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七十才开始


【明慧网2005年12月29日】

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今年七十三岁,得法已经四年多了,得法后我发现这个功法实在太好了,所以一直要求自己保持精進的状态。有人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我说人生七十才开始。虽然我年纪大,可是师父交代的三件事样样不落人后,有同修认为以我这把年纪能做到这样很不容易,就叫我把自己修炼过程讲出来,希望能对同修会有一些促進的作用。听了同修的话以后,回想自己的修炼过程,以我这个年龄来说,能走得过来真的是很不容易。当然这都是大法的威力所起的作用,相信不管年龄有多大,只要正念正行任何人都可以做得到的。以下是我修炼的一些过程与体会,如有不妥,请同修慈悲指正。

首先谈一谈学法。师父要我们学法、学法、再学法,因此我知道学法很主要不能不重视,何况我们由美好的世界掉到肮脏的地方,只有同化法才能回去美好的世界,因此我都尽量抓紧一切时间学法。刚得法时,我每天都保持看三、四讲《转法轮》,其中有一天还一口气把九讲《转法轮》全部看完。看完整本《转法轮》以后,不但不会觉得累,反而感觉很轻松、很舒服。

早上往返炼功点的路上,我都是在背《论语》或《洪吟》。炼完功回来,为了避免吃完早餐看书容易打瞌睡,我都是先看完一讲《转法轮》,然后才开始吃早餐。最近因为参与网路讲真相的工作,时间没有那么充裕,不过我要求自己每天至少要看两讲《转法轮》,有空时就看新经文或师父各地的讲法。

我认为学法的姿势很重要,为避免走神,在学法时我大部份都是盘着腿,不是单盘就是双盘。有时候学法会困,当发现自己有这个状态时我马上就否定它,并且坚定的告诉它:“你不是我,要困你自己去困,我要学法,你不要干扰我。”往往这样就能突破睡魔的干扰了。

有一次先生要去参加三天两夜的团体游览,叫我陪他去。那时我产生的第一个念头是:我陪你去游览,那这几天我不是就不能学法了吗?可是转念又想:得法后,我几乎没有陪他出去玩过,大法弟子要为别人着想不能太自私,所以只好答应了。在这一段时间,我一上游览车就抓紧时间学法,他们在车上大声的唱歌、讲话,我几乎完全不受影响。两、三天下来,我竟然也看了五讲的《转法轮》。感觉真的就象《洪吟·道中》所说的“视而不见──不迷不惑。听而不闻──难乱其心。”的状态。

接着我再说一说炼功。炼功时,我都尽量把自己的姿势做正确,再怎么累也要求自己绝对不能打瞌睡、不能破坏法。有的大法弟子很忙,睡觉的时间很少,因此一闭上眼睛就容易想打瞌睡。我认为炼功除了改变本体之外,也是在洪法、救度众生,所以不管怎么累怎么困,也应该要尽量做得更好一些才好。有一回,在曼哈顿炼功洪法时,有一个小孩子一直吵着要跟我们一起炼功,他家人叫他走他也不愿意离开。我想是因为当时我们炼功时让人感觉很祥和、很舒服,所以常人看了就会想要学、想要跟着炼。

关于发正念我也讲一下。我发正念时,虽然没有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可是我知道发正念是在救度众生,如果正念发不好就会使有许多众生得不到救度,所以我发正念时都要求自己心里要尽量保持平静,不能受任何事情的干扰。上次去马来西亚时,有一位当地的学员说他发正念会打瞌睡,我告诉他这应该是没有认识到发正念的重要才会这样,只要能认识到发正念在正法中所起的作用,相信一定可以改善这种状态的。有一位开天目的同修说他有一次看到发正念打瞌睡的学员的莲花合起来,然后一片一片的掉下来了。我认为正念发不好,不但邪恶没有铲除,也会影响自己修炼的层次。

接下来谈一谈我讲真相与洪法的过程。我长期在故宫博物院洪法、炼功,夏天时中午大太阳底下炼功很热很热,可是故宫又指定我们要在一个固定的地方炼功,那里没有任何的遮掩,直接在太阳下烧烤着,要是换成常人可能一刻都呆不住,可是那里经常有许多可贵的中国人来来往往,所以为了救度众生、为了证实法,我们不能收拾行李回家去。那时我经常在心里默背 (《精進要旨(二)•位置》):“一个修炼的人所经历的考验是常人无法承受的,所以在历史上能修成圆满的才寥寥无几。人就是人,关键时刻是很难放下人的观念的,但却总要找一些借口来说服自己。然而一个伟大的修炼者就是能在重大考验中,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我为在能否圆满的考验中走过来的大法修炼者祝贺。你们生命不灭的永远以至未来所在的层次,那是你们自己开创的,威德是你们自己修出来的。精進吧,这是最伟大,最殊胜的。”有的时候我也会背(《洪吟(二)•正念正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在大法的引导下,我坚定的走过来了。

