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的亲身经历认识中共的真面目


【明慧网2005年12月9日】中共恶党近年在极力的粉饰太平,借以掩盖其对法轮功善良民众的暴力镇压,下面是我的一段亲身经历,写出来让更多的人民了解中共恶党的真实面目。

在2000年11月份,一天夜里,我们本地的三名警察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私自翻越我家大门,强行绑架了还没有来得及穿衣服的我,并恐吓我家人不许声张。

在乡派出所经审讯、核实我没有任何违法行为,他们就问我上次拘留是为什么?我说是因为发法轮大法真象传单,他们就又一次以发传单为依据,拘留我并劳教二年,然而翻遍中国宪法、刑法、民事法,没有一条规定,发真象传单就可以拘留并劳教的,他们却用一个并不成立的罪名对我进行多次刑罚。

我被劳教的第一站是长春市苇子沟劳教所。一分下队,就被人带进水房剃光了头,剃完了头,刚一进号房,几个犯人一拥而上拳打脚踢,打得我晕头转向,在迷糊中听一个犯人喊,给他来个满天星,就有人把我推到墙边,几只手把我的头,后脑勺对准砖墙猛一推,我顿时满脑袋金星闪闪,两腿一软,什么都不知道了。当我迷迷糊糊刚刚醒来,又被人拉进另一房间,几个犯人按着我另一个犯人拿20多公分宽80左右公分长的铺板子从小腿一直砍到大腿跟,腿被砍成紫红色,这才被拉回来跟其他犯人一起坐板,坐了几天板,我发现原来我进来时所遭受的体罚在这里每天都重复的发生在每一个新进来的犯人身上,好象是这里的不成文的规矩。目的是要打怕你,便于以后好管理,老犯人更是会利用这次机会发泄情绪,恐吓别人。所以几乎每个新进来的人都不同程度的遭受过这种“待遇”。

这里的黑暗、暴力、狠毒、没有人性,目无法纪,都在管教干部的默许下进行着,让人对政府绝望,对法律绝望,对人权绝望。我开始害怕,犯人在政府的庇护下什么都敢干,这里没有一丝阳光,我在心惊肉跳中在极度恐惧、威逼下违心的写了“三书”……

后来我被转到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六大队。同样一分下队就遭受了拳头打脸、开飞机等酷刑。

不长时间我又被转到一大队,号长名叫许辉,在朝阳沟劳教所没有不知道他的,甚至管教都说谁不服从就送一大队。许辉手段狠毒而且惯于掌控他人,精于洗脑术。

有一次劳教所搞强制转化,许辉强行让所有大法学员象炼静功一样双盘腿,而且没有时间限制,谁把腿拿下来谁就不配大法学员,就得写“三书”,并且对坚持信仰者不给水喝,每天任由刑事犯人打骂。

大法学员任向辉,以前因反迫害跳楼造成腿骨折打了钢板。根本盘不上腿,许辉命四五个犯人搬着他的腿强行双盘。毫无人性而言。

有一位姓郝的大法学员,因被搜出经文被拉进管教室。当再回来时,谁也认不出他了,眼睛打成紫青色,脸肿起一拳头高,大伙从衣服上才看出是他。

记得我有一次想要回三书,许辉让几个犯人把我拉到床边,上身按在床上,然后他亲自动手用铺板子发疯般地砍我的屁股,每一板子砍下来,我都感觉肉被砍断了砍折了,我痛得大叫,以为管教干部会过来管一管,然而我错了,许辉之所以敢打人,那都是在管教们的授意下进行的,否则他一个普通的犯人有什么胆量在司法机关内打人呢?管教们听见也装没听见,根本就不会来管的。许辉更加肆无忌惮,一板子接一板子的猛砍。我疼痛极了,感觉无助、绝望。一股莫名的恐惧令我全身发抖,屁股被砍成了搓衣板,象蒜瓣一样凸凹不平,打出的死节一年多时间才消下去,在这政匪一家的酷刑下,我不敢再坚持我的信仰了,尽管法轮功让我戒了烟酒,给了我健康的身体,尽管法轮功让我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做好人,将来会无限的美好。可是共产党不让你做好人,就打你,你要开口骂人他们才满意的说改造的不错,我知道我在高压下泯灭了良知,失去了做人的气节,我觉得生不如死……

在一大队除方便、吃饭外其余时间全是坐板,要求盘腿身正直、一动不许动,每天十余小时的盘腿,人很难一动不动,可你稍稍一动,一顿毒打不可避免。长时间盘腿有人腿麻了、木了、不听使唤了,值班喊方便时噼哩啪啦的掉下床摔在地上,还是站不起来,又怕挨打,就用双臂爬行,每一次方便都有人摔在地上,一旦声响大了,惊怒了号长,他会说,“教育教育他”,可别认为是要上文化课,过来几个打手就是一顿打,“教育”在这里是打人的代名词。

我真正体会到了度日如年,每一秒钟都在痛苦中煎熬,时时刻刻生活在提心吊胆之中。心情十分压抑,再加上时常遭受暴力摧残,内外交困,我开始每天下午发高烧,夜间盗汗、咳嗽,人也越来越消瘦,后来我只剩下皮包骨头,眼睛深凹下去,气短无力,上下楼很费劲,他们说我这是肺结核,给我打吊针,可仍然没有忘了强迫我坐板。

人一旦没有了正念,各种人心欲望全上来了,我开始想家,我想孩子,想父母、更想自由……

其实我的情况早就应该保外就医了,符合国家有关法律的所有条文。父亲2001年跑了十八次长春,仅车费花掉了1000多元,可不花钱找关系就是不放人,法律在中共这儿变得一文不值,他们任意的毫不遮盖的践踏法律。

终于,经过一年半的煎熬,在2002年3月份我离开了那人间地狱,奄奄一息的我活着回到家里,全家人抱头痛哭,仿佛隔世相见。我虽已回来,却是个废人,不能干活,还需要别人照料。妻子要料理家务,照看五、六岁的孩子,还要护理我,整天忙得不亦乐乎,而年过半百的老爹老娘,不但不能安享晚年,还要一面四处张罗钱给我治病,一面要种家中十六、七亩的农田,看着白发苍苍的父母,翻水田,平稻地,早出晚归的劳碌,奔波,身为儿子内心滋味无以言表。还有风言风语说我不炼法轮功家不能造成这样,可是我一个农民白天干活,晚上找时间锻炼锻炼自己的身体,难道这也错了吗?难道这比杀人放火罪都大?难道这比贪污腐败都可恨?比卖淫强奸都可耻吗?中国的法律到底是应该去管谁呢?!没被抓之前我年轻结实有用不完的力气,在家中翻地耙地趟地我一个人就可以了,是家中的主要劳力,可现在家中老的老小的小病的病,治病花去10000多元钱,现在依然不能干重活,所有这一切,不全是中国政府警察那毫无法律依据的判处所造成的吗?法轮功带给我的是健康、快乐、祥和,而中共恶党却给了我疾病痛苦和贫穷,这是明摆着的事,我的乡亲怎么会认识不清呢?

善良的中国人民哪!不要再被中共的粉饰之词所迷惑了,看一看风靡全球的《九评共产党》,了解一下你生活中无处不在的共产党不应该吗?中共恶党的整个历史充满了斗争、暴力、恐怖和欺骗,它已经危害您的利益很久了,您可不要被它把您卖了,您还帮它数钱、还要给它唱赞歌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