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年以来大法弟子都在遭迫害


【明慧网2005年12月7日】记得过去,看到《明慧周刊》上“迫害致死”那一部份,一些学员在监狱里不能炼功,身体出现了常人状态的病症,甚至很严重,被送回家,结果没有恢复过来,或者送去医院治疗也无效,去世了。心里想:这是他们得“病死”的,怎么能说成是被迫害死的呢?

后来又看到一种情况,就是有些同修,他没有被抓到监牢,也出现了严重“病态”,有的没去医院,有的去了医院,反正最后还是去世了。文章中说这是被邪恶迫害死了。我又在想:谁迫害他啦?他在家里,没人动他啊?没人抓他啊?是他自己有病的,怎么又说是迫害致死的呢?这如何服人啊!就是站在修炼的角度讲,他们也是修炼不精進,根本执著没有放下,或者是人心太重造成的,怎么能说是被迫害死的吗?

在学法中,实修中,摔摔打打中,我认清了:很多同修都是在快被折磨死的时候才放回家,因为劳教所和警察想推卸罪责,他们的目地就是要让同修死在家里,从而看起来好像和劳教所没有关系似的,我却上了恶警这种流氓手段的当。从深层看,这场迫害不是人对常人的迫害,这是另外空间邪恶生命对大法修炼者的迫害!从中暴露了自己的严重问题,就是在邪恶的迫害中,不是在法上认识,好象只有是恶警直接打了我们才是迫害我们,好像只有恶警当场把我们学员折磨死了才算迫害致死,这完全把这场迫害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完全把自己混同于常人了。其实,很多常人清醒的时候也能看清,被劳教所折磨得快死的人抬回家后过一段时间死了,这是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受到惨痛折磨的后果。而且,迫害我们的是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它能操控世间的恶人镇压法轮功、破坏大法,它能操控恶警抓、打我们,操控坏人干扰我们,它能利用亲人干扰、逼我们放弃修炼……只要能破坏我们修炼,它会利用一切常人形式。不管大陆学员有没有被非法关押迫害过,都是在遭受严重的迫害,因为如果没有邪恶势力对大法的迫害,大法学员修炼的路不会是现在这样;1999年7.20迫害全面开始后,所有的大陆学员都被迫长期生活在恐怖和骚扰之中,因此即使没有直接被绑架迫害的学员出现各种状态死亡,江罗曾一伙及中共恶党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其实,海外学员不也变相的受到迫害吗?虽然没有被直接关押、酷刑折磨,但承受着邪恶势力谎言诽谤、仇恨宣传带来的压力和误解;特别是在国内有家人、亲朋好友、和国内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学员,遭受了多少被中共谎言宣传毒害的世人的误解、歧视、乃至仇恨,以及中共特务的非法监听、黑名单控制等等等等。如果没有这场迫害,这些会发生在他们的生活中吗?

恶警与610人员抓捕、抄家、关押、威胁、罚款、折磨,这种迫害是最容易认清的。而常人形式一改变,我们却不容易认清背后的邪恶。很多的时候啊,不是正念不管用,不是我们没有能力,都是因为我们没有认清迫害,从而承认了迫害、配合了邪恶、纵容了邪恶。我的认识提高了,觉得自己很清醒了。

母亲出现了严重“病态”,我和其他同修认识到这是迫害,发正念清除邪恶,同时也向内找自己的不足。母亲的状态也偶有好转,却不能从根本上改变过来。集体学法时,看到母亲咳嗽得不能发正念、不能读书,时间拖得太长了,看到母亲的状态依然如故,我感到了无能为力。最后把原因归于母亲的心性问题,她不提高,谁也没办法。从而为母亲正念不起来而无奈、灰心,直至母亲被邪恶夺走宝贵的人体。

后来在这个问题上,我不断反思过:这就是迫害呀!同修是有漏,然而修炼中的人谁没有错呢?要跳出来看,邪恶在迫害同修的时候,我们在干什么?我们是在坚持做好三件事不被打乱的同时,站在同修的一边、站在法上坚定的清除邪恶呢?还是站在邪恶的一边盯着同修的执著不放去指责同修呢?从中,我看到了自己在法理认识上的不足,又一次得到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