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太原新店女子劳教所迫害内情


【明慧网2005年12月4日】我在2004年被绑架迫害,后来被强行送入山西省女子劳教所(又名新店女子劳教所),在那里我亲眼见到劳教所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们被迫在有毒的环境中奴役劳动,大同法轮功学员辛恩昊被棍子打全身、用针扎大腿胳臂,恶警用手拧她的下身,踢她的肚子。

新店劳教所的三大队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基本都是法轮功学员,也有几个恶警精心挑选的吸毒人员。她们大个子的体壮腰圆,小个子的阴险毒辣。所有人员住的是一座三层楼房,一层是车间,强迫学员做各种社会上没人愿意做的加工或包装重活;二层是法轮功学员的住宿,三层是吸毒犯住宿。整个楼房阴森恐怖,到处迷漫着邪恶的诬蔑大法的标语和字画。

新店女子劳教所的恶警们与外面的不法商贩相互勾结,加工制造许多假冒伪劣商品。因为在这里加工商品所需要的工资、工商、税务、房租以及水、暖、电等所有费用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对那些恶警们来说,一达到了非法迫害的目的,二又在其中获得了许多非法利润,三充分利用纳税人的血汗钱,四在社会又打通了许多关系等等。如:长年为太原“美特好”超市包装小米、绿豆、核桃、核桃仁;年底就更忙,各种宣传品、对联、商标等印刷品,经地下印刷厂印好后,运至劳教所用来包装加工各类商品。腊月里商品好卖利大,这就要求大部份是急件,需连夜加工,越快越好。这就更加促使那些恶警们贪欲之心,强迫所有的人员全部上阵,连夜加工,即使生病也不准休息,如不服从则是酷刑。

平时,法轮功学员白天在车间里加工有毒气的打火机及配件,打火机的毒气、毒塑料味、铁机头的油味,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下,自然会吸进肺里,时间久了很多人员都产生各类过敏。

夏天没有任何通风设备,90多人围坐在80平方的车间里一阵儿就浑身冒汗。法轮功学员早6点起床,中午休息一会儿,一直到晚上10点半以后才能休息,白天被强迫出工遭受身体上的迫害,晚上被洗脑遭受精神上的迫害。这还不算,还给恶警们织毛衣、纳鞋垫、洗衣服、扫垃圾等额外劳动,每天出工11个小时以上。恶警说“如上边要问你们劳动几个小时,只能说6个小时”,如卫生方面就说是恶警们自己扫的,替她们做私活更不能说。

三大队一共有9个小组,每组12人,组组有组长和小组长,负责监视学员的日常一切活动;还有5个民管委,其中当学习委员的恶人整天就是谋算用“学习”来迫害学员,并以此为乐。有新被关押进来的法轮功学员,打头阵就是民管委,极尽她们的恶招来洗脑;下一步就是吸毒分子,拳打脚踢算是最轻的家常便饭,打人还不让出声,用脏东西把嘴堵住。

20多岁的山西大同法轮功学员辛恩昊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每次到期后都因坚持信仰被非法延期三次,每次三个月,共被非法劳教两年零三个月。恶警们把她被非法审问的情景做成一米见方的照片挂在住宿楼二层的楼道里污辱她,同时授意吸毒分子和邪悟帮凶对她进行了各种迫害达两年多。从辛恩昊一进来就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不让喝水吃饭,关在一个外人看不见的单间里。饿了给的是凉馒头、老咸菜,整块馒头强制往嘴里塞,不让自己咽,大小便也全在单间里,不许外出方便;在口渴的不行时让她喝小便;冬天只让穿单衣服;拿棍子打全身、用针扎大腿胳臂,抓住头往床上碰,最后辛恩昊被打的大小便失禁。

恶警、毒犯还说她臭的不行,时时用手拧她的下身,踢她的肚子和下身。辛恩昊下身遭毒打,流出大量鲜血。打人的凶器是竹片、竹棍,方法是让毒犯看着辛恩昊,整天靠墙而站,不许动,一动就打,再有就用冷水从头浇到脚。

就这样的恶毒、残酷、流氓环境,辛恩昊没有放弃修炼。有一次见到另一刚被绑架进来的法轮功学员,把手撑里夹着一张平时写好的纸条,悄悄的塞给学员,纸条上写的是:有没有师父的新经文?心里最渴望的依然是大法。

