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千山万水(图)


【明慧网2005年12月8日】戴志珍她17岁考上大学,24岁到澳洲闯天下,29岁只身环游世界,34岁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之门。4年后,丈夫在中国国内被中共虐杀,为制止对法轮功的镇压与迫害,让罪行昭示天下,39岁时,她带着年仅两岁的女儿,第二次环游世界,走过了41个国家。


法度和母亲戴志珍在联合国非政府组织会议上

* 辗转天涯 幸遇大法

六○年代出生于广州的戴志珍,在文革中长大。在她很小的时候,16岁的哥哥被迫上山下乡。哥哥是家中唯一的男孩。为此妈妈天天在家以泪洗面,因为她从农村来,知道农村很苦,可是在人前,她必须强装笑脸,因为上山下乡那是“最光荣”的事。

哥哥走的时候,胸前戴着大红花,人们敲锣打鼓,因为要“很高兴的”去。年幼的戴志珍不明白:人怎么能这样扭曲的活着呢?为了长大以后不像妈妈那样生活,做一个不需委曲求全的人,她从小就很努力,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她以为,有了一定的社会地位,就能堂堂正正做人了。

17岁,她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她分配在当时广州最好的宾馆--白云宾馆工作。一心要出人头地的她把满腔热情扑在了事业上。可是,在工作中,在来来往往的政要、演艺界名流中,她发现,很多有了名和利的人都在撒谎,仍然在戴着面具生活。人到底因何而来、因何而生呢?

1987年她来到澳洲,决心在白人文化中找答案。四年中,她读了很多的书,然而,她仍然没有找到答案。第五年,她和好友靠打工积攒了一笔钱。好友拿着自己的那一份投资买了房,她犹豫了很久,终于决定要用这笔钱,去实现她多年的梦想,去寻找她要找的答案──她要环游世界。

1992年到93年间,她拿着澳洲护照走遍了世界上所有著名的艺术馆、博物馆,她去过以色列,到过耶路撒冷,走过耶稣曾走过的路,可是她仍然没有找到答案。戴志珍说:“因为我已经走了一年了,我还是找不到,当时我很伤心。最后一站是夏威夷,对着这么美丽的海滩,感到无名的孤寂和伤感,我哭了。我觉得我的西方生活到这里该结束了。”然后她回到了中国。

1997年4月18日,戴志珍到亲戚家做客,无意中看到了《转法轮》,她回忆着说:“我花了三天时间读完了这本书,欣喜若狂。我苦苦寻觅、上下求索的答案,就这样出现在我眼前!他改变了我的一生。以前当我环游世界的时候,我为自己的黄皮肤、黑头发自卑,因为我是一个中国人,却要拿着澳洲的护照。可是当我看了《转法轮》,我第一次为自己是个中国人而自豪。”

在第一次参加学法小组时,她遇到了陈承勇。他一米八的个子,英俊帅气,为人正直善良。他的父亲是一位被中西医都判了死刑的尿毒症患者,修炼法轮功后三个月痊愈,这个奇迹把全家以及许许多多认识他的人,带上了修炼之路。戴志珍和陈承勇,他们情投意合,从相识相恋到相知,一起走过了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然而,1999年开始的那场针对炼功人的邪恶迫害,摧毁了这一切。

* 痛失至爱 一夜白头

1999年7月,中共开始全面镇压法轮功,千千万万在修炼中受益的普通百姓,为说一句真话,开始了和平上访,这其中就有陈承勇。2000年1月,在北京信访局前,陈承勇被抓,然后非法关进广州的监狱。当他被关在监狱的时候,父亲想去送一点冬天的衣服,公安不让他们见面,罪犯都可以见家人,但是炼法轮功就不能见。

从监狱里出来后,陈承勇遭单位开除,然后是警察对全家没完没了的恐吓、监视和骚扰,他多次被绑架、拘捕。陈承勇的父亲,这位因修炼而获得了第二次生命的七十多岁的老人,央求警察:“你们让我炼吧,不炼我会死的。”可警察回答:“不行,我们在执行命令。”

