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斩赤龙 救夫退恶党


【明慧网2005年12月25日】自从《九评》问世以来,经过我努力讲真相,亲朋好友都相继发表了“三退”声明,只有我丈夫因受邪党毒害太深,又是邪党司法机关的领导,始终没能认清邪党本质。我反复对他讲真相,他非但不听,反而还说按照邪党的宣传说一些胡言乱语。我十分震惊,只要一提起退党话题,他就完全失去了理智和常态,处于一种邪灵附体般的疯狂状态,有几次他甚至跳上窗台,说“我生是党的人,死是党的鬼”,威胁要从楼上跳下去。我想一定要把他从恶党邪灵的枷锁中解救出来,别人都能救得了,我身边的人怎么救不了呢?由于带有太强的常人之心和对情的执著,我越执著,他越魔性大发。同时因为我心态不纯净,发正念也没产生明显效果。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很长时间。

10月的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中看到孩子左脚的鞋里盘踞着一条红色恶龙,面目狰狞,凶相毕露,我大喊孩子躲开,自己却被一条巨蛇紧紧缠住身体,蛇头一下子扎進我的腹部,呼噜呼噜的吸我的血,我顿觉五脏六腑刀绞一般,剧痛难忍。猛的惊醒过来,已是一身冷汗,而梦中巨蛇吸血的呼呼声竟来自于身边丈夫的鼾声。我立即警醒的意识到:这是共产邪灵对我的迫害,我坚决发正念铲除邪恶。第二天,孩子打来电话,说自己的左脚突然产生无名肿痛,此后的几天里,肿痛愈发严重,病状急剧恶化。我十分着急,心态不稳,发正念静不下来,身体状态也受到严重干扰。梦中那可怕的情景更时时在我脑中浮现。

我来到学法小组把上述经历向同修们做了交流,在与同修的切磋中,我悟到是自己学法不精進,思想有漏,掺杂着很多人心,导致正念威力不强,被邪恶钻了空子,加大了对我和家人的迫害。当我决心静下心来学法的那一瞬间,我感到一切困扰都不复存在了,无论面对怎样的魔难,我都能在师父的加持和法理的指导下从容走过。

当天,我重温了师父的经文《正念》:“大法弟子在这特殊的历史时期,为了减少邪恶生命对大法、大法弟子与世人的迫害,发正念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大量的邪恶在正法之势未到之前被及时的清除,减少了很多损失。然而邪恶已经看到了它们的末日,也表现得越来越疯狂。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所以为了更有效的起到正法的作用,大家在讲清真相的同时,一定要重视发正念,及时清理邪恶和自身存在的问题,以免被邪恶钻空子。”

当天晚上5点55分我开始发正念,清除我丈夫和家庭环境中的一切邪恶因素,渐渐的我進入定中,头脑中一片空白,眼前出现一片无边无际、烟波浩渺的辽阔水面,正当我平静的注视着这一切的时候,突然从水中蹿出一条“大红龙”,这条恶龙跃出水面数百米,只见其首不见其尾,头大如斗,身披红鳞,张牙舞爪,扭动着水桶般粗的身子上下翻滚,顿时水面上翻江倒海,恶浪排空,水声震耳欲聋,我立即意识到恶党邪灵现形了!此时恶龙目露凶光,张开血盆大口向我扑来。我在闪念间想到了这段时期身边所发生的一切,想到了那些被迫害致死的同修,想到那些仍被非法关押和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顿觉正念前所未有的强大:一定要将恶党邪灵形神全灭,决不能让它逃脱天惩,继续残害众生和大法弟子了,请师父加持弟子,请所有宇宙正神和大法弟子协助弟子除恶。此时,恶龙已扑到眼前,我的身体骤然变得顶天立地,一股强大的力量贯通左右手臂,紧紧锁住恶龙的脖子,我真切感觉到它坚硬冰冷的鳞甲在我手中滑动,它拼命挣扎,力图扬起龙头向我反扑,此时无数双大手从天而降,把它紧紧按在水里,恶龙垂死挣扎,巨浪象海啸一般冲天而起,我心中坚定一个信念:有师在,有法在,我什么也不怕!这时我感到宇宙中的能量源源不断注入我的手臂,手中力量倍增,越钳越紧。而另一个思维(似乎是副元神)也在发正念,不让家中其他人進入房间干扰我除恶。在激烈的对峙中,恶龙的头始终被按在水下,它挣扎的力量也越来越弱,越来越小,慢慢的,慢慢的,它停止了扭动,从头到尾,一点儿一点儿浮上水面,僵硬的身体还保持着极度扭曲的状态,一直伸展到很远很远。

惊涛骇浪的水面从新恢复了平静,我双手合十感谢恩师加持,出定,身上脸上如同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湿淋淋的,一时竟难以分辨究竟是海水还是汗水,但却感觉不到丝毫疲劳,身心舒畅,十分轻松。而墙上的钟表已走过了25分钟。

第二天,我把写好的“三退”声明递给丈夫,他没有象往常一样暴跳如雷,而是十分平和的看了看内容,签上了他的真实姓名。鉴于他的工作性质和当地邪恶情况,我建议他以化名退出了恶党。同时把家中所有的恶党物品都销毁了。几天后,孩子左脚的无名肿痛也好了。

经历这次惊心动魄的“斩赤龙”,我深切感受到师尊无比洪大的慈悲和大法的殊胜与庄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