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懵懂到清醒──我们家的修炼之路


【明慧网2005年12月29日】我在1999年初得法,我的太太在同年9月21日台湾大地震那天得法。得法后我们仅是在家自修,在生活上尽量要求自己符合“真、善、忍”的标准去实践而已。那时对大法的理解只是觉得师父说得都是有道理的,“真善忍”本来就是对的,但是对于“修炼”并没有严肃的认识。

虽然我们夫妻都得法了,但是在台湾安逸的条件下,每天我们依然照着以往的习惯作息,闲时就看看书,忙于人世间物质享受的事;有时我还会和我周遭的人相比,那时我觉得我在很多观念及个人的心性上,已经是比一般人要好的很多了,所以对于师父所要求的修炼人心性的标准,还仅是止于了解而已!现在想想当时自己的认识真是坐井观天,肤浅得很。直到2000年的年底我们因为一个机会去了北京天安门,这整个状况才有了180度的大转变!

在天安门广场上,我亲眼见到了大法弟子正气凛然的站在天安门上,一句句“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的呐喊,划破了严寒的北京,也震碎了我的自以为是。站在广场边,我和我的太太四目相望,忍不住内心的澎湃汹涌,证实真理的想法在脑中起伏不定,面对这一刻我该怎么做?一刹那热泪在我的眼眶里打转,恐惧与担心占据了我的脑中,在一番内心挣扎后,我用弱小而又颤抖的声音喊出了我的决定-“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啊”。沉默取代了我与妻子之间的对话,在巨大又无形的压力下我离开了天安门,我决定回来台湾做好一个在海外的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事。

师父在讲法中不只一次的提到多看书、多学法的重要,于是我就着工作之便,只要在车上就听师父讲法,每天工作完回家后,我们常利用晚餐时间一同分享这一天中对法的体会与洪法的心得。然后一同学法后上网讲真相,才会去休息。在这样的一个过程里,我们觉得对法理的认识与个人在心性上的提升是非常快速的,连带的也影响了我们的两个孩子,全家人溶于法中,“真、善、忍”成了我们对每一件事情的衡量标准。

我的大女儿在幼稚园大班时就跟着我在车上听师父的讲法,我常会用浅白的方式让她了解什么是“真善忍”,有一天在接送她放学的时候她用童稚的声音跟我说:“我今天在学校里帮老师的忙做到了一个善,我没有和小朋友打架做到了一个忍。”我对她的话感到惊讶,后来我们父女的对话常在这样的交谈中快乐的结束。那时我总觉得如果她能够快点认字学法那就太好了,所以当她上了一年级我们就开始试着让她他读《转法轮》,虽然那时还没有注音版,但是她竟然都可以念出大部份的字,这又让我们对大法展现给我们的神奇感到惊喜。

我的母亲是一位非常虔诚的在家居士,虽然我们很早就跟她说了大法,也买了讲法录音带给她听,但是她一直都还是坚持在她的法门中修炼,没能走進大法里,因为母亲没读过书不认识字,所以有的时候她会希望我们能念一些佛教故事给她听,有一次我们去参加洪法活动,因为觉得孩子太小不适合去所以请她代为照顾,等到我们回来接女儿的时候,却看到女儿扁着嘴不说话,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说,直到后来我们带她到房里她才哭了出来,她说:“当你们出去后奶奶就一直要我念佛经给她听,可是我不愿意,我跟奶奶说要念书可以,但是要念《转法轮》,奶奶说都是佛教的有什么不一样?奶奶说的话要听,可是这是不对的呀!”接着她又说:“我记得师父不是说不能两个法门吗?”我对于她懂得考虑别人的感受,又不愿违背师父说的话而动容,也对大法在她的心中扎下了根感到高兴。

以前还没学大法前我总会设想要如何教育孩子,常会对社会新闻里的人伦悲剧而感到忧心,但是当我们将“真善忍”作为我们全家对待事情的唯一标准之后,我们不再担心这些问题,我们的认识变得非常简单,遇到矛盾了先用大法来衡量一下就会知道对错,虽然时不时的还会有矛盾出现,但是每一天我们是如此的快乐,对生命的感受是如此的美好!而这全部都是大法所给予我们的。

