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重视消除发生在同修内部的干扰


【明慧网2005年12月23日】几年来我们地区一直存在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就是来自同修间的干扰,且不止一例,而且从未引起重视。大家都在承受着、互相牵制着。人为造成的矛盾、间隔,削弱了我地反迫害讲真相、救众生的整体力量,使大量的同修不能走出来,阻碍了众生的被救度。内耗中又耗费了许多同修的精力,给整体的配合协调造成很大的障碍,可说是苦不堪言。今天之所以把它提出来,是因为我们不少同修都忽略了它的破坏力,在此提出,请同修重视。也是要曝光干扰同修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使之不能再起到破坏大法的作用。

对来自同修干扰这一问题,过去我们意识的基点都是停留在人的思维上看问题,把它当作是常人心重的表现,而没有意识到这正是旧势力在利用执著心重的学员在干扰大法的整体,使整体在内耗中消减修炼的意志,阻挠正法的進程。

比如,我们这个区有这么一位老年同修,老学员了,在此称她老陈吧。三件事一件不落,给人的感觉挺精進,就是不修心性,特爱啦常人呱。个性又特强,妒嫉心也很强。每天按部就班忙完她的事就要找人解闷,永远有诉说不完的烦恼,宣泄不完的怨气。今年老伴撒手人寰时她承受不住了,我们尽力帮助她从消沉的状态中冲出来,并指出一方面是邪恶迫害的结果,另一方面是自身的漏洞造成的,但她不承认有漏洞。

老陈专爱找精進的弟子啦呱,对不精進和走不出来的同修不屑,常说些不负责任的话。当精進的同修被她干扰的状态不好时,她就说××状态一点也不好,那自然也就不来往了。等同修自我调整好了状态,她就又来了。就这样用不同的方式反反复复干扰着众多同修。因为带动一个学员走出来不容易,我们只好一个个去调解、宽慰、尽量消除矛盾。前几日网上同修有一篇文章中写道:“还有一些同修,表面上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样样都没落,但最近还是被邪恶绑架或骚扰。交流后意识到,他把这一切都当成了模式,每天在按部就班以至麻木的做着三件事,却抱着固有的观念、状态不放,内心早已失去了精進的意识。”我读后很有感触。

同修们都在为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而奔忙着,而人为的干扰和矛盾,影响着大家讲真相的心态,真是后院起火,首尾不能兼顾,更有邪恶虎视眈眈在瞪视着我们,我们真是感觉好辛苦。当这个状态实在不能再继续下去的时候,有两次我很严肃的给老陈指出要注意自己的行为以至小节,并不允许她再占用我宝贵的时间,给我造成严重干扰。当时老陈没想到一向很顺意的我竟能如此严肃的说她有错,立即反唇相讥:

——师父说:如果你是真心为别人好,说出的话是会打动人的,能使对方落泪。而你说出的话不能使我落泪,就说明你不是为我好,没有慈悲;
——你说我有执著,是因为你有这个执著才看出我有执著。师父说了,两个人发生矛盾,第三个人看见了都要看看自己,向内找。你应该找找自己,为什么看到了我有执著;
——我们家发生那么多事是另有原因,我没有漏洞,是因为整体配合不好、有漏,才造成××被迫害,离家出走;
——你说我干扰了你,但你现在说我干扰你,就是在干扰我,我已经被干扰了……

听了这些话,我真是倒吸一口凉气,师父的法都被她断章取义运用到这儿了。是,我是应该向内找,但这并不等于说可以以此作为掩盖自己人心的一个借口。那我们都向内找修上去了,老陈你怎么办?你给整体造成的损失怎么弥补?

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说:“比如中共党文化中有一个说法,叫别人做好时自己得首先做好,那么有人干坏事时被别人指出后就会说:你还没做好你别管我,你要管我你得首先做好。这同以上的认识是一样的歪理。”用法对照过后现在我才渐渐的悟到,其实这已经超出了修炼人执著心的范畴,是旧势力在利用她的执著操控着她干扰大法学员,而她本人却不知觉,被利用的理智不清。有一次我在截住她的话头后轻言细语的对她说:你的老毛病又犯了。你有没有察觉,你经常是正说着大法主题,突然间就蹦出一段和刚才的话题毫不相干的一段话;当你抢着发表意见时,说出的竟是莫名其妙的话,让支着耳朵听的人瞠目不知何意。老陈说:那一刻不是我主元神在说话,是另一个在说话。听的我悚然。

