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正念正就没有闯不过去的关


【明慧网2005年12月6日】99年底,三位女学员在压力下写了三份材料指证我,说是我说服她们三人去北京上访,市局两名公安来到看守所对我拳打脚踢,逼我也去指证她们,当时我看完这三份材料,感觉从头凉到脚,这三个人中有一位是得法四年的老学员,另两位比我大11岁,没想到朝夕相处的同修在关键时写出这样的材料(得法四年的学员是第二次在关键时指证我),但我毕竟是个正法修炼者,不是犹大,再难我一个人扛也不能让公安看我们的笑话,想到这我把心一横,始终只有一句话:“她们三个人有丈夫、有孩子,她们可以指证我,我不会指证任何人。”说出这句话,我感到自己的心在流血,公安每逼问一次就把我的头往墙上撞一次,或对我下身踢一下,(当时我是第一次面对这种场面,没有反迫害的意识,总认为修善就必须忍)。我就咬着牙重复回答这句话,当时我回答时内心还是有一定的争斗心的,这时我发现打我的公安双眼红红的、和我目光对视时他有些发虚。当这两名公安准备离开时,我平静的说出这样一句话:“我相信你干公安这一行,你也不愿意这样干。”这时我的争斗心已经完全被正念所取代,这时打人的公安转过身面对我说了这样一句话:你不要为我考虑,多为你父亲考虑,你父亲快70岁了,我知道你不会对我说实话,但我也往上写。我看到公安两个红红的眼圈上涌出的泪水强忍着在眼圈里转。

02年在劳教所,通过我和功友们不断的抗争,讲清真象,使身边的狱警和劳教人员对大法有了一定的正面认识,可乱打人的现象还时有发生,我经过各种努力收效不大,不能改变这一点。这天上午分进来一个16岁的孩子,前胸有一个15公分的刀口(经办单位为了省钱,提前一星期让医生拆线就把他送进劳教所),他慢步前移的进了房间,我一看,立即把自己睡的下铺让给他睡,我自己睡在门边地上,门边就是尿桶,快入秋了,地上有点凉,晚上睡着了,犯人拉尿有时拉在地上,尿又流到我裤子上,房间里其他犯人看不下去了,一齐劝我:“地上凉,你还是和小孩一块睡吧。”我内心感到有些欣慰,他们的善心被激发,就冲这一点我也要坚持下去,抱着一定的信心我劝他们睡:“你们睡吧,我没事。”早上开门后,全中队50多名劳教人员经过门口时看到我睡在地上,把床让给一个刚来的孩子,有的点点头冲我笑笑,有的看看我一声不吭的走了。白天我给这孩子打饭,傍晚有时给这孩子抹澡,几天后,中队犯人大组长认真的对我说:“我从你们身上看到了和你们之间的差距,我刚来时犯人打我,狱警根本不管,以后我给了狱警几千块钱,狱警让我当组长,我打人,狱警也不管,我看电视片《动物世界》里弱肉强食的镜头,人是麻木的,和你接触一年多,我喜欢看电视里展现正面角色的影片。”听完这番话,我内心残存的争斗心慢慢消失了,我回忆起在劳教所这一年多所走过的路,想想被迫害死的同修,想想师父为我们所做的这一切,我的心态发生了一个本质上的变化,个人的提高我在慢慢的看淡,我对正法的认识有了新的内涵。以后这位组长当着新来犯人的面表示不愿意再打人,他说到并做到了,并继续建议我经常和新来的犯人多谈谈“法轮功”,有时我来到其它房间,看到新来的几名犯人蹲在地上一排,被房间组长打得不敢吭声,看到我進去,组长立即停手对我说:“你告诉我不能打人,我现在打人轻了许多。”并要求房间里犯人全部都站起来对我说:“大师兄進来,你们都要站起来。”

