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法中去掉执著,在正念中解体干扰

【明慧网2005年12月7日】几番思量后,我才开始动笔写出自己得法几年来的修炼体会。在动笔的前后、交流稿发出后到现在,我经历了一个艰难的过程,这是一个从风起云涌到风平浪静的过程,将内心的污浊暴露;在这个过程中,伟大的法不断的荡涤我的心灵,纯净着我的一思一念。于是,我就想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以使我们能共同在法上提高,更稳健的走在神的路上。

因为觉得自己没有多少轰轰烈烈的事迹,一切都是那么平凡,更多的时候是在磕磕绊绊中修正着自己,那颗难为情的顾虑心令我犹豫再三。后来我想,无论如何我也要写,不仅是支持大法学员自己网站的问题,也是面对自己没修好的一面,让干扰我的内在和外在的因素解体。但我仍然心有胆怯,不敢让别人知道我写什么,就在悄悄中完成了交流稿。当时我就知道自己有怕被阻拦的心、怕被说写的不好会被嘲笑的心。把交流稿写完后,我有了一种轻松的感觉,但却有那么一点不自在。当把稿件上传后,我每天上网时都有一种盼望的心情。

不几天,师父的新经文《成熟》发表了,我看完第一遍时,心里突然难受起来,自己认为:被师父肯定的大法弟子中没有我。我修的太差了。那种失落感一下就抓住了我,使我瞬间变的消沉起来。而且在此前后这一段时间,忽然什么事都出来了,我陷在情的包围中不能自拔,亲人对我横眉冷对了,在单位里忽然什么都不好了,同事对我有了意见,真象也不好讲了。从而带动了许多常人之心,为亲人的委屈而委屈,为亲人的不满而心存内疚,也因同事的态度而忧心忡忡,由此而在处理事情方面少了大法弟子的正念,出现流于常人的做法,如果不是及时醒悟,肯定会造成不好的后果。

我的执著心好象全都涌出来了,压得我喘不过气来,过去的某种病症又冒出来了,而且身心非常的疲惫,我马上意识到这是邪恶因素的干扰,在否定它的同时,我开始向内找。我告诉同修自己看到师父的新经文《成熟》后的思想活动,而且这段时间忽视了学法,同修建议我看看《越最后越精進》。我一遍又一遍的读《越最后越精進》,静心领悟,每看一遍都如一重锤敲击!

我决定从头看师父的所有讲法,并马上付诸行动。在这个过程中,我的心不断被触动着、也不断被感动着,我更深的理解了师父传法的艰辛,也更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神圣的责任。

“人的修炼,就是最大放弃人的执著心的过程。为什么这件事情看这么重?是因为你在头脑中所想的、所执著的、所看重的这件事情就是一堵墙,是离不开人的一堵墙。”(《在新西兰法会上讲法》)

是啊,这段时间我已经感到了自己的一大堆执著了,可总是不想面对、也怕放下,其实也是一种怕心,那种强烈的自以为是的心、那种害怕自己写的文章不能发表的心原来一直在我心里捣乱,而看到师父的新经文《成熟》后又感觉自己的交流稿比不上同修而羞愧、害怕自己修的不好没有跟上而锥心刺骨的难受,说白了不就是名利心和私心吗?!

“邪恶是无孔不入的,你们一念一行邪恶都在虎视眈眈。”(《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我在写稿和发稿的过程中,还在为自己找理由掩盖这些执著,以至最终被钻了空子。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自己的名利心已经修去了,现在却又显露出来!师父在法中不断的提醒着我们:“我告诉大家多学法、学法、学法、学法呀”(《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我想,作为师父的弟子,真的要听师父的话,那么学法就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根本,没有坚实的学法基础,救度众生就等于一句空话!

当我在学法中尽量放下顾虑心、放下面子观念、放下强调自我的私心的时候,我能静下心来了。认真阅读法会交流文章时,心中有的只是对同修们正念正行的感动,对未来伟大觉者神念的赞叹。有一天不经意间看到我的交流稿出现在明慧“弟子切磋”栏目时,虽然没有入选“法会”,我依然感受到了师父的殷殷期盼和鼓励。

当我全身心溶在学法中时,难受、委屈的心不见了踪影,心底开始变得祥和安静。我尽量不错过整点发正念,也抓紧时间炼功。不觉中,那个强烈的自我渐渐淡去,我的“真我”回来了,正念更足了,邪恶因素的一切干扰与制造的假象顷刻烟消云散,我的身体奇迹般恢复,而且变得更好!周围的环境也开始和谐起来。学法和修心使我“柳暗花明又一村”。

师父在《越最后越精進》中告诫我们:“我知道你们明白后会很快跟上来,但是你们要能在这条最伟大的神的路上少走弯路、不给自己将来留下遗憾、别拉开层次的距离,才是我与你们以至期盼你们的众生的愿望。”

同修们,让我们走正这最后的一段路吧,“越最后越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