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学法小组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日】我们的学法小组开始于二零零一年,建立在工作单位,学习时间为每天午休的两小时。经过四年多的风风雨雨,我们稳定的走到了今天。

小组的建立

由于单位离家远,坐车往返需一个小时左右,再加上回家做饭、吃饭,一中午的时间就忙碌的过去了。有几名大法弟子中午不回家,因为每个修炼人的情况不同,都有自己要做的事,于是在各自岗位上安排自己的时间。

一天,一名大法弟子提议利用午休时间,大家在一起集体发正念、炼功、学法。一大法弟子自己有一个办公室,于是我们决定在那里。这对我们是个考验,因为当时迫害很严重,单位已有两个大法弟子被开除,还有三个大法弟子被迫买断工龄,剩下的也都是单位「挂号人物」,受过不同程度的迫害,其中一人还遭受着开除厂籍留厂察看两年的处份。虽然如此,我们站在正法的角度考虑:同修一部大法,一九九九年「七ܧ二零」之前可以集体学法、炼功,现在为何不可?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什么时候都是最正的,所以不应害怕邪恶,相反邪恶应该怕我们。这样,学法小组就正式成立了。

大法弟子在日常的生活中严格要求自己,在工作中都能体现出好人的形像,再加上不断讲清真相,所以每个人的工作环境、家庭环境开创的都很好,在各自岗位上不影响工作的前提下可以看书学法,所以刚成立小组时主要以集体炼功为主,每天利用十二点发正念前的时间沟通交流,十二点前后发二十分钟正念,然后炼一小时功,再切磋切磋,这样两小时就充份利用起来了。

形成这个环境后,大家都尽量克服各种困难,坚持每天参加,很自然形成了一种精進的劲头。随着师父不断的发表经文,我们把学法放在第一位,虽然每人平时都能自觉学法,但通过集体学法,大家可以针对刚刚学过的法谈谈自己的体悟,通过交流共同提高。

坚持学法小组的稳定

修炼的路不是一帆风顺的,在我们坚持集体学法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干扰。

刚开始不久,有同修建议把本单位大法弟子被单位迫害的情况上网曝光,揭露邪恶。有同修觉得这样会影响学法小组的稳定及大法弟子的安全。大家站在正法的角度正悟:我们修炼真善忍没有错,被迫害是旧势力强加的,揭露迫害也是抑制迫害。我们本着为大法负责的原则,将每位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实认真详细落实明确,形成一篇文章,寄到明慧。明慧网很快发表了。这篇文章句句属实,他们迫害按真善忍修炼的好人的行为在全世界曝光,他们怎么会有脸面对大法弟子?我们正念正行,没给大法弟子带来任何麻烦,而我们更加坚信只要走正修炼的路,邪恶动不了我们。

我们集体在一起,单位领导已经知道这个事实。他曾经与一位同修的家属说我们天天中午在一起,还有外单位来的人(离我们单位较近的大法弟子偶尔也来),不知道我们在干什么?他希望这个家属管管我们的同修。他在暗地里观察我们,我们仍然坚持我们的集体学法。

有一次,领导告诉我们小组所在地的同修:现在形势比较紧,言外之意要注意安全。事实是,有其他大法弟子被抓,涉及到我们小组中的一位同修,公安局找单位领导调查情况。我们决定小组暂时停几天,回避一下这个紧张情况。小组休了两天,每个人都感觉不对劲:这不是顺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走了吗?我们堂堂正正学习宇宙大法,没有其它把柄,它们是动不了的,于是我们及时恢复了正常的小组学习,集体发正念,铲除一切干扰与破坏,结果什么事也没发生。

二零零五年,我们单位成立了一个保卫科,保卫科长的办公室离我们学习点很近,该人每天中午都在办公室,我们也没去理睬他。后来有一天,该科长同我们学习点那个办公室的人说,单位领导让他看着我们,并要求找我们每人谈话。至此,我们知道邪恶丝毫没放松对我们的监控,只是我们不为所动,坚持学法,正念正行,让邪恶无漏可击。

坚持集体学法还有来自个人心性上的干扰。

一名大法弟子孩子上小学,大法弟子将其送到「课后小饭桌」,可常人总是问,你怎么不管孩子?你家孩子谁管呀?实际该同修平时对孩子很负责,孩子有空时也学法,在校学习成绩也很好。可是很多常人说大法弟子自私,为了个人修炼不顾家庭。她担心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心事放不下。经切磋,该同修找到隐藏着求名的执著心──「做什么事总好用常人的理来衡量是否能被常人接受、理解,作为大法弟子什么都应该比常人做得好」。好象修炼是给常人看的,致使自己故步自封。想明白后,放下这个思想包袱,没有顾虑了,一切也顺畅了。

