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19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以证实

【明慧网2005年12月6日】(明慧记者黎鸣综合报道)2005年11月份,19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以证实。至此,中共和江氏集团99年7.20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有2790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通过民间渠道得到证实。

19个案例中,女性法轮功学员11位,占58%;55岁以上老年法轮功学员7位,占37%;14人在2005年中被迫害致死,其中6人被迫害致死于2005年11月。据明慧网资料统计,已有380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于2005年1至11月。

遇难者中有4位年逾七十的古稀老人。年龄最小的才27岁,李洪鹏,女,原天津市飞鸽自行车厂工人,2000年9月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警察非法抓捕,毒打致脑积水,整个头部肿大,面部变形,眼睛黑紫看不见东西,生活不能自理,于2000年12月末去世。

11月的19宗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大陆10个省和市:吉林省4人;黑龙江省3人;河北省、山东省、河南省、四川省各2人;湖南省、江西省、天津市、陕西省各1人。

* 吉林长春王守慧、刘博扬母子二周内相继被迫害致死

吉林省长春市大法弟子王守慧和儿子刘博扬于2005年10月28日被长春市宽城区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刘博扬于当晚被迫害致死,两周不到,王守慧也被迫害致死。据报道,王守慧遇害时还不知道儿子已经被迫害致死。

王守慧,女,57岁,长春市宋家办事处正科级干部,其子刘博扬,28岁,是家中唯一的儿子,毕业于吉林省医科大学,是长春市前卫医院大夫。刘博扬为人仁义厚道,尊老爱幼,工作连年都是先进。据悉,对于刘博扬的死,他所在单位的人都为之落泪。

王守慧一家三口于1995年开始修炼大法,1999年7.20之后,屡次遭到绿园区正阳派出所和正阳街道办事处人员骚扰迫害。王守慧因去北京依法上访,分别于1999年10月和2000年2月被非法拘留和劳教,在黑嘴子劳教所曾遭电棍酷刑八次;被强迫每天白天干活,夜间站着不许睡觉五天五宿;被绑死人床数次,最严重的一次被捆绑在床上用两根电棍同时电击一个多小时,全身及满脸没有一处好地方,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后释放。

2002年4月11日,王守慧正走在路上,再次被绿园区正阳派出所绑架,并被长春市公安局一处蒙面带到长春净月潭的净月山上私设的上刑房上刑坐老虎凳两天一宿。期间遭受酷刑折磨:两根电棍同时电击乳房等处;三个男子同时拳击其面部及胸、背等处,致使王守慧脸面左侧颊骨粉碎性骨折,大吐血。后肺部感染,在送公安医院住院期间,王守慧被固定四肢强行输液,不让上厕所,强行插导尿管又不护理,五天五宿不能动,导致后来小便失禁。

2002年6月27日,王守慧一家三口又被绿园区公安分局政保科绑架至正阳派出所。王守慧被全身捆绑成一个团捆了一宿,后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三看守所期间曾被手铐与脚镣连在一起铐了十八天,野蛮灌食一个月,后送省公安医院被固定四肢强行输液,灌食30多天,王守慧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时才被放回家。在正阳派出所,几个恶警对刘博扬残酷折磨,拳打脚踢,用皮鞋抽嘴巴,上绳,头上套塑料袋,上大挂,把刘博扬的双臂扭到背后,然后用手铐将人双手吊铐起来,身体悬空,并且来回悠荡或向下拽双脚。当时恶警苑大川还叫嚣:“法轮功我也打死过几个,打死你们我不用负任何责任!”

