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找不到”到放下执著自我的心


【明慧网2005年9月6日】我是我们本地的一位协调人,这三年多以来,我总觉得我们这块整体配合、讲真象、救度众生的事做的比较好。不管是营救同修,揭露邪恶的迫害,遍地开花建立小资料点。包括现在的劝常人“三退”等事情,都比较成功。以为我们整体上配合的很好,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進行着。

也就是大约一个月以前,我开始听到一些关于我的谣言,说的简直是不堪入耳。当时我听到这些谣言的时候,还觉得不以为然,心里没有被触动。但过后我也向内找,我到底是有哪方面的执著呢?是不是有证实自我的心呢?我想来想去,觉得没有。因为我总觉得,不论我做什么,总是在和其他的协调人共同协调好,然后才去做的。总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整体的提高,以常人明白大法真象为目地的。并且自己也写过文章给明慧,还上过周刊。甚至我还编写过小册子发给明慧网,而得到认可。我总觉得这都是师父赋予我的智慧,是一个大法弟子理所应当做的。我并未因此而沾沾自喜,也并未曾告诉其他同修。……总觉得自己事事处处是站在法上,站在为整体负责的基点上在做。所以,经过我反复的学法、思考并与法对照,我最终还是否定了证实自我的心。

然而对我的谣言又不断的传来,甚至和我来往很近的同修听到了关于我的谣言,都愤愤不平了,而我还是不以为然,总觉得自己的心不能被不好的因素带动。做为修炼的人,守心性当然是重要的了。于是我又想:是不是这一段时间学法少呢?不是,每天看一、两讲《转法轮》也不算少了。炼功、发正念少吗?也不是,炼功一直坚持,发正念每天八次,按说也不算少。并且关于共产邪灵的书籍、像章等物品都清理了几遍了,除了一些技术书和几本字典以外。凡是和共产邪灵沾边的书,烧的烧,卖的卖,都已经处理了。应该说是没问题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此时我的心有些沉重。

直到前几天早上,有一位同修来找我,见面就愤愤不平的说:谁谁和谁谁说你的坏话了。说什么你很穷(我的家庭经济条件的确很差),活该!才不拿着同修们付出的钱瞎折腾呢?这位来找我的同修都很是气愤了。这时,我的心动了。当时我心里咯噔一下:哎呀!天地良心,我从来没有随便花过同修们辛辛苦苦付出的每一分钱,出门坐车都是我自己的钱。我绝对把钱都用在了做资料上,用在了救度众生上。我相信师父和众神都看着呢?!

但我很快就平静了心态。心里想:肯定是我在那方面有很大的不足,我真的该好好找一找了。来找我的这位同修还说:他们不知道情况,不理解你,我是知道的,你别往心里去。

等同修走后。因有同修说复印机坏了,要我去修理。于是我去了同修那里。等解决完这件事,我去了我姨(同修)家,姨说让我在她那儿吃饭,发正念。随后,姨父(同修)因晚上有工作,要休息一会儿。然后我对我姨说了关于我的谣言的前前后后的事,让她帮我找一找。我姨也劝我说:有些事你说的做的别人不一定都知道,因你是协调人,具体情况他们是不清楚的。同修们都是修炼的人,但境界不同,还都有人的执著,你也别多想,该干啥你还干啥,师父是知道的。听了这些话,我觉得还是没找到自己究竟哪方面别着劲呢?

大约下午三点半左右,姨父睡醒觉来到屋里,见我和姨还在交谈(姨父并不知道我们在谈什么)。于是坐在沙发上,乐呵呵的说了几句话,大意是:修炼的人做什么总不能围着自己的圈子转,应该考虑到整体的心态,真正的站在法上去做的时候,一切都是平和的。

姨父说的时候很自然,当时我就觉得好象师父借他的嘴在点我一样。我突然觉得眼前一亮:啊!我找到了!一直以来,我做事时总是在“执著自己”。想到这里,我的心一下子变得很轻松很轻松。我顿时笑了:原来我一直在“执著自己”。不是吗!无论做什么,总觉得自己的主意好。我从小就是一个谨小慎微、对自己要求严格、看问题很敏感、不爱出大差错的人。打印底稿,我浪费的纸少。学修复印机,看一遍就会。就连出去发资料,都觉得自己的办法好。在家里也是一样。和妻子(同修)相比,我做的饭菜好吃。我洗的衣服干净、用水少。扫地都是我扫的干净。做什么事,我说的话表达的清楚,应按我的意思办,效果好。甚至我也常听我母亲(同修)说,我小时候睡觉时,被子有一个角不平都不睡,也得铺平才睡。现在做证实法讲真象的工作,虽然是和其他同修在协调,但总愿意用自己的办法。同修悟到的法理,总想按着自己的悟法去指导指导。总觉得自己得法早、文化高、法学的多,悟的高,总愿意让同修接受自己的东西。当同修做的不足时,总想让同修达到自己的要求标准。甚至同修因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被抓了,还说:看,怎么样!不听。最后营救同修,编写揭露邪恶的标语,写劝善信,都是我的事吧!按照我的想法,的确也做成了许多事,同修们也都认可。就这样把常人中的习惯搬到了大法工作中。这其中有自己固有的观念和执著,更有自己意识不到的邪党文化“我党一贯正确”“伟、光、正”的因素在作怪。修了这么多年,我都没意识到,包括自己做了这么多年的协调人,做了许多大法的工作都没意识到。

现在终于找到了自己的问题,也能放下心来了,我觉得自己的容量真的大了许多许多,和同修更融洽的协调了,能真正的尊重同修的认识了。平时我总是看不上自己的妻子,总爱挑她的毛病,甚至动不动就和她争吵。同修都说让我对自己的妻子好一点,我也知道自己的脾气不好,可一直就是做不到。现在我也终于能宽容、善意的理解妻子了。现在对同修,无论谁认识的如何,我都能平和的去听,去和同修们更好的商量如何整体上做大法的工作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