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雷科金等恶警的犯罪事实 【明慧网】

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雷科金等恶警的犯罪事实

【明慧网2005年12月19日】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雷科金等恶警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野蛮迫害

雷科金,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一中队(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中队)指导员,曾任十一中队(整训中队)副中队长、严管中队副中队长、七大队二中队中队长。

2000年,雷科金在十一中队由管教警察提升为十一中队副中队长后,主管中队迫害法轮大法学员的所谓“工作”。他最先开始在西山坪劳教所采用大规模的集体体罚方式迫害大法学员,对大法学员迫害心狠手辣。为了达到所谓“转化”大法学员的目的,他利用吸毒劳教李锐,对十一中队数十名大法学员不分年龄大小,从二十岁到七十岁,以整训为名,残酷体罚。具体做法如下:

1、每天早晨起床后,晨跑10000米(围绕操场跑100圈)后才开饭。
2、上午站军姿几个小时,站军姿时要求人要站直,手脚用力并拢,并在两腿、手和身体之间夹上纸板,纸板掉下即为不合标准,就遭更重的体罚;接下来是做俯卧撑,数量是第一轮50个,第二轮45个,每轮递减5个,直到15或20个止,每轮中间只能稍歇一会儿。
3、下午蛙跳、学鸭子走路、两人背靠背互相手反扣背起折腾。
4、舍房内安排众多的吸毒劳教作为打手,名曰“帮教”,监视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稍有所谓“违规”,“帮教”即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对大法弟子进行残酷折磨。

十一中队大法学员采用绝食、集体炼功等方式反迫害。

雷科金对大法学员的反迫害,伙同其他邪恶干警,采用警棍暴打、扇耳光、上手铐反铐(反铐时卡得特别紧,手铐陷入肉中很深)、关小间等方法,对大法学员古胜学、康艺、王建国、况勋员、王光灵、张永军、黄继勇、张红旭等大肆镇压。

但是,他们的所有迫害和镇压最终都没有能达到他们的邪恶目的。在大法学员的反迫害下,“转化”大法学员的阴谋彻底破产。绝食两天后,为了让大法学员停止绝食,不得不由西山坪劳教所管教科科长出面作出承诺:

1、同意取消帮教;
2、同意大法学员在舍房内自由学法、炼功、切磋;
3、承诺不再打人,包括警察也不能打大法学员,给大法学员戴手铐要经过西山坪劳教所管教科长批准;
4、对大法学员提出的通电全国,为李洪志师父、为大法恢复名誉,停止对大法、大法学员的迫害,管教科科长表示他们做不了主,要向上级请示,并已在请示中。
条件是要大法学员吃饭。

这场由邪恶部署的、雷科金具体实施的妄图所谓“转化”大法学员的邪恶企图彻底失败。

然而,邪恶所作的任何承诺都是靠不住的。不多久,通过对部份大法学员的转队、换环境,邪恶逃过了这一劫之后,对整个西山坪劳教所甚至全重庆市的大法学员进行了更残酷、更系统的迫害。

雷科金在任严管中队副中队长期间,对严管中队大法学员的另一场反迫害、绝食采取更为残酷的迫害。对所有参与绝食的大法学员由5、6人按在地上,进行强行灌食,野蛮灌食,故意用胃管插鼻孔灌食,使被灌食的大法学员鼻血直流,铐在铁床上灌食,将坚定的大法学员关进小间、“雷峰塔”,韩以明绝食19天,恶警强行灌食的管子用胶布贴在额头上不拔,灌食时取下来继续用。绝食事件后,把大部份大法学员转队,采取更为野蛮的“帮教”迫害办法。

雷科金在任七大队二中队中队长和七大队一中队指导员期间,对中队中所谓“转化”了的学员,每天采取用诋毁大法的文章洗脑、唱所谓的“革命歌曲”、每周或每隔一周要每人写所谓的“心得体会”,“心得体会”中必须加进某些辱骂大法师父和大法的话、每月都要开所谓的“揭批会”,把一些怕心重的学员弄去“转化”刚到西山坪劳教所的大法学员,并弄去录像。对从新修炼的大法学员或从整训队刚到这个中队的大法学员采取关严管组、组内严管等方式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