在全国所谓“严打”的2001年左右,我在劳教所入所培训中队一年半左右时间,接触1000多名劳教人员,有半数左右和我正面接触后我给予他们精神、物质上的帮助,让他们了解大法真象,有很多人是流着眼泪依依不舍下中队的。

在我绝食全力抗争的那段日子里,有些刑事犯在我正念正行的影响下,为了不影响我正常学法、炼功,不惜得罪狱警,被加期,失去狱警所给予的一切“特权”而不改初衷。

去年下半年,因为我自身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我被绑架到B县政保大队,B县成立了一个专案组对付我,逼我承认当地讲真象之事和我有关,为了给我个“下马威”,一姓黄的警察疯狂叫嚣:“这是B县,不是A市,还由得你不想说。”另一名张警官恶狠狠的对我说:“你年轻,我也年轻,看谁能坚持到最后。”七八个人轮流上阵,三天三夜强制不让我睡觉。我经过冷静思考后,意识到对于公安,要用正念来改变他们,我主动真诚的提出:“黄警官,我想认真和你谈谈,把你警官的身份先放一边,我说错了也请你指出来,我说对了你不好表态,就请你认真听,好吗?”黄警官显然被我的真诚打动了,非常愉快的点点头。我首先介绍我的家庭。黄警官听后认真回答我:“你这个家庭很让人羡慕。”然后我谈到我的父母作为老干部、高级教师在50、60年代是如何做出突出贡献又被捏造罪名打倒在地的,我和姐姐是如何走上修炼道路和全家所遭受的迫害。黄警察虽没有表任何态,我却能明显感受到他的思想上的变化,并在以后与我修炼有关的实质性问题上有意帮助我回避,受到政保大队官员训斥。第二天晚上,我和张警官认真谈到中共邪党历次运动中参与迫害者的结局,如何留给下一代一些精神财富。刚开始我还有些争斗心,二人互相争辩,不服气,到最后我完全冷静下来,思想中人心无存進入一种无我的状态,这时我抬头看看张警官,他头上冒冷汗,静静的听我说。这时我平静的发问:“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这时张警官立即站起来对我说:“我不会再这样对待你!”

三天后,B县政保大队没有任何收获把我送進看守所,一進号子,10多名犯人拳打脚踢逼我穿黄色号服,我静下心反问自己:“我修到今天这一步就是为了上这来吃牢饭、穿号服,遵守所谓的监规吗?”“不”,我的心在呐喊,我什么样的关没有闯过,还有什么闯不过去的,我发出强大的一念:还有众生等着我去救度,我就是有漏旧势力也不配迫害我,我是师父的弟子,并念动正法口诀请师父加持,经过几个回合的全力抗争后,犯人们打在我身上的手、脚全部迅速弹开,干警这时开门冲進来打了其中一个犯人重重一巴掌。这位干警在休息室和我深谈,把不遵守监规、不穿号服所要面对的一切用强硬的口气告诉我。我心中就是一念:“没有我闯不过去的关。”我坚定而明确的告诉他:“政保大队绑架我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在这不管你怎么对我,我不会怨你,我已经绝食绝水三天了,在劳教所我是绝食90多天,被抬出来了,在这我要是吃一口饭,喝一口水,我自己爬着出去。”干警听到这,立即起身出门,5分钟后回来告诉我:“我已经通知号子里犯人不许动你,你要是死在这,我麻烦大了。”在以后三天里,我先后和看守所几位所长正面交谈,我始终保持修炼人的祥和心态与其交谈,心的容量在慢慢加大,环境也随之越变越好。在各种方法都用尽后犯人们告诉我“你很快会回去的”第三天(在被绑架的第六天),看守所所长告诉我:“准备一下,放你回家。”

回顾我走过的正法修炼之路,在闯关和面对暴虐,我个人的体会是:心正、念正、有坦然面对一切邪恶的勇气和正念,就没有闯不过去的关。在前進过程中我也曾徘徊、摔倒过,在这时重要的是调整心态,有锲而不舍的韧劲重新面对前方的路,才能无愧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