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恶警村干部迫害大法弟子李红兰 【明慧网】

天津恶警村干部迫害大法弟子李红兰

【明慧网2005年12月2日】李红兰,女41岁,天津市武清区崔黄口镇幌刘庄村民。自从99年4.25以后,李红兰就成为被迫害的对象,至2003年间,武清区看守所、崔黄口镇派出所、村干部(马学义、马洪武、肖广臣、肖文玉等)不断剥夺李红兰炼法轮功的权利,上门骚扰,非法抄家、非法关押、勒索钱财、甚至酷刑迫害,包括手摇电话机过电、灌食、抽嘴巴、站军姿等,企图强迫李红兰放弃修炼。

1997年6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通过修炼法轮大法使她明白了做人真正目的。她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处处与人为善,生活充实,家庭充满了祥和、快乐。就在她沐浴在大法修炼中,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时,邪恶的迫害发生了,这场浩劫使她及她的家庭遭受了严重迫害。

1999年4.25以后,李红兰成为被监视的对象,家中的电话被监听,每天出入有村干部跟踪,进入7月份以后,她出入的村口有大队派去的村干部(马学义、马洪武、肖文玉等)把守。她去镇上赶集村干部要问干什么去,然后再身后跟踪,每天晚上6-7人在她们家院子中看着她们学法,早晨有人盯着她们炼功。7月15左右镇政府来了6、7个人,为首的什么经委主任李××要她交大法书和师父的讲法录像带,她不给,镇政府的人就威胁、恐吓她。

六月中旬村干部马则虎、肖文玉、马玉贵等5、6人来到李红兰家,马则虎拿出一张报纸给她念,念完后说:上边让我们来的。

7月17日晚上8点多,她们正在学法,她家的电话响了,是崔黄口镇东赵庄大法弟子打来的,说是她们村的村干部正在抄师父的法像。电话线在通话中突然中断,家人出去一看,是电话线被人割断,问院中的看着的大队干部谁割的电话线时都说不知道。第二天有一大队干部说:昨晚我碰上有人拿镰刀割的电话线,我去追,那人跑到公路上,上了一辆停在路边的黑色轿车上,我没追上,车就开跑了(李红兰的家在公路边)。

7月18日上午村治保马洪武通知她到镇政府开会。全镇每个村的大法弟子大部份被骗到镇政府开会。会后强行要每个大法弟子表态放弃修炼法轮功,不放弃的就叫来家人又打又骂。逼迫学员写保证,才让回家。但镇政府中仍然非法关押着10多名大法弟子不让回家,白天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围攻、恐吓。晚上把她们推到院子里,每人对着一棵树不许动,让蚊子叮咬她们。

7月18日下午,镇政府却派10多人冒着大雨抄了李红兰的家,抄走师父的大法像3张、法轮图4张、论语1张和一套小法像、手抄《转法轮》一本。7月18日晚李红兰仍被非法关押在镇政府,被强迫不能直腰。

直到7月19日凌晨把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李红兰、杨素云(二人塞进车的后备箱里)、孟昭英、温秀珍四人送進武清区看守所。看守所给她们一个15天的非法拘留票,说是:“扰乱公共秩序”。 李红兰只是为了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却被扣上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被非法关押了7天。家属接她回家时,看守所收取费用63元。

李红兰被非法拘留后,她的爱人王有连也被带到派出所,派出所所长李洪信还动手打了他。他们7岁的儿子被扔在家里,无人照管。自李红兰从看守所回家后,崔黄口镇派出所片警崔伟贤每天叫她到派出所写认识,逼迫她放弃修炼。

9月8日李红兰履行宪法赋予权利,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9月9日晚回家后,被崔黄口派出所传讯,副所长卢建、恶警杨永利听说李红兰去北京了,凶狠的抽她的嘴巴,第二天上午恶警王守成用电棒电她半个多小时,然后叫她蹲马步,不叫动,并扬言,就这样叫她站着直至虚脱而死。

