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清魔性 努力根除

【明慧网2005年12月20日】我在1996年得法,多年的修炼中有一个根深蒂固的执著一直在“魔”着我,这就是对亲人同修经常发火的暴躁的魔性。

我的这一魔性的主要表现是:我觉得我母亲悟性低,常人心重,没有主见,对有的问题一会明白一会糊涂,爱唠叨;所以在与母亲交流时经常发火,不发火时大多也是一脸的严肃,魔性上来时,有时态度更过份。

从开始修炼我就把这个问题列为我修炼过程中的一个主要的大关,可直到现在这个问题还在困扰我。我必须惊醒了,正法修炼到了这个阶段,如果自身存在的这么严重的问题再不下决心彻底解决,且不说对不起师尊,我能对得起谁呢!

暴躁的魔性长期去不掉,原因何在?冷静的悟一悟,我想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1、没有做到向内找。尽管我每次发火后都后悔,也找自己,但并没有真正的向内找,只是浮于表面,有时还为自己辩解,不辩解时也潜在的在想:我这是真正对你好,你这些问题不严厉的给你指出来能行吗?我为什么对别人不这样,如果你没有这些不足我能对你这样吗……其实所有的“理由”不恰恰在滋养着一直想去而又去不掉的魔性吗?我对母亲发火怎么能说是“真正对你好”呢?

2、为情所困所扰。我一直觉得自己对情不执著了,但在对亲人同修发火这个问题上却恰恰暴露出了自己很重的情。为什么对常人和别的同修基本能做到心平气和,而对亲人同修动不动就发火?因为在亲人面前可以无所顾忌,对情的执著也最容易暴露无遗。为什么看到别的同修的不足甚至比较严重的问题不那么着急,甚至一点也不动心,而看到亲人同修的不足就容忍不了?因为是那个情在起作用,以至于原本不大的一点小事有时候都会搞得不可开交,根本不是理智的语言行为。

3、修慈悲心和善心不够。我体会到,在情的带动下,不慈悲、不善的东西在亲人同修间的矛盾中很容易暴露出来。有时候语言用词尖刻、激烈,自己还想:说重点对对方有好处。其实这却是恶的表现。

4、执著自我,不能包容。没修炼之前我在家里养成了遇事好做主的习惯。修炼后又觉得自己悟性高、精進,对别人经常指指点点,无形中就在按自己的认识去要求别人,看到亲人不精進和有不足时就着急,就好说,不符合自己的意愿时就好急,那时就忘了自己不也存在许多不足,做不到体谅别人,不能包容。专横霸道的心在谈认识时也能表现出来。

5、从法中给自己找借口。我经常找的借口是:我们修炼是从微观向表面来,执著心是一层一层的去,没到表面之前还会有表现;修炼人之间就是有矛盾,要不怎么提高啊。

我今天写这个体会的目地,一是把自身的这一魔性曝光,并尽快去除它,不辜负师尊的苦心救度;二是借此提醒与我有类似情况的同修惊醒,我发现我周围其他的亲人同修中也不同成度的存在一些问题,有的也比较严重。

我该清醒了,根除自身的魔性,溶于法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