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封建”的真象


【明慧网2005年9月5日】说起“封建”这个词,不仅流行于学术界,而且也充斥于日常俗语之中。人们自觉或不自觉的认为它代表着落后、愚昧、反动、保守等等——即使你明白它的真正含义,那也得使用这个大失原意了的名词。什么“封建思想”、“封建迷信”、“封建意识”、“封建礼教”的。如果有人说你“封建”那就等于说你完了,不是个好人了。说中国有长达两千多年的封建制度,造成了中国的落后,要不是谁谁谁,中国就是一个黑暗的中国;要不是谁谁谁反帝反封建,你还在水深火热之中——“文革”期间批判“封资修黑货”,也要把“封”放在最前面来批。

那么我们先看看这个被深恶痛绝的“封建”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说文》中说:“封,爵诸侯之土也。”“建,立朝律也。”《左传》中说“昔周公吊二叔之不咸,故封建亲戚,以蕃屏周。”“周之有懿德也,犹曰‘莫如兄弟’,故封建之。”因此可见:西周时期,周天子给同姓诸侯和异姓诸侯分封以土地和土地上的居民,诸侯还可以把土地和人民分封给下一级的卿大夫;这样以土地为枢纽,形成统治者之间的多层等级连锁。他们彼此之间互有权利义务,主要是受地者要向赐地者纳贡服役(包括兵役)等。秦始皇统一中国以后,废封建而置郡县,中国历史上的封建制度遂告结束。

封建就是这么回事儿。

可是为什么人们要对封建是如此的憎恨不已呢?

“今天通用的‘封建’一词,是日本学者在一百年前从Feudal System翻译过来的。”(黄仁宇:《万历十五年》,中华书局1982年5月第1版。)我觉得:欧洲的Feudal System(既:中世纪)与西周的封建制是有相似之处的,日本的幕府统治也有类似的情况,所以日本人这样翻译也就不足为奇了。在明治维新以后,有许多中国人要学习日本,于是也就跟着不顾中国的国情而盲目的把中国与欧洲中世纪相近的朝代这么“封建”、“封建”的叫起来了。(当然也有不这样的,如陈寅恪、胡适甚至还有陈独秀、李大钊等。)

最有意思的是20世纪初对中国并没有什么了解的列宁说,中国是一个半殖民地地位的国家,是落后的半封建的农业国家。于是共产国际也如是说,所以中共“二大”也就根据这一“圣旨”分析中国的“国情”,搞了一个什么“民主革命纲领”,什么中国的社会性质、革命任务、革命对象、革命动力等等,说得有鼻子有眼睛的。先捏造“理论”再强加于现实,这是邪党一贯的做法。

以列宁的一句话而定性中国社会性质,中国人不敢言半个“不”字,只能认真学习,坚决相信。这不是奴性十足是什么?无所不管的斯大林当政之初和托洛斯基斗争,于是对中国事务(包括中国的社会性质等。)直接插手以壮其势,斯大林提出的人类社会发展的“五个阶段说”(即:“原始公社制的、奴隶占有制的、封建制的、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的。”),郭沫若等人就削足适履的把这一“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强加于中国历史。这样,原来的封建社会由于“真理”的需要而成为奴隶社会以后的社会,必须成为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差不多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再就是社会主义社会——这个钦定标准在“证实”着共产党革命是历史的选择。

郭沫若等人,以列宁斯大林之说来“规范”中国历史。他们规定:中国封建社会是从(以搞郡县制而备受革命领袖们青睐的)秦始皇开始搞定的(其实秦始皇最忌讳的是“封建”制,为此而出现的“焚书坑儒”是妇孺皆知的事实。)于是中国式的马克思主义的新史学体系出现了,中国古代的封建制由于革命的需要而改变了。还有人煞有介事的“研究”:中国的封建社会为什么那么长?!当然那些个始作俑者早就连篇累牍的编造出了许多味同嚼蜡的专门挑动人们仇恨心理的马克思史学“理论”,你来学吧,都是阶级斗争那一套。最后的结论就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也正因为如此,毛泽东对这个东西情有独钟,以行政命令的手段强加推行。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这样一个阴阳颠倒的荒诞不经的东西由教育行政部门定为中小学教材,成为钦定的金科玉律,全国一代又一代的中小学生们必读之必信之必考之。年复一年,代复一代的,除了几个持有别的什么封建说的先生之外,大家都认为郭氏体系就是中国的唯一正确的历史呢。就这样在暴政之下,谬论重复千遍后变成的“真理”,把许许多多的中国人培养成无端的痛恨者和盲目的崇拜者。时至今日,你要把历史的真实讲给那些中毒太深的人们,他们会象对待法轮功迫害的残酷事实那样冷漠。

我们想想:为什么一定要把古人的东西这么张冠李戴呢?为什么要把自己的一家之说强加于人呢?为什么要利用传统的概念来扰乱人们的意识呢?我想这唯一的解释只能是共产邪灵邪恶本质的反映,是恶劣卑鄙的文化附体和霸道无理的文化独裁的必然产物,也是邪灵要摧残中华传统文化的丑恶行径的表现。

经过几十年的灌输,这个强盗逻辑是不能怀疑的;弄得你倒还以为《左传》和《说文》中的是错的呢,弄得你要读懂柳宗元的《封建论》还真的不容易呢,弄不好你还会丢掉自己可贵的脑袋呢。好比是一个人本来名字叫张三,一个恶霸过来说你不是张三,你的名字是王五;在淫威面前,这张三还真的以为是自己错了呢,甚至别的人也还觉得大家伙都错了呢。大家看看是不是这样一个理儿?这样的一个荒谬的东西竟然在中国的课堂上堂而皇之的盘踞了几十年之久,直至今日。这不又是中华民族的奇耻大辱吗?中国人把自己祖宗的正确结论“批倒批臭”了,却拾来“西来幽灵”的垃圾当成了宝贝。可悲而可笑啊。

乱我中华者共产邪灵也,毁我辉煌文明者共产邪灵也。

我们不得不这样说,人们啊,我们被骗了!我们都被骗了几十年了,从官员到百姓,从学者到文盲;我们被骗得不敢言更不敢怒了,有出来说真话的我们反而会下意识的去否定去反对,我们被扭曲了,我们整个的民族,现在还不该清醒清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