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行来自正念


【明慧网2005年12月8日】2002年,我被绑架到洗脑班,后又被强行送入精神病院迫害。我虽然没有配合邪恶写什么所谓的“三书”,靠正念堂堂正正的走了出来。但出来后,没有在法上悟,而常常想着自己在当时这儿应该怎么做,那儿应该怎么做,会有什么结果,使自己的思想陷在邪恶迫害中不能解脱出来。甚至想自己家虽然环境不好,没有做什么,但我在这大的考验面前做的还不错,证明我是坚修的。因此使自己的环境更恶劣,很长时间看不到法,也看不到一个同修,非常痛苦。

2005年当看到明慧文章中有一同修靠正念坚定的闯出魔窟后,开始觉得不错,可她对照大法,却认为被抓本身就说明自己有漏,是可耻的。我当时接受不了,认为被抓那也是修炼中应该有的考验过程,是避免不了的,因为邪恶就是邪,不能认为被抓是可耻的,不配合邪恶靠正念闯出来才是真的了不起。后来与同修A切磋,她给我讲了一个故事。2000年她和几个同修到北京去证实法,被非法关押,同修B被吊了两天,放下后说在被吊中睡着了,还做了个梦,梦见自己从楼梯上往下滑。同修A立刻认识到;被关就是有执著,有漏,这里不是修炼的地方,应该出去。之后同修A便被无条件的放了出来。

同修A的故事点悟了我。我这时才想起了自己出来后,梦中几次从楼上往下滑,心想自己哪儿没做好,但我并没有悟到被抓本身有什么漏,又是陷在了旧势力的安排中,在想当时应该这么做或那么做,─直到有一天,在梦中大头朝下,急速的往下滑,而且清楚的记得滑下一层后,又拐弯儿往下滑。师父《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中讲:“作为我这个当师父的来讲,正法中我是绝对不承认利用这场邪恶迫害来考验大法弟子的,大法弟子也不要抱着承受迫害因此而修得高的错误想法。大法与大法弟子是反迫害的,这也是身为大法弟子的责任。不在法上修,承受迫害本身也无法修得更高,更达不到大法弟子的标准。不承认它旧势力提供的这个所谓的环境,因为在正法中我会使一切众生都同化大法,根本不需要在这种邪恶中锤炼大法弟子。”

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如果是堂堂正正的修炼,时刻站在法的基点上,就不会被抓。有时真的非常后悔为什么醒悟的这么晚(其实是有许多执著,法学的少造成的),我也为自己多次没能保护好大法书籍而痛心。我也知道不应该趴着不起来,可就是跳不出来。后来与同修在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通过与同修交流,再对照大法,才意识到自己是不知不觉的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从而毁掉我的意志。

现在回想起来,在被迫害的那段时间里,是师父无时无刻都在我的身边呵护着我,点悟着我,给我智慧和力量。下面就讲几个正念显神威的小故事。

2002年的一天,单位的领导以谈话为名把我骗出。因我不配合邪恶,有七、八个人把我绑架上警车,还恶狠狠的用脚踢我。从那一刻起,我一直在心里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车到地方后,几个人扯着我双脚往车下拉,头正好撞在马路牙子上,我一下子昏过去了。等我醒来的时候,看管我的人说:“这是你的药,不吃会有危险。”等她出去后,我顺手把药扔掉。我全身没有一点不舒服的感觉,我意识到是师父保护了我。

我开始发正念铲除一切邪恶。第一天我滴水未進,只是发正念。我不与任何人交谈,也不回答任何问题。什么心理医生、公安威逼、家人的劝说、以及邪悟分子的流言,我一概不与理睬。他们有时几人、几十人的围着我,我只是发正念。洗脑班天天放诽谤大法的录象,强迫学员收看。每次结束时,我都会看到从空中飘下一张纸,上面写着《见真性》:“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我当时悟到,是师父在点悟弟子,要坚定正念。有时会显现很长时间,我就在心里默默的背着。