44岁的山西太原法轮功学员裴秀英被劳教两次。第二次被绑架后,裴秀英绝食抗议折磨。恶警将她进一步强行关押在二楼的咨询室,看管她的全部是吸毒人员。半夜里,恶警和吸毒人员毒打声与裴秀英痛苦的呻吟声在楼道里传的很远。尤其是2004年腊月三十日的那天晚上,突然所有的人员都听到裴秀英好几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当时值班的恶警是孟颢、雷红珍,她们怕人们知道,匆忙把外的门紧紧的闭上,随后孟颢破口大骂。除夕夜,在全国的电视上看到的是被中共邪灵歌唱的太平盛世,大家却不断听到裴秀英阵阵凄惨的呻吟声。

初四下午,恶警王新红、梁军霞、孔建英叫吸毒人员那晓燕、铁艳冬、廉丽充当打手,任意打;王新红、梁军霞在房间里指挥打手打人,孔建英在外边放哨。这时正巧遇上姓郭的所长陪上边检查的人员巡视,听到呻吟声问那些恶警是怎么回事?恶警诬蔑说劳教人员不服从管教,劳教人员相互争吵,那些装模作样的巡视人员也就闭着眼睛收场走了。姓郭的所长走后不到十分钟,那三个恶警又叫来吸毒人员中最恶毒的王湧,加上原来的三个打手,共四人加倍毒打裴秀英,直到所有的恶警、毒犯打的身上没有了力气才结束。事后帮凶受到恶警不同的奖励,最恶的毒犯王湧被减教期3个月。

后来又绑架进来三个法轮功学员牛兰英(大同人,女,四十四岁,铁路会计)、马月英(山西大同人,女,四十多岁)、李润芳(山西太原人,女,三十五岁,身有残疾,失去左腿膝盖以下,平常走路需戴假肢),现在还在受着迫害。三人都是第二次被绑架来的,其中马月英、李润芳从进去开始就没有让正常睡过觉,白天出工,晚上还是继续劳动。由于她俩从开始就由吸毒和邪悟者看管,其迫害手段更加残酷、恶毒。李润芳身体还带有残疾,她受的迫害更加痛苦,但那些恶人们则以此来取乐。

法轮功学员牛兰英一来三大队恶警们就把她关在不见人的理发室,窗户都用布遮严,让吸毒人员和邪悟帮凶看守,任由她们折磨。由于帮恶警的打人凶手抽调不开,恶警把马月英、李润芳和牛兰英最后关在了一块,24小时轮流值班看管。恶人怕牛兰英叫喊,就用胶带把嘴糊住。后来因牛兰英绝食时间太长,恶警怕出人命,才把牛兰英和一个有神经病的长治疯女孩关在了一起,也不糊她的嘴了,牛兰英就高声呐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迫害好人有罪!不让李润芳睡觉是干坏事!”

当时院内正在施工,很多工人都静静的听着。恶警和打手们根本不顾牛兰英的身心健康,依然每天强制给她灌食,所灌物品是玉米糊加盐,灌食时需把牛兰英从密室强押到另一处楼房二层的医务室,经过楼道、走廊等地方,牛兰英走到哪都喊 “法轮大法好!”

就这样,牛兰英绝食73天后,整个人已经皮包骨头快不成人样了,依然坚守着自己的信仰。直至最后牛兰英随时有失去生命的危险,恶警们怕她死在劳教所里,就秘密把牛兰英送回了家中。却对魔窟里的人员声称:“我们把牛兰英送到大医院里治疗去了。”几个月后,恶警们去牛兰英家中,发现牛兰英的身体稍有好转,又强迫绑架回了太原新店劳教所继续迫害,牛兰英依然是绝食抗争,一直没有任何消息。

直至现在,山西省太原新店女子劳教所里,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还在受恶警和帮凶们的残酷迫害。

下面是三大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成员:大队长叫孟颢,指导员叫刘忠梅,副队长雷红珍(已调走)。恶警有:王达丽、王星红、石坚、杨斌、孔建英、大梁(全名不知)、梁军霞、陈春香、程东惠、尚某某、闫某某。调走的有:肖燕、赵文联、高某某。打手有吸毒人员:王湧(太原人),铁艳冬(运城人),李玉萍(太原人),那晓燕(太原人)、廉丽(运城人)、胡应连(代县人),边文静(太原人)、杨玉连(大同人)。

全国所有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里每天都发生类似山西新店女子劳教所所发生邪恶迫害,而迫害的元凶就是共产邪党和恶首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