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生回忆:为今天奠定文化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在19岁前曾出家修行,与一老僧在山洞中苦修。94年有幸参加师父在哈尔滨举办的传法学习班。在师父八天的讲法学习班上,明白了以往修炼中的所有疑惑,对师父与师父讲的宇宙大法产生了无比崇敬与坚定的信念,出现了渐悟状态,回忆起了过去世转生的一些事。

能够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每个大法弟子在历史上都有过巨大的付出,如果不珍惜这转瞬即逝的机缘,真的是对不起自己啊!为了宇宙正法中大法弟子所各自代表的每个庞大天体中无量众生得到救度,正法弟子经过了从我们生命产生境界向下天体的层层转生下走,在最苦最迷的三界中反复转生了近两亿年,遭受了无尽苦难,才有资格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记忆中经历了许多修炼过程,师父说:“结缘只是一个表面的目地,结缘后大法弟子与我一起还得承负创造人类文明与大法所需要的文化。”(《北美巡回讲法》)在这部大法弟子为正法洪传奠定文化基础的历史中有你,有他,也有我留下的事迹。

西藏是一个特殊的地方,那里有许多藏传佛教法门。在世间转生到唐代时,我在藏密红教中完成了上一世修炼过程,修出的功被封存(为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积累威德)。转生到西藏的一个商人家中,长到三岁时,红教中几个大喇嘛找到我,其中有一位是我生前的师兄。我被带回到布达拉宫生前生活的宫室内。我坐在床上,师兄拿来我生前用过的物品及别人的衣物。一件一件给,是我的我就抱在怀中。接着连续举行许多天的宗教仪式。盛大仪式结束后,就开始了正常修炼生活。刚开始是师兄由识字开始教,学的都是藏密佛教经典。晚上都要打坐到子时,早上5点起来继续颂经。当到七八岁时除了每天学习佛经外,还由专门指定的喇嘛教授学习格斗、摔跤、刀术、马术等。每天内容总是满满的,不仅如此,还要经常到其他寺院参加各种宗教仪式。一次,红教寺院中一位大喇嘛即将圆寂,几乎所有红教喇嘛都参加了这次法会。白天,他与来自各地的高僧大德们切磋佛法修炼体会,入夜,当他对弟子及信徒们做完最后一次讲法,面带微笑,结跏趺坐圆寂。一会,从他身体中放出强烈的白光红光,瞬间整个身体化做一道红光飞到空中,留下的只有指甲与衣服。如今,这位红教大喇嘛转生到这一世也是一名大法弟子,是我所熟悉的一位阿姨,她对自己要求很严格,还时常督促我精進修炼。

藏传佛教法门有许多密修方法,只能师父带弟子单修密修。例如,开天目时,在密室中除了上师用功能加持外,还要把接受密法修炼人挡在天目通道前的额骨取掉,伤愈后前额会留下一元硬币大小的红疤。

男女双修。進行男女双修的修炼人必须最低修炼到初果罗汉法境界以上;一定是上界生命转生;而且此二人必须生日时辰相生,方可由师父传密法修炼。在修炼前要進行七天至二十一天不等的宗教仪式,進一步净化身心,吃特殊的食物与药物。在藏区历法中只有特定时辰才能進行男女双修。

18岁时大喇嘛们对我以往学习内容的各个方面進行了仔细而认真的测试,做出综合评估,纠正了一些修炼中的不足,最后我進入了崭新的下一阶段修炼历程—弘扬佛法,广结善缘。由于身份特殊,每个月我都会用更多的时间去接触刚出家的小喇嘛和与佛法有缘的善男子善女子。给他们讲授修炼心法,当然都是初级修炼方法和对佛法法理的认识。也经常听取有大成就的喇嘛们对佛法的认识和修炼体会。

每个得到真传的喇嘛都有很强的功能,佛法慈悲众生,但威严同在。每到秋季红教都要举行一年一度的大法会,许多大喇嘛都将来法会之前预测到的新一年中的大事讲出来交流,以便于我做出相应决策。

有一年许多大喇嘛都预测到一件事,就是将有邪教异族入侵藏区,经过讨论交流后为了维护红教法统传承、为了维护藏区佛法昌盛,我做出决定:由护法喇嘛用功能直接消灭发动战争的另外空间的邪灵,惩治恶人,并将预测到的敌军的战略意图、出兵时间、行军路线交与地方官,做好充分准备,御敌于藏区之外。第二年敌人果然如期出兵,但行军一半即遭遇天灾洪水冲击,而后又受藏军伏击,损失惨重,大败而归。

布达拉宫下面有许多密室与暗道,暗室中存放着历代修炼喇嘛的肉体,珍贵的历史文物、历史文献。那里尘封着世人永远也不可能知道的秘密。

后一些年中由于精進不怠,已修炼到红教法门最高处了。一次在打坐中有上师点悟,得佛法天书,依天书中所讲法理修炼,直至圆寂。就这样经历了一生的修炼,圆满完成这一生的修炼目地,按师父安排,又進入了下一次转生。我在蒙古成吉思汗时代,法国及烽火连天的第2次世界大战时期的欧洲都曾转生过,其实2战中许多著名人物都是大法弟子。把过去生这段转生修炼经历写出来与同修共同分享,是希望对同修有所帮助,更加珍惜这正法修炼机缘,为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担负起更大责任。

有时听到那首《青藏高原》的歌曲时,会想起我曾经修炼生活过的雪域高原,那片圣洁神秘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