拿定主意,我坚定了修炼的信心。

四、讲真象 反迫害

2000年6月初,同事兼同修小妹得到一份手抄师父的经文《心自明》,她看完后给了我。记得很清晰,我双手捧着师父的诗,读完一遍,已是热泪盈眶:师父啊,弟子终于又接到了您的经文,哪怕是几句话,在这黑暗的日子里,在这艰难的情况下,对我们都是巨大的鼓舞。2000年6月16日,师父发表了新经文《走向圆满》。

师父为我们拂去蒙在心中的阴霾,有师父为我们导航,弟子的心里亮堂了!我与小妹交流后认识到,不能再让邪恶这样无法无天的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了,我们要走出去,找其他同修,行动起来。

我们去认识的同修家,见有不炼了的,我们就鼓励她们再拿起书学。“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洪吟(二)·神路难》)同修们之间都在联系着,大法的信息在牵动着曾经迷惘的同修的心!

后来我们联系到了一个方便拿资料的同修。我和小妹拿上很多真象传单、真象不干胶,把真象资料用心的折叠的整整齐齐,然后发送给世人;把真象不干胶贴在合适的地方。我们开始了反迫害,揭露邪恶的血腥罪恶。

五、讲真象救度众生

按照明慧的建议资料点要遍地开花,我们也建立了小资料点,制作了多种多样的真象资料。我们讲真象、资料发放面积广、形式多样,条幅、标语、光盘、传单等结合着用。讲真象中总有师尊的慈悲呵护。一次我与同修一人带了一包真象去农村发放,发了好几个村后,我俩走散了。无奈我骑着车子沿着一小河堤往南走,忽然看见同修就在前面不远处,真有说不出的高兴。

2001年冬天的一个早晨,不到4点我就起床了,装上准备好的真象标语我就出门了。从我家门口开始,一边默念正法口诀,一边快速的贴,马路两边的每个电线杆上都贴上了真象,一直贴了三、四里地长。天明了,我又拐進另一个村子贴了一道街。太阳出来了,黄底红字的标语颜色鲜艳、字体工整,向人们展示着大法的美好。

过年过节赶庙会走亲戚是讲真象的好机会。每到这时我都带上自己用心包装的资料面对面给亲戚朋友、有缘人讲真象,完后再送给它们真象资料。

2002年正月十五,晚上将会很热闹,我带上一大包资料出去发放。進一个村庄,家家户户挂着红灯笼、点着红蜡烛,街中心正在放礼花,好象在迎接真象福音。我从村东往村西走,一个街道一个街道,挨家挨户的送福音,见电线杆就贴真象。村里养狗的多,可我发资料时谁家的狗也不叫,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呵护着我。临出村,我又挂了几个“法轮大法好”的条幅。

我们在各种环境中给亲朋好友、同事讲真象,加大讲真象的力度,如酒席宴会、婚丧嫁娶等,真象资料随身带,买东西时讲,把讲真象贯穿在我们的生活中。世人开始清醒了。我的亲朋好友也在发生着变化。

儿媳妇说:“这次十一出去旅游,带着大法红包真顺利,没人坑、没人骗,还碰上个好导游。登华山滑了好几次跤也没事。”我二外甥最顽固,以前每给他讲真象他都说些不好的话,这几天态度变了,满脸笑容,还跟我要大法资料看。我的大外甥夫妻俩做买卖,他俩信神,我常给他们讲真象、讲大法的法理,他们早就明白真象了,还帮着做了好多事,从2002年开始就常跟我要大法资料、光盘等送给商户、朋友、亲戚,他们也从大法中受益了,现在他们的生意越做越好。我的侄女婿看了几次大法资料,明白了,也帮着讲真象。我娘家的哥嫂也主动的发传单、挂条幅、贴标语。真是明白了真象的世人也在当“活传媒”了。

六、正念显神威

发正念是大法弟子利用功能除恶,铲除另外空间邪恶生命对大法与大法弟子与众生的迫害、毒害,我们每一次集体发正念在宇宙中都是正邪大战。下面把我在发正念中看到的一些现象有选择性的讲讲。

记得刚开始发正念时,我刚一立掌,看到一座大山坡上站满了威武的正神,身着铠甲,头戴雉鸡翎,手握枪矛剑戈,整齐列队;我们每次集体发正念都会有很多正神参加;有时发正念看到邪恶生命的脑袋纷纷落地,看到邪恶生命化为水、烧成灰;有时看到树木、房屋、山在快速的移动。最近看到地球表面塌陷了不少坑、洞。

我们都知道时间很紧了,我们要全身心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放下人心,稳健的走好正法最后的每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