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马三家的罪恶 【明慧网】

目睹马三家的罪恶

【明慧网2005年12月15日】2003年我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期间,耳闻目睹了一些大法弟子遭受酷刑迫害的情况。要说马三家是人间地狱,一点也不为过。

大法弟子狄维艳因不“转化”。恶人在她腿弯处夹上洗衣板,强迫她蹲100个小时,之后,又立即把她腿扭成双盘,再用绳索勒紧,把双臂扭到背后用绳勒紧强迫“打坐”18个小时。狄维艳先后疼昏5次。狄维艳不说法轮大法不好,多次被罚蹲、罚站、不许睡觉。恶人用绳子把她全身勒紧,将她折弯、伸直、再折弯、再伸直,一直折磨到狄维艳全身抽搐。

2003年底,邪恶之徒再次强迫狄维艳“转化”,罚她十三昼夜不许睡觉,其中有几天还罚站,双脚双腿肿得难以行走。之后又把她弄到马三家综合楼加以迫害。到我离开教养院时,我知道狄维艳至少受过7次酷刑。

大法弟子张秀玲因不转化先被顺着吊,又被倒着吊,先后吊了二十多天,被吊昏过好几次。她扶地的双手,被恶人踩得留下多处骨伤。2003年底,再次强迫张秀玲“转化”,这期间张秀玲曾被上绳“打坐”一昼夜。

大法弟子徐淑琴,刚被非法关押时神采奕奕,由于拒绝转化被拉出监室几天后,双腿就瘸拐,弯腰驼背,行动艰难,面如土色,满身是电棍电过的疤痕。即使这样,还被强制做操,强制超负荷劳动。由于被长期强制做带毒的化工工艺品,她的一个手指“捻豆”捻成了畸形。

据医学家说:用小白鼠做实验,7天不吃食物可死亡,5天不睡觉就会因心脏衰竭、精神崩溃而死。

大法弟子崔晓青被强制“转化”的两个月期间里,前40天昼夜不许合眼,后20天只许后半夜睡觉。马三家教养院对不“转化”的每个大法弟子可能都用过这看似“温柔”而实则残酷的刑罚。崔晓青在这两个月中承受的痛苦是外人无法想象的。

此外,我还看到大法弟子杜红琴、杨月君、李红、孙艳丽、杨颖、杜景琴、刘玉芬、周玉芝、王坦、耿国歌、还有几个我不知叫什么名字,都曾遭受过不同程度的酷刑折磨。申淑文、张艳秋、在长期强制洗脑中被折磨得精神失常。

在马三家教养院里,每到吃饭时,在队列之外还有一个被迫害得瘸着腿,步履艰难的大法弟子的长长队列,这些大法弟子大多是被上绳“打坐”、罚蹲等等酷刑折磨致残的。我在一楼关押时,还看到有三个被各种酷刑折磨得神志不清,生活不能自理的大法弟子。据说那里经常关押这样的大法弟子。

这是我在被“犹大”包夹、不许超越的狭小范围内所见所闻的迫害情况,也就是说,这仅仅是马三家教养院迫害大法弟子的冰山一角。

注:个人的一点建议,希望同修在以后的投稿中,尽量注明被迫害大法弟子的城市和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