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跟着师父回家


【明慧网2005年12月6日】1999年7月,中共恶党、邪恶江鬼等动用全国所有宣传和舆论工具恶毒攻击法轮大法和师尊,猖狂至极,我们这些大法弟子也心痛已极。

一、静思

在铺天盖地的黑色风暴袭击时,我们这群修炼人确实在思考:师父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个法正不正?我们参与了政治吗?……

几年来,为什么修炼法轮功的人仅仅经过数月、半载或稍长的时间学法炼功,身体中的顽疾乃至癌症不翼而飞?为什么有的同修从六米多高的铁架上摔下来,六根骨头折断,炼功后不治痊愈?为什么多年来我们这些老人从不吃药,却个个红光满面,鹤发童颜,神采奕奕?为什么在中共打压之前的七年中,法轮功没有登报,没有电视宣传介绍,而他却象长了翅膀一样,传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修炼人数达一亿之多?我们越来越明白:师父是何等的正!师父决不是一般的气功师!法轮大法是正法!

二、上访

饱受中共恶党历次政治运动打压的修炼人,此时已明白修炼道路的艰难了。我们暂时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我们就在家坚持学法炼功。每一天,我们只要听到师父的讲法声音,心里就踏实!

大法这么好,为什么政府不让炼?我们百思不得其解。99年7月22日那天,有同修去省政府向有关部门讲清炼功实情,却被非法关押或送去洗脑班。99年7.20后,有不少同修進京上访,年龄不等,男女老少都有。为维护法,我们都先后遭到无端的非议与不公正的对待:有的同修被关在派出所的铁笼子里,连腿都无法伸直;有的被非法拘禁在看守所达数月之久;有的被劳教、劳改……

在监狱中,我们过着非人的生活,几十个人睡一张通铺,人均一尺二寸宽。吃的是有老鼠屎的米饭。有一功友在牢房中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打得遍体鳞伤,事后被关小号。他昏倒在地时,朦胧中见到师父就在身边,微笑望着他,并用手指向前方……他悟到:师父在鼓励他勇猛向前。

“大法弟子为什么被邪恶残酷的折磨,是因为他们坚持对大法的正信,是因为他们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大法坚不可摧》)

我们听从师父的教诲,默默的忍受着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因为我们知道法轮大法是真正的宇宙大法,知道了千年、万年难遇的大法我们得到了,生生世世的机缘、期盼,今天才得以实现,我们深深的知道自己生命存在的意义。

三、学法小组

面对邪恶的迫害,我们这群修炼人没有倒下,没有退缩,仍然坚定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通过学法,大家意识到无论环境多么险恶,我们也要按照师父留给我们的修炼形式——集体学法交流,来共同提高。

在邪恶镇压最初的日子里,一位老年同修往来于同修间,起着穿针引线的作用。“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她常常用这句话鼓励自己和身边的同修。看到同修们大多都各自在家学法炼功,她在自家组织了学法小组,刚开始只有几名同修一起学法交流、炼功。慢慢的由几人到十来人至几十人(现已分成几个学法小组)。

学法小组的每个人平时都安排好自己的时间,尽量不落下每一次难得的集体学习切磋的机会。出现什么问题,大家及时提出,共同想办法解决;个人意识不到的执著,在交流中暴露出来,认识到后去掉它。我们学法小组位于市区,派出所就在附近。但几年下来,我们定时学法切磋从未间断,风雨无阻。很多同修都说,来到这个学法小组就感到舒适祥和,有的同修看到白色的墙壁上到处都是卍。

我们有这么好的一个修炼环境,首先感谢师父的慈悲的呵护,同修们越来越成熟的表现也对维护这个环境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四、协调人

同修王奶奶,七十多岁,99年前也不是辅导员。迫害初期,在很多同修还不敢走出来时,她主动担起了联系同修的任务,并利用自身有利的环境,在自家成立了学法小组。

刚开始,经文、资料来源困难,王奶奶就拿自己微薄的退休工资到外面去复印。2001年老伴病故,为了能让同修们及时看到师父最新的经文,她放下家中的事,将经文分别送到同修手中后才回家处理老伴的后事。

得知同修在劳教所绝食,她和另两位年近七旬的同修到相邻城市的乡下找其家人,要家人去劳教所要人。三伏天,赤日炎炎,一天内数百里往返,三位同修的手臂被晒得脱了一层皮。

学法小组在她家成立后,她主动承担起了协调人的职责。她的家也成了功友经常交流的地方和外地同修暂住的“家”。有外地同修来本地办事,素不相识,怎么去接人啦?“大法一线牵”(《神路难》),神奇般的真是让这些看似陌生实际并不陌生的同修找到了奶奶家。不管严冬酷暑,不管日长日短,奶奶始终如一,从无怨言。

邻里们常道:“法轮功,我们不清楚。奶奶这样好的人,她是炼法轮功的,我们就知道法轮功好了。”

还有一位协调人,也是七十多岁了。见有些同修迟迟走不出来,他不放弃、不泄气,和其他同修一起经常去耐心做工作;师父的新经文、真象资料一家家不断的送。七旬老人骑车如飞,城东城西留下了他一串串坚定的脚印。

五、大道无形有整体

大法将我们这些修炼人紧紧连在一起。通过不断的集体学法交流,学法小组中的同修提高得都很快,平时每个人各自做着三件事,有需要整体配合的时候,很自然的大家就走到一处了,聚之成形,散之成粒。

知悉有同修被抓,大家约好分头在不同地方近距离发正念,同时对被迫害同修的家属子女问寒问暖,同修正念从狱中闯出后,大家又立即帮助将所有师父的讲法备齐送给同修。

有同修摔伤,颅内出血,人事不省,医院已下病危通知书。同修知道后,将师尊的讲法和炼功带送去医院,一遍一遍的放给受伤同修听。一个多月后,同修神奇般的清醒了。同修女儿本不修炼,亲眼目睹了母亲的奇迹,现在她也加入了修炼的行列。

对走了弯路的同修,大家相约去和其交流,一次又一次,帮助他们走回来。有的同修很快写了声明,通过不断的集体学法交流,从新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中来,扎扎实实的做着三件事。

一位六十多岁的同修,从没有摸过复印机,她从头学起,自己买复印机、买耗材,补充平时资料的不足,默默无闻。

有位同修会翻录磁带、修录音机,只要大家需要,他总是及时的将师尊的讲法带、炼功带、真象磁带录好,第一时间送到大家手中。

一位同修回老家乡下,得知一大法弟子全家被捕,眼下稻谷已成熟,无人收割,不能让粮食烂在地里,为此她出钱组织人马進行抢收。

六、跟师父回家

我们这群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时常还会冒出许多执著心来。然而,我们总是记住师尊的教诲:多学法,向内找。“学法得法,比学比修,事事对照,做到是修。”(《实修》)

慈悲的师尊啊,请您放心,我们这些弟子一定勇猛精進,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把正法修炼的这条路走正,走好,走到最后,跟着师父把家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