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自我的执著 改变自己


【明慧网2005年12月14日】我有一种强烈的自我意识。小时上学,由于勤奋,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很受师生赞扬,于是养成了唯我独尊、一贯正确的观念,以至把它带到修炼中来却不自知。直到最近发生了一件事,才令我不得不反躬自省。

前天,附近一同修被绑架至洗脑班,我去告诉同修发正念。到一同修家,我刚说完此事,同修就滔滔不绝的说起来了,说的话都很对,但那口气好象是冲着我教训我的。当时我很反感,心想,我是来告诉发正念,哪来的这一套呢?这时,我又想起了另一件事。那是去年夏季的一天,在路上也是遇到了这位同修(我与她并不熟悉),一见面,她就连珠炮似的开始说:可不能再听邪悟的人那些话……。我莫名其妙,怎么一见面就教训人?虽没发作,但心里很不服气。回到家,我把刚才的事告诉女儿(也是同修),她说:不管别人说什么,只要你觉得不自在,就是冲击了你的一颗心,得找自己。

我一想,是啊,不到半年时间,她就“教训”了我两次,这能是偶然的吗?表面上看,我似乎没有错,但修炼是不能只看表面现象的。师父一九九八年《在欧洲法会上讲法》中有一段话:“那么发生矛盾的时候要各自向内找自己的原因,不管这件事情怨不怨你。记住我说的话:不管这件事情怨你还是不怨你,你都找自己,你会发现问题。如果这件事情绝对的与你没有关系,没有你应该去的心,那么这件事情就很少会发生在你身上。如果你没有这颗心,就不会引起矛盾,得对你修炼负责任的。是凡矛盾发生在你身上,出现在你这儿,出现你们之间,就很可能与你有关系,就有你要去的东西。不管怨不怨你,我的法身在去你的心的时候,可不管这件事情怨他还是怨你。”

现在,把这两件事联系起来弃其表面,就找了一颗我掩藏并不深的心。我曾于2001年与2002年两次遭绑架被所谓转化过,否定后从新走入正法中来,有的同修见到我就投以不信任、不友好的目光(实际并不一定是这样,只是自己的感受),每每这时,心里就有一种凄楚,很不平衡。我想:邪恶迫害后,你们不敢去北京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躲在家里,邪恶当然不迫害你,现在倒神气起来了。如果你也去北京,邪恶不迫害你,(其实有很多正念正行的同修去北京而没有受到迫害)我才佩服你修得好。这种想法在我头脑里安居很久了,明知不对,却不想触动它,人为的滋养了邪魔。今天,我把它曝光于化日之下,与有这种想法的同修共戒。

走了这么大的弯路,我并没有静下心来,用一个修炼人的心态找找原因,而是用人的观念把这场迫害看成常人对人的迫害。认为上北京证实法就必然被迫害的厉害。一方面,把去北京当作傲视别人的资本,一方面又把去北京作为掩盖自己执著的借口,真是左右逢“源”。所以当自己被掩盖的心受到冲击时,就有点愤然,進而自诩道:我难道还不如你吗?

虽然摔了跟头,却不知痛定思痛,反而自我安慰:正法修炼是前无古人的,犯错误是不可避免的,意即“摔了跟头也正确”。又自恃有点文化,觉得对法理解的比较正确,与同修交流,多是别人听我说,很少虚心听听别人的认识。只有自己教训别人,不能别人“教训”自己,对法如有不同认识,要统一到我的观点上来。愿意听恭维话,同修说我修得好,就沾沾自喜,说别人修得好,就暗暗不自在。久之,在这个泥坑里越陷越深,不知自拔。是慈悲的师尊让同修刺醒了我,我才开始正视我长久不愿触动的那个死角。

那么,这种一贯正确的观念源自哪里呢?是因为小时候学习好形成的吗?不全是!很大原因是中共邪党的所谓“伟、光、正”对我的毒害,从孩提时就浸泡在这种毒液里,全身细胞都浸透了这种毒素,所以它是根深蒂固的。这就更加剧了其危害。总想以自己的意愿左右别人,就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让别人围着自己转,说穿了,就是为我为私,这是旧宇宙生命的本质特征。一个大法修炼者必须变“为私”为“为他”,同化真善忍。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我的思想不正好符合了旧势力吗?

最后敬录师父一段讲法,与同修共学。“如果修炼的人要是只从表面上放得下,但内心里边还在保守着、固守着一个东西,固守着你自己的那个最本质的利益不让人伤害的时候,我告诉大家,那是假修炼!你自己的内心要不动,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骗自己。只有你真正的从内心提高,你才是真正的提高。所以,大家千万记住这一点,遇到任何事情,麻烦事呀,不高兴了,或者和谁发生冲突了,一定要查自己,找自己,你就能够找到解决不了问题的原因。”(一九九八年《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