9月10日李红兰被非法关進崔黄口镇政府办洗脑班7天,在洗脑班强迫她读诬蔑大法和师父的文章和写所谓的“认识”。

9月16日深夜她被以“妨害社会管理秩序”关进武清区看守所拘留15天(拘留票是9月13日早就签发好了)15天后武清区看守所拒不放人,以“妨害社会管理秩序”再次拘留10天,理由是正值“十一”期间怕上北京。10天期满仍不让回家,原因是99年7月19日拘留15天,提前9天回家,还需加期9天。一直非法关押到10月25日才被释放回家。她回家时看守所收费用576元。每天14元。看守所中一百多大法弟子,每个监室15-19人不等,睡觉时根本就不能动。34天的非法关押释放后仍不让李红兰回家,又被送进崔黄口镇派出所,派出所里非法关押着7、8大法弟子。每天对着墙站着或做强行“转化”工作。

10月22日派出所所长李洪信将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叫进屋里,谈话后才让她们回家。刚刚回家,晚上派出所7、8个警察闯又进李红兰家,强行叫她表态放弃修炼,否则立即带走。

10月27日因有两名大法弟子进京上访,抗议派出所的非法关押。派出所片警崔伟贤找到李红兰,问她:“对那两名大法弟子进京上访有什么看法”。她说:“去北京没有错,那是宪法赋予他们的权利”。于是李红兰和她的叔叔李树仲(大法弟子)被非法拘押派出所(白天去、晚上回家)。每天对着墙站着中午不让回家,还强迫他们擦地、扫院子、擦车、帮厨房做饭。

11月13日早上,李红兰刚到派出所,叔叔李树仲含泪告诉她,昨天晚上没叫他回家,恶警们用手摇电话,两端拴在两个大拇脚趾上不停的摇,电的他死去活来,强迫他放弃修炼,现在放他回家。李红兰在派出所继续被非法关押到25天,11月23日回家。回家后必须每天去派出所报到,一直到12月31日才停止。

1999年10月派出所片警崔伟贤要走了李红兰的身份证,至今未还。自1999年7.20后崔伟贤、治保马洪武经常到她家骚扰,还给大队施压,支部书记肖广臣、村长马××也经常打电话,干扰李红兰的正常生活。

2000年8月19她去崔黄口镇小区向世人讲真象、散发法轮功资料。被恶人马文强、齐俊珍二人举报(二人均已遭报)。三天后,恶人村治保马洪武带领派出所恶警崔伟贤、杜××等4、5个人闯进李红兰的家中,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到处乱翻,非法抄家。抄去大法书籍13本、师父讲法录音带2套(大连、广州)。强行将李红兰绑架到派出所,8月22日被关进武清区看守所非法拘留。非法关押30天。回家时,被强行缴费420元。

在拘留期间武清区看守所强行带李红兰、刘成俊(大法弟子)去武清区党校洗脑班。党校会议室的座位上事先贴好了被强行“转化”大法弟子的名字,叫进去的大法弟子对号入座,崔黄口政法委书记刘良、片警崔伟贤和镇妇女主任去帮教,坐在附近看着,大厅内外戒备森严,如临大敌。然后播放诬蔑师父、大法的录像,有几个犹大发言,事后分小组强行转化。事后又被送进武清区看守所。

2000年12月1日,李红兰和杨素云去看望被非法劳教释放回家的周作侠,由于周作侠在劳教期间被邪恶转化,致使周作侠打电话报告派出所。李红兰还没到家,恶人马洪武、派出所恶警崔伟贤带领七、八警察非法抄家,抄走炼功带子2盘。李红兰刚到家不由分说强行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审讯。李红兰和杨素云不配合非法拘留,拒不签字,恶警扬言没有错不签字也送进看守所,就这样李红兰又被扣上“煽动扰乱社会秩序罪”,被非法拘留15天。回家时,被勒索缴费240元。

2000年12月16日,家人接李红兰回家,村治保马洪武也跟去了,他说:镇政府通知不让回家,必须去镇政府办的转化洗脑班。在镇政府已经关押着10多名大法弟子被强行“转化”。她们每天打扫卫生、擦楼梯、拔草、装卸东西。晚上到院子里冻着,不叫穿棉衣,然后每个人被带进三楼一间不开灯的房间里,屋里有四、五个恶人凶狠的打这些大法弟子,逼迫他们放弃修炼。参与迫害的恶人张树山、刘洪生、高柏臣、陈玉华等。

