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度人还是救人?


【明慧网2005年12月3日】讲真象中,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经常和同修抱怨:“哎呀,度一个人真难!”可抱有这样的想法走下去,却发现路越走越窄。最后,甚至都不想讲了,觉得讲不出口,“常人太低,想让他修炼太难了。”

苦恼中,我冷静下来:我们有资格“度人”吗?我们具备什么能力“度人”?

回想师尊把我们苦度到今天的过程,这是一个多么浩大的工程啊!光是用气功铺路,就用了整整20多年的时间。在这20几年中,世人才逐渐知道了气功和祛病健身的功效、丹、功力、特异功能,以至于修炼、成佛得道、圆满等等大致概念。师父开始传法后,规模由小到大,人数由少到多。我们逐渐能听明白了之后,又在每一个较大的关难来临之前,给我们讲法,点悟迷津,慈悲呵护。正法开始后,又替我们承受了想象不到的巨难。慈悲的师父在这其中究竟承受了多么巨大的痛苦,耗费了多少心血,我们绝大部份是不知道的。好难啊!

师父为了我们劳心费力的细心解开每一个拴着人的渊怨死结,才把我们度到了今天。我在问自己:我们有什么资格“度人”?!我们根本没有任何资格与能力度人,我们“只有救人的份儿”,真正度人的事只有师父能做,我们只是在协助师父度人,这还是在不断修好和提升自己的前提下才能做到。

深挖思想根源中,我终于找到了那个隐藏最深的执著心——自命不凡的狂傲之心!

正是这个心高气傲,让我自认为也象个觉者一样,要去“度人”。正是由于目中无人,让我曾经对发传单、挂横幅的同修不理解,认为他们是在搞政治、修的“太低”。正是由于傲心迷惑着我,阻挡着我去证实法,走好、走正正法的路。也正是它,操纵着我带着显示心、争斗心去和同修们交流。

我惊醒了。可我发现,身边有许多同修仍被它所控制,特别是原来有点功能的,炼的不错的,有的已经走到了自心生魔的危险边缘!所以我要说,我要写,清理自己,同时也期望帮助同修能认清这颗危险的执著心,去掉它。

常人就是常人。他就是要被情控制,就是要执著于利益、名誉等等。除非他也得法了在修炼,否则他绝不会因为你的说教而轻而易举的去掉他的执著。千万不要抱着“觉者”的心态去讲,抱着“讲法”的态度去讲。你当然比常人“高”,七情六欲淡了许多,可离真正的圆满还差远去了!在常人面前傲什么?那怎么能是修慈悲呢?带着隐藏的极深的狂傲之心去讲,那却是自心生魔的开始!

“你按照你的想法,按照你的思想去讲,那不是法,不能够度人,也不能够起到任何作用,所以谁也讲不了这个法。”(《转法轮》)我们现在就是讲真象赶紧把人救下来,让其避免被淘汰。至于以后他们是否能够修炼大法从而得度,那还要看他们的缘份和悟性,不是我们带着人心那么简简单单想当然的事情。

个人认识,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