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我才走到了今天


【明慧网2005年12月13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回想自己走过的路,虽然有着太多的遗憾,不过在跌跌撞撞中总算走过来了。自己之所以能走过来,完全缘自于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

九九年迫害之初,邪恶铺天盖地而来,仿佛空气中都凝结着让人喘不过气来的东西。但我一天也没间断学法,我坚信大法是真理。在家里谁要一说大法不好,我就跟谁急眼。后来家人在我面前没人敢提大法的事。那时在法理上没有更高的认识,也不会讲真象,因此一直没能圆容好法,遇事就急,不能心平气和的讲,这也是我到现在也没修去的执著。

一天,单位书记找到我让我交书,让我写书面材料,我说:“书没有,材料不会写。”她说:“照报纸抄。”我说:“报纸上说的都是假的。”书记无话可说,走了。接下来,单位把我们几个炼功的都找去开会,所有领导都到齐了,让我们表态。在会上我们谈了自己修大法受益的情况,领导本想借此机会给我们施加压力,让我们放弃修炼,结果没有达到目的。暑期,局党委连同我们单位把我和另一位同修骗到了学农基地,在那里,我又和负责“转化”的党办人员谈了我们的实际情况,和局党委书记据理力争,“转化”又一次破产了。后来他们用下岗来威胁我,说:“你就表面上说不炼了,回家偷着炼,谁知道啊?”我没有动心,我想师父说过,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应该能放下生死。我怎么能做那表里不一的事呢?于是我下岗了,每月给我开200元钱的生活费,整天让我呆着。在这种情况下,我有着充裕的时间学法,发真象材料从没有间断过。

在这段时间里,我从自身做起,任劳任怨(当时没有意识到也没有否定邪恶对自己的迫害)。当时开运动会要用翻版,用各种涂料把纸壳板涂上各种颜色,这样的活又脏又累又不给报酬,谁也不愿意干,就我们几个炼法轮功的人干。连续两年下来,领导被我们的行为感动了,说:“你们就好好炼吧。”

02年邪恶又开始疯狂的抓捕大法弟子,我们单位领导在权力和利益面前再一次倒向邪恶的一边。我家所在地派出所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他们就到单位,让单位出钱把我送洗脑班。为了躲开進一步的迫害,我们全家被迫搬离了那个居住了十几年的地方。

回首这一段修炼过程,并没有完全的放下怕心,其中还掺着许多的人心。记得师父说过,一个修炼的人,要真能放下生死,那生死就永远的远离了你。(不是师父原话)如果我那时真的没有了执著,结局就一定会变得不一样了。

从02年下半年开始,我被迫离开了工作岗位,从此单位连200元钱生活费也不给我了。但邪恶并没有停止过迫害。他们四处打探我的下落,给我爱人、婆婆(不修炼)施压,给爱人单位施压。单位为了能抓到我,诱骗我爱人,说让我上班,事实上他们早就布置好了,见人就抓。书记甚至说“用人格来担保不抓”我。为了能抓到我,一个共产党的党支部书记竟采用这种下流的手段,共产党还有什么信用可言(后来一个610的头目证实完全是诱骗)。

他们说我不上班就开除。我爱人觉得我没有了工作,又给他带来了这么大的压力,想跟我离婚。我再一次面临选择。我心中明确的对自己说:离婚可以,让我放弃大法不可能。任何事情都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在从婆婆家往回走的路上,我怎么也止不住泪水,只好在半路上就下了公共汽车,我不想让更多人看见我哭。事情就是这样,你真正放下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做。晚上我爱人回心转意了,说他能跟我一起过苦日子。我体会到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

那时邪恶无处不在。单位派出所那边刚刚不找我,又对我的家人進行迫害。我的女儿以前也跟着我学法。这个孩子从小就有个怪脾气,隔一段时间就跟我闹一次,学法之后也没有改掉这个坏毛病。自我修炼以后,我试图去忍,但总也有忍不住的时候。就象师父说的:“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转法轮》)在这件事情上,我表面放下了,实际上还是没有放下,每次孩子跟我闹的时候,我忍不住总是说她:“你算完了,你修不了了。”久而久之,大法的书她真的一点也不看了,逐渐的离法越来越远。开始和社会上游手好闲的人接触,变得不愿回家。

眼看着自己的孩子往下滑,我心如刀割。在痛苦中我努力学法。师父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讲法中说:“有些问题确实在修炼中不是一时能够想透的,有许多执著呀或者是有许多原因都不是一时能察觉到的,所以有的时候会觉得很难。”“你走好正法的这条路,修炼中你能够闯过你自己的束缚,能够放下你的执著,能够在正念中救度众生,你能够正念对待你所面临的一切,这就是威德。”我努力向内找。不能忍耐,不能心平气和的去讲清事情,这个执著在我以前修炼中就已经暴露出来了,可是我没把它当回事,也没想修去它,放任了这个执著,也就放大了这个执著。在处理和孩子的关系上,我还是在犯这个错误,以至于把孩子推到了危险的边缘。我逐渐的改变了自己的态度,说话不再生硬,尽量的站在孩子的基点上想问题。慢慢的,孩子变了,变得听话了,懂事了,不再任性了。现在每天自觉的学法。这件事情,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师父的慈悲。大法改变了我,才改变了孩子。如果不是慈悲而伟大的师父,孩子怎么会有今天呢?

回想自己走过的修炼道路,真是愧对师父,愧对大法,师父无时无刻不在保护我、点悟我,而我呢,还抱着那么多人心不放。就是这些人心,障碍着我做好三件事。在这正法的最后时刻,我有决心修去我的各种执著,做一个让师父放心的大法弟子。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没有闯不过去的难关。

最后还请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