2001年1月初,陈承勇再次被警察绑架,而这时戴志珍的中国签证到期了,续签被拒,她只好只身带着才一岁的女儿法度,回到澳洲,谁知,这一去,竟成永诀。

回澳几天后,戴志珍在网上看到了丈夫的消息:在失踪的六个月中,他受尽恶警酷刑折磨;2001年7月他的尸体在一个荒郊野外的小茅屋里被发现,终年三十四岁,那时女儿法度才15个月。当戴志珍从电脑上看到她丈夫陈承勇的尸体被发现并且已腐烂时,戴志珍痛苦的回忆着:“我一看就傻了,整个人在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心都碎了。我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谁也不想见。第二天早上我的头发全白了……一夜白了头。这种痛苦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

认领陈承勇尸首的姐姐很快也被送到劳教所,他年迈的父亲承受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也去世了。由于中国政府拒发签证,戴志珍怀抱着女儿四处奔波,八方求告,终于在8个月后,在澳大利亚政府的帮助下,得到了丈夫的骨灰。

* 反迫害 携幼女走过41国

痛失至爱的打击让戴志珍几乎崩溃,但在法轮大法“先他后我”的法理教导下,她终于没有倒下。虽然内心仍然充满了无法抚平的悲愤与伤痛,可是她想到:“在中国,有多少个家庭正遭受着像我们一样的不幸,他们并不能说话,可是我在海外,我还有自由,我应该为了他们,勇敢一些,把这一切罪行公诸天下,揭露谎言,制止迫害。”

2002年3月,戴志珍带着2岁的女儿法度,参加日内瓦人权会议期间的和平请愿活动,她抱着丈夫的骨灰盒,走在游行队伍的最前面。会议结束以后,戴志珍第二次踏上了环游世界的旅程,这与她第一次环游世界相隔了十年,这一次她走了两年零九个月。

从2002年3月到2004年的12月期间,在严寒酷暑中,戴志珍和女儿,这一大一小的纤弱身影留在了欧洲、美洲、亚洲、非洲,她们走过了41个国家,面见当地的议员、媒体、民众。她们带去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告诉全世界的人们中共对修炼者的暴行。

“真善忍是扎根于我们的血液之中的,任何一种外力都不能摧毁。”戴志珍说:“虽然我丈夫走了,我带着女儿要走遍世界,告诉人们,‘真善忍’是不可抹杀的。从历史上看,基督教被迫害了三百年,今天还存在,历史告诉人们,信仰是不可能被虐杀的。”

带着幼小的女儿环游世界殊不容易,在一次次赶汽车、赶火车、赶飞机的匆忙中,她们历尽艰辛。2004年3月,她们第三次到日内瓦参加人权会议请愿期间,她在国内的母亲因长年承受警察的恐吓和骚扰,在思女的忧伤中离开了人世。弥留之际,她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再看外孙女一眼,可是戴志珍母女拿不到中国的签证,无法送她最后一程……

* 浴火重生 重回澳洲

在一次又一次的生离死别中,在不停的讲清真象中,在跨越千山万水之后,戴志珍终于走出了伤痛。今年初,戴志珍和女儿结束世界环游,从新回到澳洲。当她得知澳洲外长唐纳不顾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残酷迫害的事实,连续38个月,签署禁止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使馆前展示横幅和播放扩音音乐的行政令,她决定作为原告之一,起诉外长唐纳。

戴志珍说:“我走过这么多的国家,禁止法轮功学员这种和平抗议活动的,只有澳大利亚这个我自己的国家。作为澳洲公民,我感到痛心,我有责任让更多的澳洲民众知道法轮功真象,知道我们的外长在代表民众行使着怎样的权力,让民众做出自己的判断和决定。”她决心带着女儿走遍澳洲。第一站,她们来到了墨尔本。

眼前的戴志珍,面容清秀富有光彩,目光清澈而温柔,如果不是她斑驳的华发,你不会想到她曾经历尽沧桑。她像一只凤凰,浴火重生了。一位心理学家在和她倾谈后,惊讶的说:“通常受到过巨大创痛的人,不管时间过去多久,在他们心里总会留下伤痕。可是,我在你的心里找不到伤痕。”她五岁的小女儿法度,健康活泼、大方开朗,不了解她的人,无法相信,这是个单亲家庭培养出来的孩子。

戴志珍说:“是啊,这就是法轮大法的美好。四年前的那天晚上,我不会想到,今天我能够这样平静坦然。但是这一路走来我和女儿依靠着《转法轮》,凭着信念,路越走越宽,心里越来越纯净。我真的超越了生离死别的魔难,把对亲人的情,化作了对他人的大爱,心中不再有悲愤与伤痛。法轮大法,这里是一片净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