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的洪大慈悲使我的丈夫转变了


【明慧网2005年11月14日】有一件事令我触动很大。

大法被迫害这几年,丈夫虽因他亲身体会到我炼功后的身心受益,所以没阻止过我学法、炼功,但对我讲真象一直不支持。一来是担心我的安全,用他的话说:“××党?!那整起人来,哼!”,二来他受邪党的洗脑教育,是个不折不扣的“无神论者”。师父的经文,他也偶尔看一些,可在他头脑中还是根深蒂固地“眼见为实”。他的头脑中,“正法”根本就是“天方夜谭”,有时还说些对师父不敬的话。每当听到他的那种口气,我的情绪就会一下激动起来,我不能容忍他对师尊的半点不敬,因为他其实也是受益者,起码我学法炼功后,脾气好了很多,身体好了,家务都是我做,他的负担轻了。一家人其乐融融。我就不明白,他凭什么那么顽固?所以我经常会生气的和他理论。

现在看来,还是我学法不够,遇事没有从法上去想,没有体现出修炼人的慈悲,往往出现常人的状态,效果自然总是不好。师尊也说过“我告诉大家啊,我们作为修炼的人哪,就尽量的慈悲的对待你身边的一切众生。也许有的人是机缘不到,也许有的人中毒太深但是还可救,当然也有一些人是不可救的,但绝大多数都是可救的,目前你还分不清。我想千万别心灰意冷,对谁都慈悲这样去做,有熔化钢铁的慈悲就能做好。”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在我看来顽固不化的人,伟大的师尊也没有弃之不顾,而是慈悲的让他感受到了佛恩浩荡的一面。有一天,丈夫的左手食指被砸伤了,整个指甲乌黑,流了很多血,指甲已经移位。到了晚上,我被他的呻吟声吵醒,他不停地在床上翻来覆去,不停地“哎哟”,不停地唏嘘,说这一下体会到什么是“十指连心”了。手指一跳一跳的疼得不行。我看了一下钟,已经凌晨3点了。于是我起身给他找止疼药,可没找着,我也有些着急了,总不能半夜三更去挂急诊吧?情急之中,我对丈夫说:“你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保证你就不疼了。”丈夫没有吭声。我想,对呀,这不是对他讲真象的最好时机吗?我加重语气对丈夫说:“你就诚心诚意的念嘛,反正对你一点坏处也没有。”同时我开始发正念:铲除影响丈夫相信大法的一切邪恶因素,并默念正法口诀。丈夫虽然没出声,但我看出他在心里默念。仅仅几分钟时间,我还在发正念,丈夫就不再呻吟了,而且居然睡着了!听着丈夫发出的均匀的呼吸声我的眼泪夺眶而出,喉咙梗梗的。是呀,就是这么一个常人,这么一个“临时抱佛脚”的常人,仅仅因为念了几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就向他展现了大法的无边威力和洪大的慈悲。

过了两天,我提出到同样是“无神论者”的公婆那里去讲真象,这次丈夫没有反对,默许了。在路上,我一直发正念“铲除控制两位老人背后的邪恶因素”。我带了两本《周刊》,把《周刊》上“人心与因果”中善恶有报的故事,念给两位老人听,两位老人边听边称奇,最后我叫公婆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两位老人非常高兴地答应了,并接受了我赠送的护身符。

通过这件事,我更加认识到,只要我们处处以大法弟子的标准来办事,师父随时都在给我们智慧,给我们创造讲真象的机会;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要时刻记住救度世人的神圣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