老陈对我的干扰最为严重,几年来我一直都很困扰,又碍于情面没能给她指出来。当我状态不好时,甚至都很怕她再来找我。有时我试图阻止她继续,她就态度强横的逼我听完她的一件件家事,我真的想躲着她。但是考虑到我区的整体,又不能排斥她,毕竟她也做了很多大法的事,对本地整体情况也比较熟悉,她也就仗着这一点认为自己比别人精進,不接受别人的意见。还有,她总是搞不清楚大法修炼的安全原则与搞封闭之间的关系。各个上网点她只要知道都去掺和,而需要她配合帮助的却极力封闭,以至于我们这一片长期无法自行解决资料问题。由于2003年之前我基本上一直流落在外,本地情况根本不了解,想请她协助提供部份帮助,她就大动肝火,但等我们资料点能基本运行时,她就又来掺和,而且不修口。因我们这片全是五、六十岁以上的老太太,又由于怕心谁也不愿承担技术工作。片与片之间又互相戒备,互不往来,个人资料点真是在极其艰难的情况下自己摸索,突破技术难关建立的,遇到难题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幸好,我没向困难妥协,但却时常难过的掉眼泪。我认为独立运作与个别的技术帮助并不矛盾,独立运作不等于互相封闭、排斥。而且我一直保持低调,不张扬。

前不久在和一位多年未见的同修交流这一困扰我多年的问题时,同修指出,你不觉得这是一句很不好的话吗?因为你有执著,你就不能指出她的执著?因为你修得不好,你就不能指出她的人心吗?师父在法中不是早就指出过了。同修一句话点醒了我,是啊,我一直消极承受着旧势力的迫害,没有用法理去分析这个现象,也一直没帮老陈走出旧势力的安排。

2003年底我被邪恶的劳教所迫害的生命垂危刚放回来时魔难很大:肾功能衰竭,全身关节老化,坐不久腰胯就麻痹不能行走,还有部份失忆症;独自一人,生活难以自理又没有经济来源;单位610三天两头骚扰逼迫我写思想认识,并以安排临时工作及恢复职工身份相要挟,邪恶的迫害一直在继续。多方面的魔难造成我很大的精神压力,身体复原也很缓慢。由于我区实修弟子大部被陆续抓捕入狱,因怕心很多学员都过起了常人生活,长期接不到大法资料,呈现一盘散沙的状态,正由于此邪恶才更肆无忌惮的迫害精進的弟子。因此学员急需交流提高,一盘散沙的状态必须尽快改变。既然让我看到了问题,就是我该做的,没有推托的理由,这也是破除邪恶的迫害所必须做的。那时我急需的是多学法,尽快清除体内不正的因素,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進程,并及时曝光邪恶对我的迫害。

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听她啦呱对我来说,真是一种漫长的煎熬。而老陈能从中午12点一直啦到3、4点,我真是累的有气无力在那听。她的时间安排很紧凑:上午学法,下午或晚上找人啦呱。为怕我有事出门,她提早吃完饭就堵我在家里,有时我正念都发不完。而且每星期两、三趟很准时。每次听她啦呱不一会儿我就会出现意识模糊,象被催眠了一样,又好象被灌了迷魂汤,过后许多天我都会精神恍惚(与邪恶骚扰我时出现的状态相同)。刚调整过来,她就又来了,连续一年多的时间,那难受的滋味真是没法说。再后来我就出现了狂躁、易怒的精神失控状态。心中的魔乱蹿,我感觉快要失控了。但我的内心很清楚它不是真我,生命将要离开大法的那种恐惧使我惊惧的向师父求救:师父救救我,快救救我,我不要离开法!同时我也向老陈宣布,你不能再强迫我听你啦常人呱,往我这倾倒这些没有意义的东西。她一下蹦了起来,振振有词,但那以后,确实也安静了几个月。

静的这几个月中,我抓紧学法炼功,全天发正念,利用各种方式揭露邪恶对我的迫害,环境逐渐的在改变。这期间老陈又干扰过几次,我的状态时好时坏。为了不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我都是极力控制自己的表面,内心翻腾多厉害,表面也是极力压制着不显现出来,真是好累好累。那时心性也降到很低很低,对老陈是怨恨,当我被干扰的痛苦时,也曾想她是不是旧势力派下来迫害的。通过此事我也发现怨恨之心一直没去干净,去掉一层还有一层,虽然时时提醒自己不要有怨恨心。

