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的修正自己,更好的救度众生


【明慧网2005年3月22日】我大半辈子多灾多难,总认为自己命不好,再加上97年12月丈夫去世,只剩下一个在外上学的女儿。因此,自己总觉得生活无聊。生不如死。一天亲戚把法轮功录相带拿到我家来放,我看后觉得很好,从中明白了不少道理,增加了生活勇气,从此,我走上了修炼之路。

99年7月20日,邪恶从天而降,我被震住了,心想是共产党在做假骗人,还是我入错了门呢?我违心的在已写好的保证书上按了手印,我茫然,我哭喊着人生的真谛啊,你在哪里。从此,我犹如一只漂泊在大海中的孤舟,不知去向何方?2001年1月23日,‘天安门自焚’事件发生后,犹如一颗重型炮弹震醒了我,自称正确的党啊,你为什么要干出假、恶、暴的丑事来呀!既然共产党是一心为人民的,那你为什么扼杀为强健身心而修炼的无辜人民呢?通过此事,使我進一步认清了共产党的邪恶本性,我真正的走上了修炼之路。

一、不断的修正自己,更好的救度众生

我不但每天学习法理而且还不断的清除思想中不好的思想念头、业力和不好的观念或外来干扰。每天都要出去讲真象,贴标语,发传单。在这过程中,我又去找未走出来的同修,共同切磋,学法向内找。通过集体学法向内找,我们在心性方面提高很快,表示认真做好师父说的三件事。我们还利用机会走進派出所,检察院和看守所,智慧的向他们讲真象。看力度不够,又把有针对性的真象材料拿到警察公寓去发送。

除此,我们还到周边几十里外去做真象。挂布标。由于同修们大部分走出来共同救度,使本地区大部份人群明白了真象,到处可以听到对法轮大法的赞美声。

二、向公检法人员讲真象

走進公检法讲真象,也是一个修炼提高的过程。有同修认为正面接触,弄不好会有危险。通过学法切磋,大多数同修认为,必须向公检法讲清真象。因此不但使他们明白真象,也会减少对大法的迫害。为此,我们以各种方式向公检法人员讲真象,明白了真象的干警不敢再主动的破坏大法了。

一次,一位片警对我说:“姨,我们也不愿意这样做,小偷还抓不过来呢,可上面逼得紧,必须把法轮功当成头号大事来抓。谁出问题,扒谁衣服。我有这份工作不容易,您可别让他们把我这身皮给扒了。”还有一次,我去看守所探望同修,副所长对我说:“你们的×××怎么那么实在,得判三年。”2004年非典过后,一个检察官说:“为什么咱地区非典没闹起来,是不是因为咱们这法轮功多呀!”以上不难看出,修炼宽松环境不是靠某个人给平反,而是靠我们大法弟子自己不等不靠创造出来的。我们的修炼环境虽然宽松了,但始终没有忽视安全。

三、注意安全问题

在2000年我与几位自己认为学法精進的同修一块印制真象资料,知道自己学法不如人,所以平时不爱多说话。我发现同修很不注意安全。无论行为还是言语、电话中都有很大的漏洞,于是我提出了安全问题。由于方法欠缺,有的同修不但不接受,反而说我胆小怕事,事隔不久,几位同修先后被绑架,给大法造成了损失。这次教训使我们也逐渐的成熟起来。

几年来,在正念正行救度众生中,我总是把安全放到重要位置,电话通讯中从不说大法的词或事,但早已心照不宣。材料交往上单线联系,过程中有时扮成小商人,有时扮成走亲访友。

2003年4月份一天下午,我到十几里外给同修送材料,被610跟踪。当时,我打扮的是走亲访友,车筐中放着水果,他跟踪一段路,截了四次,没发现任何破绽,当时我一直是正念除恶。距约会地200米远的地方,我找了个机会,终于甩掉了他们。

还有一次,我与一同修去小区发真象资料,因为我有执著,非要一户不落的作完,传到手头还有6张时,被警卫发现。他拿着真象资料审问我们来源,我们一口咬定是做保险的,并拿出保险知识的书籍给他看,他看了半天找不出漏洞,只好把我俩放了。我们多次的化险为夷,来自于师父的保护和我们正念正行,当然也与注意安全分不开的。

四、正念正行,破除魔难

2002年11月份江氏邪恶集团在全国对法轮功進行了大规模非法搜捕。我们地区的资料点被破坏了,绑架同修十几名,一时恐怖笼罩着中华大地。我们失去了与其他同修的联系,看不到师父新的经文。

2002年12月,我与几个同修商量,从新购买了印刷、打印机解决了本地和周边地区300个同修的资料来源。恶警见我们仍贴标语、发传单,便更加疯狂的迫害,不但跟踪,蹲点,而且还动用了探测车围着楼群转。2003年,我们又把资料点转移到了边远的农村。大法资料源源不断的送到了同修们的手中。恶警气急败坏,调动大量的人力物力查找资料点,终于还是在2004年8月底时有所察觉,但我们在他们搜查之前,早已将资料点转移了位置。而且很快的又在本地区成立了许多小型资料点,十几个人一台小型印刷机,印真象资料,既安全又有力的震慑了江氏邪恶恐怖集团的嚣张气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