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到正念正行,邪恶是迫害不了我们的


【明慧网2005年12月16日】在修炼的路上,我实实在在能感觉到师父在鼓励我,在修炼的这条路上走正、走好。只要我们在考验面前守住心性时,总有奇迹出现。我的一切师父说了算,邪恶的迫害说了不算。在看守所里,因为炼功被戴上手铐时,当我用法来衡量放下怕吃苦的心时,手铐便在突发事件中拿下去,以后再炼功也没人迫害我;当“提审”我让我写对大法的态度时,我工工整整写上了“法轮大法是正法”这几个字,结果他们夸我字写得好。现在把我的一次经历和体会写出来,与同修共勉。

2002年5月11日下午得知邪恶对大法弟子又一轮迫害,在我们乡里我是重点,整个下午我表现得很低沉。在1999年7.20迫害刚开始的时候,在邪恶的考验面前,没守住心性,违心的签过“不炼功”的保证,给自己的修炼过程留下了污点。经过这两年的学法、修炼,特别是学习师父这一年多来的最新讲法,知道在邪恶面前如何做。这次邪恶的考验来了,亲人们表现的很害怕,怕失去我。整个下午我一直权衡在亲人面前、在邪恶面前如何做。我作为一名大法弟子,要用大法来衡量自己。这次我一定要守住心性,哪怕失去亲人、失去人身,我也一定要守住心性。我一遍又一遍背《洪吟》来坚定自己,想着面对610、警察如何向他们讲真象。

我绝不放弃修炼,因为放弃修炼就是放弃幸福。我现在的幸福是因修炼法轮功所得。我再也不想回到修炼法轮功以前的日子。修炼之前,邻居们总结我们夫妻之间“两天一小仗,三天一大仗”,总是陷于家庭矛盾之中;我多年的关节炎,走路困难,当时最大的感受是身体特别沉,带不动;再就是我的恐惧感有一年多,我白天、黑夜在家里都有恐惧感,怕得头皮发麻、冒汗,想尽了各种常人的办法都没效果。我把《转法轮》请回家第一天就不害怕了,法轮大法太神奇了,特别是多年的关节炎好了,真是走路一身轻。随着不断的学法修炼,我与丈夫越来越和睦,这些是用常人的办法无论如何都解决不了的,而我因修炼法轮功都解决了。想到这儿,我坚定了许多,无论吃多大苦,我一定守住心性。在邪恶的迫害、考验面前守住心性,才是对自己、对亲人最大的好……

晚上8点左右,610、村委、乡派出所一行六七人来到我家,当时我怕得两腿不停的抖,但我心里很坚定。当所长问我是否修炼法轮功时,开始不敢说炼,丈夫和610都希望我说不炼了,当时不法人员说只要我说不炼了,就不搜查我家。我可不能说不炼,又怕挨打又不敢说炼,就这样僵持了约有半个小时,丈夫看我不按他的意愿去做,突然照我的头狠狠打了一拳,这一拳倒把我的怕心打没了(当时感到最大的压力来自于丈夫,他脾气暴躁,修炼前常打我)。不法人员们便在所谓的搜查证上签字,对我家开始非法搜查。我发正念:一个不动制万动,让他们什么也搜不到,并求师父加持。结果他们在什么也没搜到的情况下把我绑架到乡派出所。

在派出所,开始他们问我什么我也不回答(当时以为这样是不配合邪恶)。警察轮番走到我面前叫喊,并让我一动不动的看墙上的一个点,并指责我说:你还炼法轮功呢,我们问你什么也不说,真没礼貌!听到这我心里一惊,我应该给他们讲清真象,他们也是被毒害的。我告诉他们违法、犯罪是对国家、集体或个人的财产与生命造成伤害,情节轻属违法,情节重属犯罪。我哪一点也不属,我既没违法,也没犯罪。他们听我说的有道理,又强硬的说:国家不让炼,你炼了就是违法犯罪。我说国家这一决定、做法是错误的,“文化大革命”不也是错误的吗?错了十年不也平反了吗?他们于是主动让我说修炼法轮功好在哪儿,给我向他们讲真象的机会。

在我给他们讲真象的同时,所长以带人去我经营的服装店去非法搜查,他们想找到迫害我的借口(大法书或真象资料)。结果找到一本我抄有《秋风凉》的本子,回来后往桌上一扔,便质问我:你说你多狠,你管我们叫邪恶之徒,你叫我们下沸汤!我正告他们:你们不迫害法轮功,你们就不是邪恶之徒;你们不迫害法轮功,你们就不下沸汤。这番话起到了作用,现在悟到了是《秋风凉》清理了操控所长的邪恶生命,震慑了他,所长明白了真象,再也没有参与迫害我的事。

在修炼法轮功前我反应迟钝,由于修炼了法轮功,我当时的正念正行符合了法的标准,师父给予了智慧,使我说出的话既向他们讲了真象,又震慑了他们,一切是师父在做,我只不过是在走师父给我安排的路。

又進来一位警察诈骗说:某某某(4月25日喷“法轮大法好”时被绑架)把你都说出来了。我不承认这一切,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信同修,别想从我这儿得到任何迫害我与其他大法弟子的借口,我什么也不说。

他们又问:你怎么又不说话了?我想到了师父讲过的法,也是我当时的心里话,我说:我不想说的我可以不说,我说出来的就得是真话。

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这么一说,他们不但不追问我,反而对我态度发生了转变。师父一直在身边慈悲的呵护我,给我智慧,环境的改变使我体悟到了法的玄妙,“柳暗花明又一村”,更坚定了我对师对法的正信,为以后面对迫害,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这时做记录的警察说: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我不能因为你失去了工作(正象师父讲的,中国的许多警察也是被邪恶的谎言毒害的,应该听到事实真象)。我说我不恨他,但是以后别迫害法轮功,他点头答应。这样到了凌晨四点,我有点头晕,不再说话,他们也没为难我,我便休息了一会。

第二天上午,我的邻居、同学、朋友、亲人们听说我只要说炼就出不来,最低判三年,他们都来到派出所劝说。任凭他(她)们劝说,我坚定我的正信、正念,用大法衡量我在常人中的得失,无论遭受什么样的痛苦,只要我在法中,只要师父承认我是大法弟子,我守住心性。任何让大法弟子放弃修炼的事情都是宇宙中最大的犯罪。我的亲人们只能因我修炼法轮功而受益,不能因为我而造业。我自己及亲人们在常人中的这点苦又算什么呢?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真正对亲人们的生命负责,在母亲跪下让我说不炼了、3岁的女儿偎依在我身边、父亲的劝说、丈夫哀怨的神情下,我“闯”过来了,我安慰他们我没事,很快就会回来,让父亲劝母亲别太难过。

这样,就在我说出去还炼的情况下被非法关押了15天,堂堂正正走出了看守所,并不是“只要我说炼法轮功,就出不来,最低也得判三年”的说法。

现在,我悟到这一切都是邪恶的迫害,是旧势力安排的。只要按大法去做,做到正念正行,邪恶是迫害不了我们的,因为师父一直在我们身边慈悲呵护我们;而且我们还讲清了真象,救度了那些被恶党毒害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