除了在台湾参与洪法、讲清真相之外,我也曾经到曼哈顿、芝加哥、华盛顿DC、马来西亚及香港等地参加正法活动,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我想要去美国曼哈顿参加反酷刑展,可是当我报名时已经额满了,我就想虽然不能参加反酷刑展,但也可以去发传单或参加其它活动,同样也是证实法,所以不能不去。到了曼哈顿以后,台湾有两位报名参加反酷刑展的同修没有来,我和另一位同修就去递补了。这一件事证明了只要我们正念足,师父都会有安排的。

参加反酷刑展期间,我一直在默背《论语》。那时曼哈顿的天气时好时坏,而且前后的温差也很大。有一天太阳好大,但我却没有任何炽热的感觉。另外有一天,下着倾盆大雨加上寒风刺骨,我也都坚持了下来。事后听同修说,那时候有很多人来围观,有一个美国小孩看到我扮演大陆学员受中共酷刑迫害的情景以后还伤心的说:“不要这样,她好可怜,怎么不放她出来呢?”

无论在国内、国外,我发的传单或资料大部份的常人都会拿,我想主要是我都是笑眯眯的而且保持有礼貌的态度。比如遇到外国人我会说: “Good Morning”或“Thank You”,遇到中国人就说 “您好”或“谢谢”。虽然很简单的几句问候语,但是只要我们能释出善意,就会让人感受大法的美好和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慈悲心。记得有一回在曼哈顿时,有一位同修说他发传单的效果不好,另一位同修就叫他脸色要保持好看一些,常人才会愿意接受我们派发的传单。正如那一位同修所说的,我们面对常人时是应该注意自己的表情和态度,才会得到好的效果。当然有时候也会遇到有些人不拿传单,碰到这种情况时,我都会先找一找自己有什么不足或须要改進的地方,接着再发正念铲除邪恶的干扰,然后渐渐的又有许多人愿意拿传单了。

还有一次在香港时,当地的同修叫我和另一位台湾学员负责发正念铲除干扰,让其他的同修发传单、讲真相。后来发传单的同修告诉我们,因为我们在那里发正念,使他们发传单的效果特别的好。这一件事使我认识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整体如果能配合好、协调好,威力就会很强大。

我现在也利用电脑证实法,我是凭着自己对大法的正信和救度众生的愿望,从搞不清楚滑鼠左右键到现在能上网讲真相、救度众生。我的电脑也安装了自动讲真相的工具,负责安装电脑的同修说,他都是先去会电脑的学员家安装好了以后,再来像我这种不太懂电脑的学员家安装,他认为这样比较不会浪费时间。可是后来他发现这种作法不一定对,他说虽然我不太懂电脑,可是想证实法的那颗心很坚定,因此到我家安装反而觉得特别顺利。在电脑运作的过程中,如果发现萤幕显示来了解真相的人很少时,我会先查找自己心性上的不足,然后发正念铲除电脑背后干扰证实法的一切邪恶因素,这样做了以后,来了解真相的人就又多起来了。

除了参与正法活动外,平时我也充分利用各种机会洪法、讲真相。有一次要去台北洪法,在搭公车时司机口气很不友善的对我说:“你怎么可以买半票呢?”说完后要求我拿身份证给他看,我拿给他看了以后,他说:“啊!你有这个年纪了,真的看不出来。”我就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功法,会越炼越年轻。接着把洪法书签拿给他,并且告诉他如果他想要進一步了解法轮功,书签背后有网址,可以自己上网去看,他很高兴的把书签接了过去。我坐公车时经常遇到这种情况,我不但不会觉得烦,反而认为这是洪法的好机会。

我没有上班,除了参加活动或到炼功点炼功之外,大部份的时间都是呆在家里。一天这么长的时间很容易松懈,浪费许多时间而不自知,所以我觉得有充裕的时间,更应该严格要求自己,否则有时候多睡一点,电话多讲一会儿,电视多看一下,一天很快就浪费掉了。而这一刻值千金、值万金,失去就永远失去了,以后想要后悔也来不及了。

经常有同修说我看起来很年轻、修炼的很好,或者说我很精進等等,当听到这一类赞扬的话时,我就警惕自己:任何赞扬都是考验,同修的鼓励只能作为自己更加精進的动力,不能生出任何欢喜心。因此人家越说我好,我就要求自己要越精進越抓紧时间学法、讲真相,如此才能避免自己松懈下来或产生求安逸之心。

以上是我的修炼心得,这篇心得讲来讲去好象都是在说自己如何如何好、如何如何精進,其实我也有许多不足和常人心没有去,只是写这篇发言稿的目地是希望与同修共同促進、共同提高,所以不知不觉就都写自己好的一面,不好的一面就没有写了,可是毕竟是还在修炼中的人,怎么能无过呢?

最后以师父在《越最后越精進》中的一段经文,与同修共勉:

“其实大家想一想,过去的修炼人要耗尽一生才能走完的路中都不敢怠慢一刻,而要成就大法所度生命之果位的大法弟子修炼中又有最方便的修炼法门,在这种证实法修炼最伟大的荣耀瞬间即逝的暂短修炼时间内怎么能不更精進呢?”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2005年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