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害善良人的魔窟——招远洗脑班


【明慧网2005年12月2日】山东省招远市洗脑班,对外号称“招远市岭南法制教育中心”。它成立于2001年春,成立的目地就是企图通过强制手段,酷刑暴力,将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转变到大法对立面,跟随邪恶对大法犯罪。为达此目地,招远洗脑班犯下了一桩桩不可饶恕的滔天大罪,其迫害手段令人发指。

四年多的时间过去了,那些在洗脑班行恶的人扭曲了的人性,狂妄变态的心理,随意践踏人权,草菅人命的恶人不仅毫无收敛和悔改之意,相反变本加厉,肆无忌惮,对法轮功信仰者的迫害达到了完全丧心病狂的地步。他们之敢于如此,完全是由于江泽民邪恶集团和共产恶党的指使和纵容,是对江泽民集团支持下对法轮功施行的灭绝政策的具体实施。洗脑班中,哪个心狠手辣、最能整人,就会得到上司的提拔重用,如恶人宋书琴,因迫害好人有功,从洗脑班的主任提拔到了610主任,随着权力的扩大其残害好人的范围就更大。而且这样一个专门迫害好人的臭名昭著的黑窝,不久前被中共恶党树成了一个模范典型。从这件世人眼中觉得不可思议的事中,再次印证了招远洗脑班的所有罪恶之根源就在中共恶党!

善良的人们,招远洗脑班究竟是个什么东西?让事实来说话。

招远洗脑班历年的种种罪行这里先不说,仅最近的几个事例,就足以说明问题。也希望人们自己来评判,不要再上当受骗。

柳耀华,女,40多岁,招远市辛庄镇老店村大法弟子。今年阴历9月份,镇政府人员温晓霞带领四个武警闯入柳耀华家中,将她强行绑架到了洗脑班。她刚一下车,就被洗脑班几个人气势汹汹的拖入了一间专门以酷刑折磨那些不“转化”的大法弟子的无窗的黑屋子里,她被戴上手铐、脚镣,胸前还拴上一条铁链子,固定在一个铁椅子上,身体无法动弹。随后几天里,因柳耀华不“转化”,天天被几个恶人用各种办法折磨(参与的恶人有孙其全、姓徐、姓赵的几个主任等),他们用鞋底、用书狠抽她的脸,直到打的她的整个脸都肿了起来,嘴角不停的流血,恶警们直到打累了才住手。姓徐的主任用一硬物猛击她的头,使她血流满面,又用手指抠她的眼,用穿着皮鞋的脚使劲的又踩又碾她的双脚拇趾(她没穿鞋),钻心的疼痛几乎使她昏了过去。她被两天两夜铐在铁椅子上不能睡觉、不让吃饭、喝水、上厕所。孙其全领一帮人轮番用脚踹她的脸,他们累了,就用手铐把她的双手背铐,用绳子把她吊在空中双脚离地,一吊就是4—5个小时,放下后再铐在铁椅子上,第二天又吊起来,就这样,柳耀华在十多天里,几乎天天都在酷刑折磨中度日,过着生不如死的地狱般的生活。

杨文杰,女,40多岁。因坚持信仰法轮功,被招远市610非法劳教三年,今年正月期满,被直接拉入招远洗脑班。因她决不放弃法轮功,又被非法关押了8个月,其间连她老父亲病重到去世都不允许她回家见上一面。2004年10月10号左右,杨文杰又被送去劳教三年,送往何处不知道。在这8个多月当中,杨文杰被招远洗脑班酷刑折磨的死去活来。恶人用绳子将她身体捆紧固定在一个地方,几个人一齐围攻,用皮带、绳子、棍子朝她全身拼命的又抽又打,打得她全身皮肤青一块紫一块;多次将她的双手背铐在身后勒紧脚离地吊在空中。她的双手腕被勒得皮开肉绽,鲜血不停的向外流,后变成了一片紫疤;曾经三天三夜铐在铁椅子上不准她吃饭、喝水、睡觉。有几次恶警将她的两臂拉直,用绳子捆紧让她贴墙连续站立几天,在送走的前几天,洗脑班的恶人指使邪悟者刘玉玖到社会上找了一个地痞,用酒将他灌醉后带到杨文杰的房间,叫他打杨文杰。这个酒后完全丧失理智的地痞,发了疯似的打杨文杰。杨文杰被打得三天三夜都爬不起来,几乎被打死。

