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事要修正自己


【明慧网2005年12月25日】

一、修去名、利对我的真正考验

自96年修炼以来,我在大法修炼中已走过9个年头,虽然在时间上算得上是一个老弟子了,每次学师尊的经文《真修》时,也觉得这篇经文已背得很熟了,对法的理解也很深了,觉得自己今后不论遇到什么样的对名、利、情的考验时,都会过得很好的,因为我觉得自己对世间的名、利、情早已看得很淡了。

但是,去年我才体会到没有真正修去此心,在努力修心的过程中,我又一次真正感受到师父说“修炼是严肃的”这句法的份量。

事情是由去年我参加考全国高级会计师引起的。当时听同事说参加高会只需培训学习一个月,最多耽搁两个月时间,虽然觉得这会影响我做大法的事和学法、讲真相,但同修也和我交流,大法弟子应该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我自己也想:家里的经济来源主要靠我。现在竞争这么激烈,我的年龄又大了,再不加点油恐怕哪一天失业了,这个家就支撑不下去了。因此,我决定参加高会的考试。

我已近十年没有再从书本上学自己的专业知识,自觉天分不高,学得也较吃力,工作又特别忙,所以挤占了大量的学法时间,自己却在不知不觉中偏离了大法,专业知识学得不好,工作中的同事也开始出奇的不配合工作,致使我的工作受到很大的阻力,心中开始埋怨。

最后,考完试了,别人都考得很好,我却考得不理想,连好朋友也觉得吃惊,说:“我觉得你挺努力的,怎么考分这么低。”心里真不是滋味。认真学法后,我认识到自己做得确实很差劲。师父不是说了吗:“只要去好好学习,完成本职应该做的,他必然就能够考上好的学校,考上大学,而不是执著于好的学校,执著于好的成绩,执著于大学而得到的。”(《在新西兰法会上讲法》)

师父的法讲得如此明了,为什么自己还明知故犯呢?想想最近自己真的很执著于考试的结果,连学法的时间都被挤占了,讲真相的工作也尽力让同修去承担,这不是明显没有听师父的话吗?想通后,我放了自卑的心理,以顺其自然的状态去参加职称计算机考试和职称英语考试。在此期间,我学法更努力了,讲真相的工作也一点没受到任何影响,两项考试都顺利通过。

我想自己过好了这一关。没想到又得到消息,参加高会评审还要写两篇论文并且还最少要在省级刊物上发表,今年评审材料的报送时间在9月底就结束了,一般发表论文又要几个月,我的心又翻腾起来了。自己从没写过论文,怎么办?已经花了那么多时间和精力,难道就此放弃?我又想通过常人的方式干脆买两篇算了。丈夫说,“你这样不大对吧?”一下我回过神来:这不是给大法抹黑吗?真放弃就放弃吧,没什么比大法的声誉重要的。

此时我才真正体会到要放弃常人的利益不是平时嘴上说说而已,真触及到自己的切身利益时,彻底要放弃还要经过这么长时间。接下来,我在网上查找资料,用了不到一个星期写好了两篇论文,并且在9月份还真发表了。现在,资料已报上去了,我已不执著评审结果了。

二、安全源自于多学法和对大法坚信不移

在邪恶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疯狂迫害中,我们从开始的不知所措逐渐走向了理智、清醒的正法修炼之路。师父每一次新经文的发表,我都不断的学,从新认识到:自己有幸此时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师父赋予我们的神圣殊荣,我要努力完成自己的使命,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以往每当邪恶宣布又到敏感时期,又要抓捕大法弟子了时,同修相互告诫:这段时间又紧了,把家里的大法书籍及真相资料收一收,暂时先避一避吧。因此,相当长一段时间,每当形势紧的时候,大家就会暂时停一停,不出去讲真相了,只在家中学法、发正念。我们就把家里有关大法的资料等都收起来,好象即使邪恶来了,抓不着我们把柄,就不会迫害我们。但还时不时的传出哪位同修又被非法抄家了、哪位同修又被绑架了的不好的消息。而非常时期一过,同修们才又开始要真相资料。我时常想,神如果遇到这种情况会这样做吗?那么我们有没有想过资料点的同修,他们怎么办?做真相资料的机器怎么收起来?收到哪去?这和是否去办新身份证一样,我一直没有去办,原因就是这很可能是邪恶针对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来的,如果我们都把身份证换成新的了,那资料点上那些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不是更容易被邪恶找到吗?