其实我真是鼓起很大的勇气才给老陈指出来的。一是怕伤和气,二是怕她承受不住消沉下来,一次只能指出一部份。果然她说:“我的天都塌了”。我真是无法理解修炼这么多年,还不明白去执著的法理吗?别人指出我们的执著是塌我们的天吗?这样一来我真的无话可说了,只有暂时不来往,让她冷静一段时间。我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陪她闲聊,还有许多的事做不过来呢,她也真是耽搁了我很多事。其实那是旧势力和观念在说话,因为我正念抵制了旧势力的迫害,确实把邪恶的“天”塌了,所以不能再顾及人的面子消极承受。本来我区实修弟子就少,至今仍有数人流离失所和身陷牢笼,又有人邪悟助纣为虐,所以讲真相、救众生的重担就落在了很少的一部份同修身上。因此我区救度众生進展的很缓慢,情况也很复杂,经济迫害严重,大多数学员都未走出来,精進的同修都很着急。经常听到同修说:咱这地方的人太难救了,越富裕的地区人心越坏,不接受真相。其实我想,没到最后还不能下断语,也不能随意就定住了这事。师父把这一方众生交给我们,是我们没做好,阻碍了众生得救。当然邪恶不易分辨的干扰也给本地造成极大的障碍,使我们腾不出精力破除更多的邪恶。

据我所知,许多地区都有个别学员干扰同修的现象存在,几年前就有。以前外地就有同修和我交流过此事,都是摇头、无可奈何,多采取避而远之。我区另一片也有一个年龄较高的老年同修,一切必须以她为中心,包括先学法还是先炼功、学哪本书;不论什么事她都必须知道,一违她的意就骂声不绝;谁给指缺点就是捅了马蜂窝,根本不修心性。集体学法时闹的学不成,不让她来更不得了,怎么帮也不行,还得经常向她赔不是。大家都向内找也找不到原因,只有让着她,她也倚老卖老让别人都敬着。几年来谁也拿她没办法。大家没有谁动气,但整体上干扰了证实法、讲真相的事情,很无奈。几次与我们交流此事“怎么办,怎么办?帮我们找找原因。”有同修就提建议,这种人你越哄她越上劲儿,先把她晾一边,不管怎么闹你们只管轮流读法,别接她话茬。这个办法还真管用,都不睬她了也就好了,反过来主动和同修认错。

事实上这都属于同一种干扰形式,都是旧势力所为。联想到有些地区个别同修长期不按法的要求修心性,在“病业”关上反反复复,“病”一重,就要同修都去她家帮助发正念、学法,“病”一好就过常人生活,根本不象修炼人,牵连很多同修精力,也使很多同修感到困惑。旧势力就是利用我们对法理的不清迫害着我们,让我们分不清又深陷其中。找不到根子上的问题就排除不了干扰。

当我一层层的剖析、否定之后,我脑中困扰两年的浑浆浆的昏胀感觉消失了,脑子清凉了,学法炼功、发正念都能稳下来了。很长时间以来我总是不能安静,拿起书来就想发正念,刚一炼功就想学法,一发正念就想上网,也只有上网能稳住我的心,其它的一样也做不成,但这已经偏离了法了,所以做资料总是问题不断,机器总也不听使唤。当我终于理清这个问题,并对旧势力说:我知道是你在做恶,我要解体你、曝光你,干扰瞬间也就解体了。心安宁了,就能安安静静的学法、炼功、发正念,很多事都顺了。

师父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第2页)抱着执著不放怎么回归,没有强大的执著又怎么会被邪恶利用。在此希望被旧势力利用的同修正视自己的执著,把旧势力的因素从自己的体内清除出去,理智起来。

从明慧网上我们看到现在大家都在查找自己的根本执著(入门时的想法,阅《走向圆满》)和背法,以尽快达到本性的回归。大法对我们的要求更高了,怎么还能死抱着那些枝枝杈杈的执著不放,层次拉开的是不是太大了?

当我完成这篇草稿时,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发表了:

“ 弟子问:我们地区有学员学法修炼好多年,但经常有过激行为,而且个人脾性很差,很多人受到影响。有同修觉的这样的人不是学员,应该清除出去。

师:学员中旧势力是安排了一些人捣乱。它的目地是不叫大法弟子的环境中太清静了,用其反映出学员的人心来,所以它要在里边搅混水,旧势力搞混水摸鱼。所以这些人,你已经走進来了,我这个当师父的把你当弟子看,你自己想不想把自己当弟子,你再从新考虑考虑。考虑好了你就按照大法弟子的要求去做,按照我李洪志的要求去做,别按照旧势力安排的稀里糊涂的去干一些不理智的事、最后被打下去。”

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