王飞,20多岁的小伙子,因不转化,被洗脑班的恶人们用电棍电得满地打滚,声声的惨叫声撕心裂肺。

王淑华,女,40多岁。2005年阴历10月初被绑架到洗脑班。她拒绝转化,以绝食抗议被铐、被吊,遭受了各种折磨,现已绝食20多天。据知情人讲,她整个人现已完全脱相,身体状况非常不好,但仍被关在洗脑班。

夏美芬,女,40多岁。因不“转化”,被铐在铁椅子上5天5夜,被吊了9个多小时,后被非法判了两年劳教。

陈淑华,女,被铐在铁椅子上3天3夜。此外,李德珍、张淑香、王松武等很多人都坐过铁椅子、被铐、被吊。即使70多岁的老太太恶人也不放过。

恶人们对外地送来强迫“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迫害更为严重。因现在周边县、市的洗脑班大部份都解体不存在了,所以,这一阶段,不断有外地的大法弟子被送到招远洗脑班来进行所谓“转化”。他们来到这里,只要不转化,就要遭受酷刑。仅举一例:

王德江,男,牟平人。他于今年8月下旬被拉到招远洗脑班。因他被抓时受伤,不能站立,一下车就被抬着。恶人一步踢他一脚,并恶狠狠的说,看你转不转化,一会叫你躺在地上。洗脑班的主任用脚先踩他的下身,有用脚将他的头抬起,随即将脚抽出,让他的头摔在地上,这样多次反复,还用脚朝他的身体上踢。折磨够了,才把他抬进监室。尽管他已被打得不能站立,他们照样把他绑在铁椅子上,上身用铁链子拴紧,戴上手铐、脚镣。因他很坚定,决不放弃自己的信仰,以绝食抗议对他的非法关押和人身迫害,几天后,几个人按住他的头,强行给他灌食,他一口一口的吐着血沫。那个主任站在一旁无丝毫的同情心,并逼问他到底转化不转化,当王德江坚定的拒绝时,他恶狠狠的说,在招远你不转化就别想出去,我们这里办法有的是。他们把他双手向后铐住吊在暖气管子上,只有脚尖能碰到地面,因手铐太紧,时间不长两手腕勒出了大血口子,鲜血不停的往外流。为了防止他讲话,恶人用电线使劲勒住他的嘴。把他的嘴勒的根本就无法动弹,剧烈的疼痛使他昏死了过去。(直到现在,他的嘴还没有恢复正常,一讲话就不停的流口水。)等他醒来后,发现自己的腿完全变了样,颜色变成了一片青黑,左腿越来越粗,比右腿粗两倍,右腿却越来越细。即使这样,那些人仍然不放松对他的折磨,继续绑住他的右腿,给他戴着手铐。那里的医生看到情况十分不好,才让他们把他送到了医院,医院的医生说有生命危险,必须锯掉腿。后来送到了烟台毓皇顶医院住了几天,因他家中困难无力承付昂贵的医疗费,地方当局才下令叫他家人把他接回了家。由于他的身体被迫害的十分惨重、生活不能自理,只好由他80多岁的老母亲伺候。直到现在,王德江的身体状况仍然不好,腿已瘸,腿脚肿的厉害,连鞋都无法穿。

总之,只要被抓进了招远洗脑班,只要不按照他们的意图办事,不写所谓的“几书”,不所谓的“转化”,就要受刑遭罪。电视台、媒体等鼓吹宣传的招远洗脑班的转化成果,取得的巨大成就,就是这样得来的,所谓的法制教育就是这样教育人的,中共恶党的典型就是这样的,那么,恶党的邪恶本性还需要质疑吗!

我们衷心的呼吁招远市大法弟子加大揭露本地邪恶的力度,让正义的世人都清醒起来,共同讨伐邪恶。希望善良的人们伸出您的双手,用您的善良和正义,与我们一起齐心协力,共同把这个危害招远人民的人间魔窟——招远洗脑班尽快铲除,净化招远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