很多此类问题,我们都没有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每当邪恶发狂时,我们怎么来保护我们的资料点?

通过学法和看明慧上同修的心得交流,我更進一步认识到,其实大法弟子的安全不在于通过什么常人的手段(当然不能走极端),而在于扎扎实实的学法修心;努力做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严格按大法对我们的每一层次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三、整体配合尤为重要

现在另外空间的邪恶黑手烂鬼已大量被清除,但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我市同修不断的被相继迫害,有的虽没被直接抓起来迫害,却被“病业”夺走了宝贵的生命;有的因散发真相资料、讲真相被迫害;有的被家庭琐事带动,如带孙子、家人突然得重病拖累、常人的工作没有了,经济受到影响等等,有些同修又显得无可奈何了。

我的家庭本来一直很好,丈夫也一直对我很好,一直帮着我做着大法真相资料的事,让我省了不少时间,对大法很有正念。4月份一个偶然的同学会,让他和多年以前就喜欢的女同学聊得很开心,以至于一段时间内情不自禁,虽没有越轨行为,但却陷在情中不能自拔,他和我讲了后,我耐心的从各个方面和他讲道理,因为双方都有家庭,儿子也都大了,我们的年龄也不小了,不能为了自己那点脆弱的感情做伤害大家的事……并告诉他发展下去,如果做了不好的事会造业的,对自己将来也很不好。

他听了我的话也很感动,让我给他时间,在整个事件中,我也和同修交流过,同修也以自己的经历谈对事件本质的看法,其实就是邪恶烂鬼在造事,阻碍我们完成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使命。我也认清了黑手的面目,因此我没有埋怨丈夫,也没恨他,心放得很淡。也在这个时候,那个女同学突然因故要调离本市。现在,丈夫已能很理智的对待这段感情了。我们的真相资料一点也没受影响。

A同修是一位对大法坚定的老年大法弟子,邪恶曾迫害得她生命垂危,她也没有说过一点邪恶认为有用的东西,尽管恶人认为她知道的事情很多。几年来,不管形势如何,她一直精進的做着传递真相资料和讲清真相的事。今年上半年,儿子突然得了重病,虽然她想让儿子走上修炼之路,但儿子的时好时坏和不精進,让她几经“情”的魔难,倾其所能支持和帮助儿子。虽没在这段时间被加重迫害,但她的状态还是令我们很担心。同修们不断的和她交流,从法上互相提高,整个期间她都未因儿子病重而耽误真相资料的传递工作。现她儿子已出院在家休息,她也放下了急于想让儿子走進大法得到身体康复的人心。

在我市,大家都是各做各的,三件事也都在做,但没有形成一个整体,哪个同修被邪恶迫害了,营救同修的進度也都很缓慢,效果也不是很好。在这种局面下,很多同修都被邪恶以不同的方式加以迫害,也从每个同修最薄弱的方面借口迫害。通过交流我们都认识到:虽然我们都有不同程度的执著和修得不好的地方,但也不能因此而迫害得让我们连讲真相都不能做了,同修有做得不好的地方,都会通过不断的学法归正的,不允许邪恶以此为借口来迫害。

现在,我们都互相告诫要多学法,有条件的同修尽快组成学法小组,如果我们整体上都做好了,形式会很快改变的。我相信随着我们大法弟子的整体提高,整体上会修炼得越来越清醒、理智,只要正法还没结束,我们就都有机会再次做好,完成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