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教养院的暴力洗脑


【明慧网2005年12月9日】我是一名大陆大法弟子,在出去讲真象中被恶人非法抓捕,在2003年5月被送往马三家非法教养2年。我真切的看到了、感受到了马三家的狱警、所长暴力洗脑和非人迫害

一、一位大连大法弟子被迫害精神崩溃

马三家教唆一批邪悟的犹大看管和迫害大法弟子。在马三家的2年里,几乎天天播放诽谤、诬陷大法和师父的录相,强迫每个人都得看,看完后还要强迫每个人讲“认识”,总是那些迫害大法的犹大抢在先。狱警也是通过一次次的发言和表情观察“转化”是否彻底。一位刚刚被非法关押进来的大连大法弟子,在所谓的洗脑课上说了一句“法轮功好”,被邪悟的恶人赵永华撵了出去。回去后,这位大法弟子被单独看管,事隔不久,我就看见她走路一瘸一拐的,当时就明白了她一定被用刑了,吃了不少苦。以后她几乎没有一天顺利的日子过,队长指使犹大们打她、不让睡觉、整天吃窝头、咸菜。好几个人打她一个人,把她在地上踢来踢去的,连扯带打,裤子被扯下来。这些打手还诬蔑说大法弟子不要脸,自己脱裤子。有一次给该大法弟子调分队,她不配合,狱警就叫犹大把她拖出去。就这样这位法轮功学员在一群狱警的众目睽睽之下由犹大从这边门岗拽到那边门岗,鞋都拽掉了。后来这位法轮功学员被折磨得精神都崩溃了,才放她回家治疗。

二、利用侮辱等手段企图摧毁大法弟子的意志

在2003年所谓“攻坚战”时,有很多不“转化”坚持修炼的法轮功学员被带到综合楼,由各自省市的警察所谓的做“工作”,其实就是强制的“转化”。恶警们把学员的双腿捆上,说是“炼功”。还有的脑袋和腿绑在一起,更邪恶的是把师父的名、像片和大法的书放在学员的屁股底下,或者裤裆里,直到向它们妥协,恶警们才肯放手。法轮功学员就在这种压力和强制手段面前,没做到信师信法,写下了不该写的东西,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等她们从综合楼回来时,几乎都是走路一瘸一拐的,严重的由犹大搀着回来。当我们四目相对,看到她们悔恨、难过的表情时,那种愧对师父和大法的心情,只有亲身经历亲身体验才会有,那是非常的痛苦,就好象在心口上放了一块重重的大石头,压得喘不出气来那种感觉,但是我们都心中有数,一定要堂堂正正的从新站起来,回到法中。

三、倒吊、电棍电击敏感部位 恐吓不许说

还有法轮功学员拒绝参加所谓的“七一”大合唱,被恶警关到一楼门岗里进行迫害:把人倒吊过来,不让睡觉,拿电棍电击敏感部位。后来这位法轮功学员不想再叫恶人们随意迫害,就吞了一个异物(编者注:在马三家教养院的迫害下,法轮功学员承受不住,发生的自残行为,不符合法轮大法的教导不应效仿),这时狱警才肯放手,并无耻的告诉这位法轮功学员回分队不许说。我们都看到了在她的脖子下面,全是电击的痕迹。

四、间隔大法弟子 更显其邪恶本质

还有一位葫芦岛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已经一年多了,一直绝食绝水,身体明显消瘦,牙齿都活动了,但恶警还不放人,每天都强行灌食,诸如此类事经常发生。狱警为了不叫更多人知道他们所作所为,就叫犹大看着其他法轮功学员,如果不从,就给加期、记过。他们认为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就可以把大法弟子间隔开,达到他们想达到的目地。其实越是这样,越使法轮功学员看到他们的邪恶本质,更加认清了他们的真正面目,更加坚定了学员们从新站起来,从新回到法中,从新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就这样法轮功学员陆陆续续都写了严正声明,还有的分队集体写的严正声明,这对于这个黑窝里的狱警,对邪恶是个沉重的打击,大大的消减了恶人们的邪气。

五、超期关押 进一步迫害

到2005年3月,马三家为了进一步迫害,按类分队(全封闭管理、半封闭管理、开放式管理)。就这样,一大队全封闭管理,二大队半封闭管理,三大队开放管理。也就是说,一大队断绝一切与外界接触的机会,吃饭都不许下楼,在室内吃,由犹大往楼上抬饭;二大队下楼吃饭。但是一大队吃的都是窝头、咸菜,她们整天在屋里坐板凳,晚上12点以后上床,早上4点起床,长期不让洗澡、不许见家人、不许给家里打电话、不许买生活用品、洗漱限定10-15分钟,早晨只有5分钟,上厕所规定时间,超时间不行,拉肚子必须请示队长,然后由犹大亲自到厕所看一看,是不是真的拉肚子,看完后报告队长。有个法轮功学员在一次上厕所,还没上完时候就被“四防”拽了起来。就在这种连最基本人权都没有的情况下,一大队、二大队全体大法弟子都开始不干活、脱校服、绝食、写上访信的办法来反对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无辜的迫害。到现在为止,马三家超期关押的大法弟子占三分之二。

六、狱警恶人榜

马三家狱警恶人榜:张秀荣、周谦、代玉红、张卓慧、王秀菊、王正丽、王雪秋
邪悟的打学员的有:李俊英(锦州)、武强(本溪)、王秀云(锦州,现已遭报)、张梅(鞍山)、李玉玲(营口)、刘金丽、王爱侠(大连)、冷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