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用修炼人标准要求自己

【明慧网2005年12月4日】前一阵子,哥哥嫂子因为孩子考学的事到北京来了,借此机会和他们聊了不少大法的事情,最后嫂子决定看《转法轮》了。这是多好的事呀!欢喜呀!世间的事要都这么如人意多好啊。欢喜心上来了,事儿也就要出。就在他们离京的那天,发生了非常不愉快的事情,加上看到他们身上的一些“毛病”,我心里特别扭,碍于不能给大法抹黑的心理,强忍着没有发生争吵,敷衍着盼着将他们送走了。这时眼睛都盯在别人身上,拿大法去要求常人,而没想到大法是要求自己的。

先生送他们走出了门后,我实在觉的心里委屈,又知道这样非常不象一个炼功人应该的想法,觉的自己很差劲,愧对大法愧对师父,忍不住嚎啕大哭。可心里还在说,这人啦怎么这样,为了自己尽给别人使绊子,还尽想占别人的便宜,真是自私等等。在矛盾利益面前,把自己和他们等同起来,真是什么不满都涌上心头啊,用常人的心忍也忍不住。想提高自己却背着包袱爬不上去。

直到先生从火车站回家还在哭,先生说:看看,见真的了吧。意思是说我平时和他讲的在受委屈时要大度的话,在关键时还是做不到。被先生刺激了,矛盾的心带着自己冲口而出:“我真后悔和他们讲真象甚至嫂子都看书了,我为什么要将这么好的东西(大法)告诉他们,就应该让他们将来吃苦头。”先生说:“你连这个都后悔?!”放任自己的我管不住自己的嘴回答:“是的,如果不是师父让我讲真象,我才不会和他们讲呢,他们那么坏,干嘛要和他讲,我只和善良的人讲。”甚至不是修大法的人应该讲出的话都说出来了。心里的委屈、仇恨,加上嫉妒心都出来了。

先生看我那样以为我气晕了头没有再说话,只是拉着我的手,因为他也知道过去我受的委屈和一些不愉快的事。一个小时后慢慢的我冷静了下来,我对自己所讲过的话向先生道歉。我说:“我不应该那样说话,嫂子能看书说明讲真象的事情真是了不起,师父叫我讲真象就是要除去我的狭窄的心,我没有意识到在内心深处有恨,今天的事情只说明我没做到真善忍,没有按大法的要求做,以后你监督我。”

仇恨,在这几年的被迫害经历中,我以为它已经不存在了。面对警察的抓捕、抄家,没有恨;面对单位的开除,没有不满;面对着同监犯人的虐待,没有仇恨;面对不明真象的人们的另眼相看,没有不好意思,因为我知道,从内心里我想修炼,要学好,我在修炼大法。我觉的我顶天立地,堂堂正正,更不觉的丢人,没有仇恨、委屈、不平。

但是,今天,在亲人相见的温馨美好中,反而让仇恨的心在不尽如人意的相处中暴露了出来。这时只是用人的面子等人心来抵抗丑恶的仇恨,而没有用一个大法修炼人的心胸来化解怨恨。是脓总是要流出来的。要修炼下去,就要面对自己的好和不好,化解它,用大法的法理化解它。

我以为这事就此过去了,第二天和同修说这事,说着说着还眼泪汪汪的,同修听了又尽是说我不好,没有一句安慰话,还说我要这样就别做大法的事了,说这种状态做也做不好。我想求得人谅解的心被泼了盆冷水,更怪同修小题大做,而没想到同修考虑到的是大法及大法工作的安危。心里明知道同修批评的没错,还不肯认错。面子上过不去呀。甚至又想“怨”同修。

没别的办法,学法吧。这是我在这么多年修炼中自己心过不去时的唯一法宝。翻开书就是《何为忍》在眼前:“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修炼人要这样才是忍啊。

由此想到在平常见到的一些事。如有的同修和萍水相逢的人一般都能做到宽容大度,忍。可有时和家人、亲朋好友相处,就像我上面写自己的经历的一样,可能时间长比较随便,又因为相互知根底可能在心底有成见,一旦发生矛盾冲突,就可能心里有些难受,从而产生隔阂。特别是真象讲的对方不接受时,更觉的委屈、无奈,甚至有不想再和他们交往之感。有的在和同修相处时,时间一长会容易流于一般的同事朋友关系,无意中都将大法的标准当成了要求别人的标准,就看自己有理没错,有毛病的都是对方,从而相处不和谐等等,甚至影响做大法的事,不想配合,想离开,去单干。有时,大家说到某某又被邪恶抓了,曾受此人在无知邪悟中迫害的人有的要说:“他(她)呀,谁让他邪悟还做转化,造的业就得还。”更甚者干脆一句“该!”从而在无意识中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

我在学法的时候都有体会,就象师父说的,学法时心态很好,回到常人中就又不能时常是好心态了,特别是个人利益受到冲击时心荡的更厉害。自己的体会是,一切都是物质存在的,要去掉这不好的物质当然要有所表现,或者好或者不好。关键是我们要能及时的在心性上提高,要想到自己是修炼人,不要流于常人的境地。摆正了自己的位置,一切也就平和了,自己也就没有什么过去不了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