2002年10月29日,刘博扬被送至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非法劳教2年,12月份遭到恶警强迫整天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晚上不许睡觉,白天还要被强制洗脑。2004年6月劳教期满,劳教所却不放人,找借口给他加期47天。

2003年12月9日晚八点多钟,绿园区公安分局和正阳派出所指导员蒋伟等一群恶警窜到大法弟子王守慧家中,在本人不在的情况下进行非法抄家,没翻出任何大法资料,仍不甘心,并威胁其爱人说:王守慧是重点人物,要抓捕她,并且到其单位非法骚扰。

2004年8月17日,正阳街道办事处恶人和绿园区610、正阳派出所两恶警将刘博扬强行带到正阳派出所,强迫他写所谓的“保证书”。被刘博扬拒绝后,恶徒试图将刘博扬绑架到兴隆山洗脑班继续迫害,还向刘博扬家人勒索每月700元的费用。

2005年10月28日下午4时20分,王守慧和刘博扬母子俩去一名大法学员家送真象资料时被跟踪绑架,被劫持到长春市宽城区公安分局。母子俩都遭到了警察的酷刑折磨,28日当晚,刘博扬被迫害致死。两三天后,10月31日有关人员才电话通知家人,声称是“从六楼跳下自杀”。但刘博扬头部有三个不同方向的钝器伤是被打伤的痕迹,而不是摔伤痕迹;同时腿骨骨折,肋骨骨折,肺内有积血。有关人员为什么不让家属在28日晚看现场,且拖延两三天才通知家属。长春28日晚是零下气温,窗户紧闭,刘博扬当时戴着刑具,很难有机会打开窗户跳楼。据分析,刘博扬是被重物击打致死后被从楼上扔下来的。

10月28日王守慧老人被“审讯”完之后,劫持到双阳看守所关押。11月10日有关人员突然通知家属,说她因心脏病死于中日联谊医院,疑点重重:1、为什么在送医院时不通知家属?2、王守慧到现在还没脱衣检查,从脸部看,两眼窝特别青,左耳内有血迹。

据透露,目前王守慧、刘博扬母子俩的遗体都放在朝阳沟冷冻点,说是等法医的报告,完事后火化。

* 河南董红强被强制注射不知名针剂后身亡

董红强,男,40岁,河南省伊川县城关镇西仓村人,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多次被伊川县“610”、公安局政保股非法拘留,并被监视居住。董红强被迫流离失所,妻离子散,警察不断追捕,并多次骚扰其家人。2002年3、4月间,县610及公安局加强迫害法轮功的力度,采取举报、蹲点、跟踪等手段,董红强又被绑架拘留,并被非法判刑3年6个月,在河南新密劳改农场遭受迫害。董红强多次被警察毒打,并被4、5个人强制注射不知名针剂。此后董红强精神失常,身体虚弱,皮包骨头,肚胀如鼓、腹水,呼吸困难。

2005年8月中旬,警察通知家人将气息奄奄的董红强从劳改农场接回。家人将他送医院,医生检查后确定没法治疗。董红强于2005年11月9日含冤去世。

* 黑龙江七旬老人孙国珍惨遭6年迫害含冤去世

孙国珍,女,71岁,黑龙江省双城市人,2000年4月因去北京说明法轮功的真象,被送双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老人坚定修炼,又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一个月。2001年1月17日老人在自己家里看书时,又被绑架送洗脑班迫害几个月,老人被逼迫睡在冰冷、潮湿的水泥地上,出现脑血栓症状,但老人坚持不写“三书”,结果被洗脑班人员用绳子绑在椅子上,打耳光,被用脚踢。老人被折磨的心脏病复发,险些丧命。同年5月,当局又来绑架老人到当地恶党党校迫害,刚出门老人就昏倒在地,在家人义正辞严的痛斥下,当局勒索了400元钱才放老人。2003年春,孙国珍老人出去贴大法真象标语,被恶人举报,又被勒索300元钱。

几经迫害,孙国珍老人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一直不能恢复。于2005年11月2日含冤而逝。

* 山东烟台于正红被迫害致死 家人揭露真象

于正红,女,43岁,山东省威海文登市宋村镇寺前村人,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于2005年11月17日晚被迫害致死。以下是她的丈夫周承莎揭露于正红被迫害致死经过。

“我妻于正红以前满身疾病,身在农村,一病就是两三个月,不能做饭、不能下地干活。我只能在家照顾她,做饭和带孩子。为了给她治病,把家里的钱花个精光。我们全家就这样痛苦的生活着。

