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内大学课堂播放《风雨天地行》


【明慧网2005年12月30日】2005年圣诞节前的一周内,这一所大学的十个班级约一千名学生,先后分十批观看了《风雨天地行》,运用教室里的多媒体,有的班级播放三十多分钟,有的班级播放四五十分钟。内容涉及《荡浊》、《清音》、《风雨》、《历劫》。由于时间限制,《同心》、《审判》没有播出,但意思说到了。绝大多数学生如饥似渴的了解真相,相信并表示震惊,少数学生表示不相信《风雨天地行》的内容是真的,这正说明党文化的邪恶性与欺骗性。

这一学期,我向教务处要求讲授某一课程(以下称《毛概》),以便于直接清除恶党邪灵的毒素,起初打算能做到什么程度,就做到什么程度,因为毕竟是大学课堂,期中座谈会上,教务处还要向学生听取对各任课老师的意见。后来,随着我对中共的邪恶本质的剖析,学生对中共的不满情绪开始流露,甚至溢于言表,促使我横下一条心去,播出了《风雨天地行》。下面我谈一谈我的体会,不妥之处,请大家指正。

第一是,顺着学生的口味去破除党文化。讲授《毛概》,课程安排顺序正好就是二十世纪整部历史,结合《九评》及相关资讯来讲,再合适不过了。因此,在课堂上,我播放了大量纪录片,告诉学生说仅供参考,但是实在是每次都振聋发聩,包括《透视中国》中的何清涟谈《外国资本给中国带来了什么》,辛灏年谈《走向共和》,《中原大地世纪回眸》中的《抗日谁打》、《文革亲》,《一寸河山一寸血》中的关于本省保卫战的一集,《寻找林昭的灵魂》,《弹指一挥间》中的《从大跃進到大饥荒》、《共和国主席之死》、《中俄边界争端》,《天安门》(六四学潮)中的五十分钟,有的历史时期没有纪录片,我就用口讲,包括毛泽东与四个妻子,王实味冤案,张志新冤案,韩战的真相,土改时期的故事《佛怀煽仇录》,中共历次残酷整人运动:肃AB团,延安整风运动内幕,三反五反,文革,毛泽东斗彭德怀,毛泽东斗林彪等等。纪录片与讲故事都注重了还原历史真貌,尤其讲故事运用了某地评话的文学手段。学生们觉得太生动了,太新奇了,太有价值了。在期中座谈会上,都给了我90多分,还主动给我讲:“老师你的课,我们评了最高分。”教务部长连说:“想不到!想不到!”

这种课在大学里一般来说都是“睡觉课”,老教授都讲不好,何况年轻人。但是那许多的纪录片,里面有着对中共直接揭露与抨击的言词,在课堂上播出就不能不讲方法,所以这体会之二就是,一步一步有序地撕破共产邪灵的画皮。要揭穿共产党的歪理邪说,先描述中共党魁的罪行劣迹。先从恶党自己招供的罪行开始,历次运动中的冤假错案是最好的材料,还要注意,讲述冤假错案必须与教材相呼应,必须绘声绘色,用学生自己的话说就是“在美和感动中不知不觉一堂课上完了”。

举例来说,教材说反右是错误的,我就播放了《寻找林昭的灵魂》,在此片中出现这样的声音:“林昭血书写道,共产主义制度是公开抢光每个人作为人的一切的血腥的恐怖制度”,类似这样意思的声音多次出现,之所以能播出,是因为在这以前有肃AB团,王实味冤案,延安整风运动内幕,三反五反作为铺垫,再加上林昭受迫害如此惨重,数十万字的血书展现在学生面前,那是触目惊心而又引人深思的。随后学生在三四千万人饿死,整个国家在文革中险些崩溃的历史事实中痛苦反思,就构成了观看六四大屠杀的基础,尤其是六四的主角就是大学生,枪声、坦克、鲜血在鸦雀无声的课堂中,大面积撕破了共产邪灵的画皮。有个学生告诉我觉得再看《新闻联播》就有被养猪的感觉,这就又为学生接受《风雨天地行》奠定了基础。

所以回头看去,揭露共产党的过程是步步为营,没有操之过急,有时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或者删掉一些尖锐的内容,就是因为欲速则不达。像现在,某些直接抨击共产邪恶主义的言论,在纪录片中播出或从我口中讲出,学生们普遍不感到震惊了,就是邪恶的因素已经被一点一点的去掉了。