还有个大法弟子每天白班工作,工作环境特别好,工作量小,每天可以在班上学法,但其工资较低,她提出要去倒班岗位,这样工资可以提高了,自由支配的时间也多了,而且可以将多挣的钱为大法付出,还可以做更多的讲清真相的工作。我们针对这个想法進行了交流:修炼什么事最大?倒班工作自由时间多了,可是在岗不自由了,而且人的生活规律乱了,能否保证更多的学法时间和修炼状态?如果法学不好,再谈别的恐怕都太牵强。经过在法理上的衡量,觉得不能失去目前这个环境,于是放下隐藏的求利的执著心,踏实的稳定的修炼。

小组的稳定,使我们自觉成为一个整体,偶尔某人有事都先打声招呼;一次没参加集体学法就有种落课的感觉,主动将当天没学的法补上;遇到外界干扰,向内找的同时,铲除邪恶,破除干扰。就这样,我们共同维护、共同珍惜,从二零零一年坚持到现在。

比学比修,跟上正法進程

在修炼中,不同阶段会遇到不同的矛盾,在整个正法進程中,每个时期也都有相对重点的问题,大家及时交流沟通,共同在法上提高上来。

关于写「严正声明」的问题。有一名大法学员在一九九九年「七ܧ二零」后写过「保证」,没有破坏大法的言行,只是敷衍邪恶,仍坚持修炼。也许存在怕心,她一直没有声明给邪恶写的「保证」作废。经同修切磋,她认识到了这个行为需要纠正,于是很认真的写了一份声明,发往明慧网,之后感觉自己象去掉了一个壳一样,很轻松。

还有一名大法学员,认为写「严正声明」是给别人看的,走形式,自己坚定修炼就可以了,师父只看人心,所以不用写声明。后来经过大家在法理上的切磋,他认识到了我们是师父的弟子,只应该和师父签约,而写「保证」不是同旧势力签约了吗?即使坚持修炼,可旧势力用那个保证约束你,这不仅是默认了邪恶、配合了邪恶,它是我们选择走哪条路的问题。你眼睛看不到另外空间的真实情况,可旧势力对你是虎视眈眈的,这无形中将给自己修炼增添多少魔难?后来同修严肃的写了一份声明。

关于如何发正念也是我们经常探讨的问题,尤其当时揭露大魔头及发正念铲除,该不该做、如何做?现在这方面的问题大法弟子都能接受、理解、做好了,可在当时确实有很多同修迷惑很长时间。

目前如何充份认识《九评》,做好《九评》的资料工作,如何讲好关于退党的真相又是我们共同面对的问题。《九评》刚一出现时,没有引起重视,觉得同我们的修炼关系不大,我们能了解共产邪党的真相就可以了,担心常人认为我们参与政治,保持低调讲真相。随着师父不断的讲法,大法弟子提高了认识,每个人都能做到认真阅读《九评》,并积极参与做、传播《九评》资料。

有一位大法弟子一九九九年后期得法,今年四十来岁,个子只有一米四左右。结婚十多年没怀孕,修炼前曾采取许多治疗也没怀孕。这个大法弟子去年怀孕了。该同修利用这件事讲真相,可单位有的人明知如此,还冷嘲热讽,觉得即使怀孕了,因为她个子小也不能坚持妊娠结束。这位大法弟子放弃一切常人观念,不把自己当成特殊的孕妇,每天在家时坚持做家务,上班正常工作,午休时间参加集体学法、发正念,修炼提高很快。她《九评》真相讲得很好,每天到学习点都说某某要声明退党团,而且怀孕后期,传送《九评》资料,有时一次要拿两包资料。今年六月份,她生了一个七斤重的小孩,产后大人小孩状态都很好,令医院的医生都惊讶,单位的同事也没什么风凉话可说了。

做好「三退」的工作,是我们目前讲真相面对的主要问题之一,我们也随时沟通,如何更好的做这件事。

以点带面,共同提高

有一位大法弟子不仅会利用破网软件上网、下载,而且她对资料编辑、排版、打印掌握得比较熟练,根据同修的需要,选编资料,并把自己掌握的技术传授出去,使新成立的资料点的同修能很快的承担起做真相资料的工作。另外该同修有时还写一些文章,比如周围同修被迫害,以及修炼中存在的一些正反情况都能整理成文章,发给明慧,有时自己写或编辑一些揭露当地迫害大法的恶人恶事的文章,张贴出去,震慑邪恶。

还有一位大法弟子,她四十多岁,工人,总觉得自己笨,学什么慢,但她也不等不靠,不依赖本小组其他同修全面的技术,自己建起一个资料点。开始打印资料供给本单位其他同修,后来技术熟练后在附近地区资料供应紧张时,她也能默默补上,而且能扶持新建资料点的同修掌握一些基本操作。现在她修理激光打印机成了能手。

我们小组从获取真相信息、发送信息,到各种真相资料制作、传播形成一条龙,现在又网络式的传播到各自家庭所在片区,以点带面,推动了整个地区真相资料工作的進展。

我们的学法小组已经成为我们修炼中不可缺少的部份,他使我们成为一个坚强的整体,牢不可破,比学比修,共同精進,直到修炼人最终圆满的境界。

以上是我们小组的经验,希望对同修有所借鉴,同时也希望同修给以指正和建议。谢谢。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