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处海外 回忆上海的劳教所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12月1日】我叫王臻,来自上海。2004年10月我来到德国德累斯顿(Dresden)市读书。

1997年7月,当我还在上海同济大学读土木工程专业期间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我们可以在校园集体炼功,还可以在教师休息室集体学法(主要是《转法轮》)。

1999年7月迫害发生后,我因为不肯放弃法轮功的修炼,于2001年9月28日到11月20日期间被关在上海市卢湾区看守所。从2001年11月20日到2002年3月18日我被送入位于江苏大丰的上海第一劳教所二大队一中队。从2002年3月18日到2003年9月27日在上海青浦第三劳教所五大队四中队,中队长姓洪。

在劳教所里,我被强迫干农活和手工活,例如挑大粪,割杂草,缝制长毛绒玩具小蜜蜂,小猴子,珍珠钱包,制作圣诞礼物,电源接线板等等,很多都是出口产品。工作时间从早上7点30到晚上7点,并且没有任何报酬。虽然刁难和折磨在劳教所司空见惯,但法轮功学员的待遇比那些真正的劳教人员还要差。除了肉体上的折磨,还有精神上的洗脑。有时警察强制我们收看诋毁法轮功的录像,然后我们必须写出自己的“思想体会”。我们还被强迫阅读有关共产邪党理论的书籍。

因为我一直没有放弃法轮功,在2003年4月25日,劳教所对我采取了肉体折磨。一个劳教人员把我手指捏紧,并拿牙刷柄在我指缝间乱搅,这非常痛。在这期间,他们还不断骂我,说我精神不正常,脑子有问题,走上了邪路等等。他们强迫我背靠墙坐着,两个劳教人员把我两手拉成一字摁在墙上,另一个坐在我对面,用两脚抵住我的腿,并把我的两腿向两边用力死命撑,以致我的双腿韧带全部拉坏,直至今日我仍不能正常行走,腿不能正常屈伸,不能进行稍大的运动。

他们还把我放倒在地上,乱踩乱踏,使我背部严重受伤,还用香烟烫我的手指并谩骂法轮功。为了不让我说“法轮大法好”,他们一直对我看管很严。

在这几个月后,就有一名叫陆幸国的法轮功学员被折磨致死。但劳教所为掩盖真象,对外谎称他是“自杀”,在报纸上也说那些法轮功学员的死因是“自杀”,以此来诋毁法轮功的声誉。

我还有一次在劳教所内见到马新星(法轮功学员,2003年12月被迫害致死),他当时已经被折磨得骨瘦如柴,见到人很少有反应,也不敢和我们说话。至今我得知至少有两个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还有许多仍然被非法关押。

在2003年9月27日,我被释放。在这期间,我由于承受不住极度的精神与肉体的折磨违心的写了“三书”。

2005年8月我曾在明慧网上发表文章,详细写下了我和一些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受到的折磨(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5/8/16/108502.html

在2004年2月9日,我在上海西门子高压开关公司找到一份工作,但由于他们得知我还继续修炼法轮功,他们在3月16日就把我解雇了。

我的外公、外婆在这两年里一直生活在恐惧下,邻居骂他们是“反革命”,他们感到就像文革的噩梦再次降临。他们在这期间都因为轻度脑血栓而住过院。我母亲也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两年,我们全家都沉浸在痛苦中。

我以前有很多好朋友,但当他们听说我继续修炼法轮功,他们因为害怕都不再和我联系。今年我从国内得到消息,又有三个修炼法轮功的朋友被非法抓捕,他们是法正平、吕金龙、林鸣立(第二次被捕)。我因为这场迫害丧失了工作机会,失去了朋友,失去了健康和自由。

虽然受到了这些苦难,我仍然继续修炼法轮功,继续遵循法轮功的原则:真、善、忍。我永远不会放弃。

可能有人认为,上海是一个现代化,繁荣的大都市。但请你们仔细考虑一下,一个现代城市是不应该存在因为信仰而被关押的人群的,很可惜的是,中国媒体、使领馆对中国的渲染画面和真实的中国完全是不一样的。在共产邪党控制中国后,在和平时期共产党致使6千万至8千万人非正常死亡。现在已经有6百万左右的民众,其中包括我,退出了这个腐败残忍至极的邪党及其相关组织。

我也希望,更多的外国人能够了解中国的真实情况,拯救更多的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