很显然,我揭露恶党又不是站在常人的基点上進行的,我是在救度众生,修炼者对于政治没有一点兴趣,而救度众生,就要充分运用大法赋予的智慧,这是我的第三点体会。这一学期讲课中,《转法轮》中的无边智慧时时启悟着我,从心态到语气及讲道理的方法,都是从长期学法中,从《转法轮》中悟到的。还有师父早期在大陆传法时的做事方法,也启悟我明白了许多救度众生的原理。比如,揭露邪恶要“符合现代人的思想观念”,从学生感兴趣的地方,从近在身边的事情入手;课堂上讲课,课后交流,路上碰到,都要体现出一颗善心;相生相克的原理决定了学生有一点就透的,有反复说才明白的,有怎么说都不接受的,讲课时,就要注意照顾不同层次的学生,使用不同力度的语言。学生既有明白的一面,又有不明白的一面,因此既要讲一讲人体宇宙时空的奥秘,又不能讲得太多。人活着就是为了名利情,修炼者不执著名利情,同时也不能怕涉及名利情。在揭露邪恶时,会表现出愤怒与哀伤,在讲到正义时,会表现出赞美与高兴,我总是说我们来讲一讲我们爷爷奶奶父亲母亲的历史,语言情感化了,这一切都是为了救度众生,等等等等。讲清真相是救度众生,救度众生中体现出法所赋予的智慧。学法不仅仅是自己提高的问题,关系到看得见看不见的无量众生。

最后一点,就是“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学生虽然不喜欢思想政治课,但是共产邪灵在学生们身上种下的毒素是非常多的。毒素的输灌从幼儿园就开始了,大学毕业,学生的前途还被恶党操控着,所以,在揭露邪灵时,邪灵必然会有反应,有时反应还会很大。有几次,课间十分钟,个别学生当面说我的课反动,太右。我做了一些解释,旁边马上有学生说现在还谈右不右的,讲得可以。最大的反应是播放《风雨天地行》,有一个班级,多媒体突然停电,换一个教室,一会儿又停了。这是以前没有的事,邪灵开始干扰了,我发正念否定,再也没有出问题。数个班级,七个班级还好,还安静,但有三个班级竟然骚动起来,个别学生一看就抵触,站起来把后门一摔,出去了,说不定跑教务处打报告去了。我当时看在眼里,心中一沉,口中发干,就感觉几条黑蛇缠在了我身上、口边,我极力镇定下来,不断发正念,给教室上空抛撒天花,身体哗一下顶天立地,佛体无数个头无数个手臂,向学生发出万道光芒。“我这是在救度无数大穹的主,天地可鉴,坦荡磊落。”这样的念头起来了,思路又清晰了,我开始讲课,我说:“大家有抵触情绪是正常的,想当年六四学潮发生的时候,我也不相信军队会开枪。可是,上个星期大家看到军队开枪了。过去的历史说明,搞运动必然是残酷的,看了刚才的参考短片《风雨天地行》,至少大家明白国际上对于法轮功问题的争议大得很,法轮大法已经形成了一种文化。大家马上就要毕业了,作为二十一世纪的主人,对于这些事情应该知道,所以我简单的给大家介绍了一点,有兴趣的同学还可以在毕业后保持关注。”接下去,我就开始讲《江泽民其人》中的“惊天远华走私案”,讲江泽民和朱镕基在这个问题上的分歧,对《风雨天地行》形成一个补充。下课后,我还多次出现心慌,乏力,考虑最坏会怎样,总之是不大自然。怎么搞的呢?通过学法之后,我悟到,讲清真相中也牵扯到自己的提高的问题,这正是一个加强正念的好机会,与同修交流之后,悟到我并没有时时做到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时时做到金刚不动,还有可能被旧势力钻空子的念头,正念不够强。于是延长了发正念的时间,增加了学法炼功的时间。

但总的说来,收到的效果是好的,课后还有学生要拷光碟。富有戏剧性的是,有个学生在我播了《抗日谁打》后,在课间十分钟问我“是不是要反共?”我说是讲过去的真实历史,但心里就记住了这个学生,觉得他受中共的毒害深,以为他对我的课有意见。谁料想,播完《风雨天地行》后,他居然问我要碟子去拷,并说《九评共产党》他都看过,一直用无界浏览上网,还退了团。课后,找我谈心,要《九评》及软件的有一二十人,四五个已经退团,二人请去了《转法轮》,他们都在主动讲真相。当有的学生主动给我讲真相,以为我不知道时,我就想,世人越来越明白了,我们要更加勇猛精進,更加增添正念,救度更多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