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正常的思维

“党文化”透视系列


【明慧网2005年12月23日】

前言

文化环境对于一个人的思想有着很大的影响。在中国,共产党的因素无所不在,几十年下来,也形成了一种文化——“党文化”。这个“党文化”的核心之处就在于让人们本能的总是从维护“党”的角度来看问题,自己还常常意识不到是在维护其利益。就算表面上看起来同“党”的利益没有直接关系,但是,按照党的逻辑去思考本身,就是在认同它,加持它,事实上达到了维护它的目的。比如:

明明被共产党迫害了,一旦平反,就又对其感恩戴德;
一说共产党整好人,有些人就讲 “我要是共产党也得这么干”;
一提人权,就说是“搞政治”;
西方有人一批评中共,就说是“反华势力”;
揭露中共的问题,有人就说其它国家也有类似问题;
海外华人抗议中共的暴行,就被认为是不爱国,是抹黑;
听说了中共出卖大量领土,反而去给卖国的找台阶;
听中央电视台一年365天的灌输觉得很自然,收到几个揭露中共恶行的电话、邮件,或者几十分钟的真相插播,就认为是在干扰了“正常”生活;
对于一个行凶的犯人,人们要追根究底,绳之以法,而面对共产党在历史上罄竹难书的罪恶,人们却总是原谅之后又对它充满幻想;

等等等等……

在经过“党文化”的浸泡之后,这样似是而非、有悖常理的思维模式,贯穿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之中。于是,“党文化”也就成为中共用来统治百姓、抵御真相的最佳工具。为什么不根据一个简单的善恶对错标准去评判一件事情,而要从维护“党”的利益的角度、用“党”的思维方法去看问题呢?这就是“党文化”的毒害之所在。

本系列文章将从一些生活中司空见惯的现象中,揭示“党文化”的形成过程,分析“党文化”如何变异了人们的思想,同时讨论什么才是更符常理和正常逻辑的思维。

透视系列(一):“国+家分裂症”

讲一个“党文化”现象,叫做“国家分裂症”。这儿不是指分裂国家,是说“国”和“家”的分裂。

在“党文化”的思维模式下,当一个人在谈“家”的时候,因为有关自己切身的利益,这时候他的思维可以说是他自己的,合乎常理;而当他在谈“国”的时候,就会不自觉的动用“党文化”的思维模式,不自觉的顺从和维护“党”所要的利益。

治国和治家同出一理,特别是中华民族传统中,讲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孔子《大学》),“治大国若烹小鲜”(老子《道德经》)。可是,被“党文化”薰陶出来的人们在谈“国”和谈“家”的时候,却会动用两个不同的思维模式,我们称它为“国+家分裂症”。

举几个例子,大家就能看出问题。比如有人说共产党过去当然很坏,可是这些都是过去了,因此现在要大家维护它,容忍它。这种想法正好就是其党想要的,客观上维护了其党的利益。

现在来说一个“家”的例子。他家里有一个管家,但是,有一天一位朋友很紧张地跟他说,“这个管家从前是个连环杀手,还强奸过很多幼女!”他的第一反应会说“没关系啦,都是很久以前的事啦”?绝不会。他肯定会神经紧绷,赶快把在家里待着的女儿叫出来,把这个管家辞掉。至少他有去调查这个管家背景的愿望。

可是,为什么我们现在告诉他共产党干过很多坏事,要对中共的恶行进行曝光,他却连想都不愿去想,连打听都不想去打听呢?甚至给他看中共的犯罪事实,他却会说在干扰他、是在给中共抹黑呢?他怕管家在未来杀他的家人,强暴他的女儿,他就不怕中共在未来迫害他和他的家人吗?中共的历史已一再证明,它正是反复地干着这样的事啊。

这就是“国+家分裂症”,他把“国”和“家”分开了。说“家”,是他自己的思想在说,到了“国”的时候,就变成了中共政治化了的大脑,就是中共的思维了。

再举一个例子。邻里之间有矛盾是人之常情。可是你这邻居动不动就喊“我要把你家全杀了,我要把你家全烧光”。他可能并不真会来杀你,但天天这么喊,你会觉得舒服吗?不会。说不定你还会冲出去报警。国际社会就是个大家庭,现在不是说“地球村”吗?可是中共动不动就说要打要杀、要把台湾二千三百万人全灭了然后再重建,中共的将领还放话要动用核武器对付美国。很多大陆民众觉得这是“扬眉吐气”。

那个喊打喊杀的邻居获得别人的尊重了吗?赢得家威了吗?没有,反而是遭人唾弃。大家都知道这个道理。为什么一提到“国”的时候,喊打喊杀,就以为有了国威呢?

再比如说,中共利用所谓“稳定压倒一切”的借口来压制一切“异议”和矛盾。许许多多善良的民众被中共迫害,有人反而觉得无所谓,觉得有矛盾不用解决,压着就好了。是谁希望把矛盾压着?是中共!它怕统治地位受到威胁。中共说的“稳定”是它自己统治地位的稳定,是可以不管良知和道义的。如此“稳定”受害的是老百姓自己啊。那老百姓怎么也跟着中共这么想呢?这就是“党文化”对民众思维的异化。

所以,大家看到,“党文化”造成的“国+家分裂症”,使得不少老百姓虽然在有关“家”的层面上有着理智的思维,而一旦涉及到国家政策时,就缺少了自主和独立的判断能力,而盲目的附和着中共,顺着它的思维去思考和判断问题,也就不自知的成为被该“党”利用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