随着师父指导弟子修炼的新经文一篇篇的发表,我们越来越能体会“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深刻内涵。于是我们决定利用我们身边所能运用的方法来讲清真相,刚开始时我们邀请学有专长的同修来公司的早会中演讲,在演讲的内容中说明大法真相,我们也邀请我们的同事和朋友到家里来观看师父的九天讲法录影带,顺便让他们了解中共恶党自导自演的所谓“天安门自焚”疑案的录影证据;在九天后这些朋友一一改变了他们对大法的态度,有些对他们的亲朋好友宣扬起大法的“正”与“好”,更好的是现在他们之中有几位也开始主动的学法,这些转变看在我们的眼中真是为他们高兴。

我们有一位从事旅行业的好朋友,自我们得法后就常常利用机会向她说明大法真相,因为她常常带团往返中国大陆旅游,所以总是对大陆抱持着美好的憧憬,对大法在大陆所遭受的迫害十分冷漠而且不以为然。虽然如此,我们还是尽可能的提供她真相资料,送她《转法轮》,定期寄送大纪元时报给她看。前年她当上了桃园县旅行业同业公会的监事,并负责策划整个桃园县旅行业的年度活动,她很热心的邀请我们去参加旅行业的年度尾牙,我们体会到这是一个宝贵的机会,台湾与大陆的交流越来越频繁,让旅行业的业者明白大法真相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所以我们决定去和这位朋友要求在宴会中分发大法资料,在交谈中她以“会议中规定只有合作厂商才能派送资料,你们不是合作厂商所以不能在会场内派送资料”来回绝我们,这时我突然想起了一个念头就跟她说:“那只要不在场内发送就可以了吧?”,她停了一下,回答我:“场外我管不着!”于是我和太太商量好,一家四口准备好真相资料去参加这次的尾牙。

在举行尾牙的这一天桃园县许多从事旅行业的人都来到了会场,朋友告诉我以往办这样的活动来的人都不多,顶多开个1~20桌,今天却开了50几桌,她真是非常的惊讶,但是在我们的心底却非常的明白这是什么原因。

在漫长的等待中,原订晚上9:30结束的活动一直延到了10:00才结束,奇怪的是没有多少人提前离席,我们赶紧带着两个孩子到大门外等待着,这一天天气很寒冷,天空中下着雨,但我却看着孩子拿着真相资料,笑嘻嘻的发送到每一位经过他们面前的人的手中,有些人没拿到资料他们还追着递给他们,一个也没落下,丝毫没有被这样的天气所影响,有个人带着全家四口走过我的面前,又回过头来问我:“为什么我在美国看到你们,在欧洲也看到你们,你们到底要做什么?”我看着他手中拿着的资料,跟他说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叙述了中共恶党对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所用的残酷迫害手段,他动容了,临走时他告诉我:“你们加油!”

我的弟弟是一位专业的录音师,他的女朋友是唱片公司的宣传,当他们说要结婚的时候,我们全家人都很高兴,不过我们的高兴是又有一个好机会可以讲真相了,在结婚当天他们邀请了和他们在工作上有往来的朋友来参加,演艺界中包括一些名流都到了现场来为他们祝贺,我们则利用在送客的时候将真相资料一一的送到了所有来宾的手上。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谈到“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在证实法中协调一致法力会很大”。在我们证实法的过程里,师父的这句话对我们的启发很大,我和我的太太在共同处理很多事情的时候,我会的刚好就是她不会的,而她所擅长的却又是我做的不太好的,在交流中我们常常发现当我们对一件事情的认识不同起了矛盾的时候,往往这件事就没法做的好,当我们不去思考谁对谁错,只就这件事怎么做最合适而去讨论的时候,往往就会很快找到最好的方法,这样的简单思考印证在我们证实法的每一件事情上。

从得法到现在,从我们对修炼的漫不经心到能够清醒的对待,内心已经没有了情绪上的感激,而是对自己的生命意义从懵懂到返本归真后清醒的认识,在修炼前我不知道自己的思想中有那么多不好的思想,我还觉得自己所思考的就是自己真正的想法,但是在修炼与证实法的过程中我们见证了大法的洪大与自己的渺小,也清楚的看到了自己的未来。虽然有时候思想中还会跳出不好的念头,虽然两个孩子时不时的还会为了一点小事起矛盾,但是在“真善忍”的标准下,我们可以很容易的分辨那些是不好的念头,可以在互相的提醒与向内找中去掉它,生命中还有什么事比让自己的生命清醒还要好的事呢?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05年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