我妻自从1997年夏天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体一天天好起来了,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什么活都能干,还到工厂里上班,家里的生活也好了很多。我们按照大法师父教导的真善忍法理去做,道德标准也提高了。特别是我以前对谁都敢打、敢骂,真象个村霸。自从我妻学了法轮功,我也变好了。

可惜好景不长。自从1999年7.20以后,法轮功遭到了不白之冤。当年10月左右的一天晚上十点多钟,文登市宋村镇派出所邢树武、于金成一伙闯入我家,把李老师的法像及所有大法资料全部抢走,强行带走我妻。在寒冷的天气里把她铐在椅子背上一天一宿。我去要人,他们要我写“从今以后她不炼功、不上访”,我违心的写了。从那以后再没见我妻笑过。

2000年6月,我妻决定进京为大法和师父说句公道话。可是话没说成,却被文登的驻京办事处李英林一伙抓回来送到文登拘留所。在那里受到人称三丛的刑警打骂和侮辱,被关了十五天送到文登宋村派出所。天黑后由村支书给写的三书给放回家。第二天向洪平一伙软硬兼施要把她送到宋村在电影院办的转化洗脑班。我妻坚决不参加。

同年秋天大忙季节,我妻傍晚回家门都没开,向洪平、于金成就又闯到我家把她带走,送到文登拘留所关了大半个月。而回来没几天,又再把她抓走。路上我妻指问为什么杀人放火不管,专管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向洪平说是杀人放火不敢管,管不好就把自己害了。就这样,我妻又被关了十多天(宋村电影院)。他们要我交三千元放人。我借了两千元才把人领回家。

2001年6月1日,孩子要过节,早上我妻告诉孩子中午下班回来给做好吃的。可没想到中午只看见别人送回她的自行车。原来文登610十多人在她下班路上,象土匪下山把她强行抓走。这本是孩子的节日,可却连妈妈都看不见。看着年幼的孩子,我心如刀绞。我妻被抓到由向宏平、毕建伟、桑洪波等组织的洗脑班迫害摧残。我妻被他们折磨的旧病复发。我知道后去要人,他们却说,他们只管关,不管放,出了事找“政府”。

文登整骨医院在这六年里也一直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这次整骨医院的主任检查后告诉他们,我妻有生命危险,再不放人就得死里头,他们才放人。

我背妻子出来时,她已奄奄一息。是法轮大法又把她救活了。可那年十一前,她刚刚能上班,文登610及派出所十几个人又非法抄了我家,把大法书籍全抄走。我妻只好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2003年9月他们在威海找到了她,抄了她的住处,把她抓回文登拘留所。她绝食绝水,第四天被拉到文登整骨医院灌食。第八天被劳教两年,送到济南经体检不收,送淄博也不收,这才只好把她送回家。但他们还是经常到我家骚扰。

今年9月27日早上六点半左右,孩子还没吃饭上学,文登610的刘、向洪平、孙国海等十多人又来抄了我家,再次把我妻强行抓走,送到文登看守所。他们采取卑鄙手段要她放弃修炼,我妻绝食抗议,在第十二天被拉到整骨医院灌食,第十四天人已经折磨的不行了,送到文登中心医院。医院要求找家属,610坚决不准。

经检查,我妻严重高血压、严重心脏病。没办法,第十五天他们怕她死在看守所,不得不放人。我妻回家后身体一直未康复,终于2005年11月17日晚10时左右含冤离开人世,年仅43岁。

于正红的被迫害致死,步步紧跟江氏集团迫害政策的文登市委书记姜贷敏、文登市公安局610(现改为国保)、直接迫害者向洪平、孙国海等恶警罪责难逃。我们家属将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还我们一个公道。”

* * * * *

每一个案例都是一笔血债,每笔血债都是一条绳索,善恶有报,欠债必还,昭昭天理在制约着一切。中共和江氏流氓集团在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中所欠下的每一笔血债,都将要偿还,这一天越来越近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