2000年12月16日晚上,李红兰被带到镇政府三楼北屋。四、五个恶人叫李红兰跪下,她不跪,四、五个恶人强行将她踹倒跪下,连喊带骂。

2000年12月17日晚李红兰和大法弟子张学连(男)被关进二楼会议室,恶人张术山和其他政府人员,强行让李红兰和张学连站军姿,脸对着暖气片,双手贴在两侧裤线中,腰板挺直,不许动,头上顶着一本书,头上的书稍一偏就非打即骂,一直站到李红兰昏迷过去,才停止。

2000年12月18日晚把在院子里冻着李红兰带進三楼一间不开灯的房间里,屋里有四、五个恶人看不清是谁,其中一人是上文的李××,还有团支部书记孟庆勇、恶人陈玉华等。一人叫李红兰跪下,她不跪四、五个恶人强行将她踹倒跪下,拳打脚踢、揪起头发,狠命的打嘴巴,打的她两眼冒金花,两颊都是檩子。打完后推倒院子里继续冻着,直到凌晨才让休息。12月29日,镇副书记高××和政法委书记刘良强逼每个大法弟子表态,说违心的话。直到2000年12月31日让大队书记做保人,并叫家属交3000元“保证金”才放回家。保证金至今未还。

2001年的正月李红兰和弟媳在屋里正说话,恶警副所长卢建、崔伟贤没打招呼便闯进屋中,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直接就打开抽屉,到处乱翻,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两本,又强行将她绑架到派出所。恶警们用手摇电话,刑讯逼供。强行叫她脱下袜子,电线两端拴在两个大拇脚趾上不停的摇,李红兰质问恶警为什么绑架她,并非法刑讯逼供。卢建、崔伟贤凶狠的打她嘴巴,说她给别人真象资料。将她非法关押在派出所7天(白天去、晚上回家)。调查未果,才让回家。

2002年9月11日中午1点多,新调任的副所长王树旺、片警崔伟贤带领7、8个恶警突然闯进李红兰的家中,进院就将门反锁闯进屋中,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到处乱翻,非法抄家,李红兰质问并阻止恶警们的非法行为,恶副所长王树旺指使两个恶警(李水、孙志刚)看守她,不许她动,恶警们依然抄家,抄家过程中大法弟子高玲到她家去,恶警开门将高玲拽进院内,又将门锁上,逼问她干什么来的。非法抄家一无所获情况下,在亲属和老乡亲的指责下,强行将李红兰绑架到派出所,恶副所长王树旺不准亲属打电话告诉李红兰的爱人她被绑架和抄家了。

2002年9月11日晚上,派出所恶警们又去李红兰家非法抄家,未得逞。次日凌晨5点,恶警们又砸门,闯进她家,把家中所有的地方都翻遍,四处狼藉,把封好的八缸小麦全部打开翻乱,致使小麦发霉、老鼠糟蹋造成很大损失。早晨6点李红兰儿子(10岁)要开门上学,恶副所长王树旺不许他开门,强行把孩子推进屋中,孩子仍要上学,王树旺扬言把他带到派出所去。致使孩子受到惊吓,一天不能上学。李红兰在派出所非法关押的第二天,新调来的派出所所长刘卫民喝的醉醺醺的,他的双腿放在办公桌上,一副流氓嘴脸,说一些不三不四的话,诬蔑、恐吓她,旁边站着凶神恶煞般的协勤队长王振国,瞪眼、怒吼、时刻准备要行凶。

9月13日晚派出所把两天没有进食、水的李红兰(以煽动扰乱社会秩序、妨害社会管理秩序)送进武清区看守所拘留30天。李红兰在看守所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要求无条件释放。看守所第七天开始给她灌食。拿很粗的管子从鼻孔直插到胃中,强行灌食。参与灌食迫害的是看守所教导员崔宗海、狱医程某、纪某和一些犯人。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到40天才回家。(回家时缴费420元、医疗费50多元)

2003年3月18日,片警崔伟贤和协勤毛××来到李红兰的家,崔伟贤说:派出所新调来一个所长要和你谈话。她表示不去,崔诱骗她说所长很忙,到所里了解了解情况一会就回来。将她骗到派出所后非法强行又送進了武清区看守所,第7天,区医院来了好多大夫强行给李红兰灌食,致使鼻孔出血,呕吐不止。非法关押8天才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