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铁岭教养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

辽宁铁岭教养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12月8日】大法弟子崔士民被当地公安局和610人员绑架,从自己家里被四个警察强行抬出家门,抬上警车,致使他的腰部成重伤,然后崔士民被强行关进铁岭教养院。2005年11月5日,因崔士民不报号一事,法轮功学员刘振国站出来劝诫队长不要打人,而被恶警王桂军毒打。刘振国被王桂军毒打得嘴出血,眼睛青肿,胸内剧痛。

2005年11月5日晚大约7点20分,铁岭教养院警戒科值班干警王桂军在五大队点完号后,问:谁没出来点号。有人答:崔士民和徐士昆。然后,王桂军说:“把崔士民抬出来,我收拾收拾他,正好我今天有空。”

有几个普教把大法弟子崔士民抬下地,有其他法轮功学员看到后,就告诉崔士民把鞋穿上,扶他过去。崔士民被普教拖到走廊。队长赵某说:“你起来,别××跟我整这个。”崔士民说:“你让我上哪去?” 队长赵某说:“你想上哪去?”崔士民说:“上院部去。”赵某说:“今天我归拢归拢你。”然后普教强行将崔士民拖到干警办公室,然后王桂军叫各组长都过去。

崔士民坐下后,看到王桂军与队长赵某酒后红着脸。崔士民向王桂军、赵某说明他的情况是公安局和610对他的迫害,他的腰部已成重伤。他的情况都向院长、书记、科长、大队长、教导员说明了。王桂军说:别跟我提院长、大队长的,看我不是大队长了,我还是大队长,过几天我当大队长,你们是劳教就要服从管理。崔士民说:“上级要求以法构建和谐社会,对法轮功,上级要求与以前不一样了。”王说没人告诉我。崔士民说他不想把病伤的责任牵连教养院和大队。王桂军说:“如果是王院长告诉他对崔士民照顾,他可以不动崔士民,不报数,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最后王桂军说:“不要求别的,别人他不管,他值班时,崔必需喊一声。”

崔士民见王队、赵队酒后过量的样子,就说喊一声行。王桂军说:“我已经告诉人,找到给我上(明慧)网的人。每天,都有人给我打电话。我说,我现在不是法轮功教育大队的队长,我不听你们说,我是吃皇粮的。”崔士民说:“迫害法轮功对自己不好,哪天对法轮功镇压结束后,都要承担责任的。”王桂军说:“我不管,没有人跟我说,我就按照劳教管理。”崔士民说:“历次运动结束后,运动中的人都各自承担责任的。”

8点,崔士民回来扶墙走,法轮功学员常联上去扶他,可是干警不让扶,说:“让他自己走。”常联说了一句:“崔士民你要能走就把腰挺起来。”队长赵某就把常联拉了过去说:“你出来,我看你是怎么把腰直起来的”常联就随着往出走,这时赵某边走边打常联后脖子几下。

常联回去不久,赵过来,让其他法轮功学员各回各屋,强行把其他人都撵回屋,有人说谁出来打谁。8点20分常联回来了,法轮功学员刘振国对赵说:“有事说事,打人不行啊”。赵说:“你叫什么名字?”刘振国答:“我叫刘振国。”赵说你出来,将刘振国叫到走廊。王桂军说:“刘振国你出来。”

刘振国出去后,王桂军就对刘振国大打出手,打了一个小时。王桂军打得刘振国嘴出血,眼睛被打的青肿,眼底被打的出血,胸内很痛,头部被打肿,左脸浮肿,打完之后,把刘振国拉到办公室和他谈话。王桂军说他打人的事上了(明慧)网,他要叫黑社会的人去找那人 。9点50分刘振国回来时,王桂军让他去把脸上的血洗下去。回来后刘振国的胸部和眼部剧疼了一宿。

王桂军打人后教养院没有做任何处理。

这些恶警不听讲真象,对大法弟子动则就打。现在崔士民正在绝食,抵制迫害 。

请同修及同修家属,密切关注劳教所里面的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