有一次,市里邪恶的头头和一些人来这里开会,让邪悟的人念诽谤大法的稿子。我双手抓住铁床栏杆,我想,我决不能参加会,不能助长邪恶,谁也动不了我。当我正念一出,再也没人喊我。我听到会议厅里传出了兽一样的吼声,恶徒在诬陷大法,我就立掌发正念,那声音立即变的像蚊子一样,直到人走散。我看到那些被强迫转化的人围在一起,很难过的样子,心里很难受。我意识到,是他们明白的一面在哭啊,是另外空间许许多多的他们在哭啊!我想,得让同修注意到我没去呀,有个恶人马上喊让我坐下,不许乱走。我觉得邪恶怎么不凶了呢?念头一闪,一个恶人立即对我大吼:“叫你坐板凳你不坐,想坐老虎凳啊?”我冷静的想到自己是炼功人,应该按法的要求做。正念一出,有个头头立刻向我走来,搬过椅子,温和的让人难以置信“请坐下吧。”我平稳的坐下来,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我望了一眼刚才大吼大叫的那个恶人,他却扭头走开了。面前的这个头头叨咕了几句,也起身走了。

我一边发着正念,抬头望了望天空,蓝色的天空,一朵一朵的白云簇拥在一起,一圈一圈的组成更大的白色的像花朵一样的图案,湛蓝的天空映衬着大朵的云花,是那样的无暇,那样的美妙,身心感到从来都没有过的舒畅。我悟到,是师父在用这美妙的奇景加持弟子的正念,也更加明白了师父《也三言两语》讲的:“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

还有一次,洗脑班的头头抓着我的肩膀,按着我的胳臂,令一个高个的恶人把着我的手,后面还有几个人推拥着,强迫我写骂师父、骂大法的污语。我开始想,你按着我的手写我也不承认,你写吧。第一句写完了,只听那个恶人狂笑着喊:“掉下来了!掉下来了!再写。”我一下子意识到,写出来不就是在配合邪恶吗,决不能让它写成,让恶人累。正念一出,恶人立刻松开了我的手,连喊着太累了。就这样我用正念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现在悟到,如果在强迫中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不就是走向反面的开始吗?)在关键时刻,又是师父用不同方式点醒了我,让我有了正念。

又一次,几个恶人逼我转化,几个小时过去了,我不理他们,只是发正念。恶人急了,威逼我说:“再不转化就送你到马三家去。”我心中闪出一念,对着死亡我放声大笑,于是便哈哈大笑不止。一个同修厉声喊着我的名字,质问我:“你干什么呢?”我一下止住了笑声,愣愣的。这时我才猛醒,是师父又一次点醒了我,要在法上悟,按法的要求做。强大的正念来自于法,修炼人的心不能离开法。师父《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说:“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

当时,如果不是师父慈悲呵护,我真的要大笑不止,失去主意识的控制能力,千万年的等待将在瞬间毁于一旦。现在才认识到,是因为长期受恶党文化毒害所致,在被迫害中不自觉的就站到了恶党文化一边,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因而才被邪恶钻了空子。当时喊我名字的同修显得很激动:“你刚才把我吓坏了!”我定下神来,发现她的脸都变色了,而恶人却说:“我还觉得挺好呢。”我想着师父的讲法,想起与同修的交流,我开始找到了自己,对,决不能让邪恶钻空子,我开始发正念,在这里我就是要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并请师尊加持,发出最强大的正念,铲除一切邪恶。

洗脑班快结束了,邪恶头头和恶警再次威逼我,我保持强大的正念,一言不发。其中一个恶人很凶,使劲发狠。我看了他一眼,只听“哎呀”一声说眼睛疼,跑出去上医院了。回来后,他又来到我跟前,用手在我的眼前来回晃动。我又看了他一眼,他一下跳了起来,喊着:“我眼睛怎么这么疼啊。”跑了出去。

当时由于自己学法不深,用恶党文化的观念去想问题,让邪恶钻了空子,因而被强行送入精神病院。在那里我向医生护士讲真象,每天背法、发正念。那时最大的关就是吃药,我每次都靠正念、靠师父加持而走正。但有几次,因出现了人心而被强迫吞下药片。开始误认为应该有这一难,有一天突然想到,我应该出去,这里不是我修炼的环境。早晨有了这一念,没过几个小时,我已坐在回家的汽车上了。

要讲在我们修炼中大法显现出来的神奇,真是几天几夜也说不完。我讲述的几个平平常常的小故事处处都体现出《洪吟(二)•怕啥》中“念一正 恶就垮”的法显现出的神威。大法弟子必须按师父的要求做,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时刻站在法的基点上,用法来衡量。我也体悟到集体学法炼功的重要。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才真的体悟到同修文章中提到的:“写文章的过程,确实是证实法的过程,也是自己提高的过程。”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