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最后的修炼路


【明慧网2005年12月9日】

一、整体配合方面

我1997年得法,由于不配合邪恶的迫害,2001年流离在外,师父给我安排在一夫妻资料点,资料点的复印机是我从看守所出来后买的,因为我家不适合放机子。由于这家一个是新学员,一个还没修炼,所以我来到这里,这可能也是有原因的吧。来到这里后,不修的也开始修了,我们就形成了一个小整体,几年来,我们在守心性方面有些差,在整体配合上还算融洽,在开始时,我们做好资料后,他俩就开车出去发,每次都带一千多份,我和小弟子在家发正念,有时四人一起去,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每次顺利返回,有一点儿难,也是有惊无险,谢谢师父。我们把附近百里之内发个遍。后来二、三年中,为了带一带同修们,整体提高,我们把资料分给她们,并单线联系到几十里之外,我们做的有:真象资料、九评、光盘、护身符等。几十里之内几乎都用我们做的资料,光盘、护身符甚至传到外县。在时间的安排上,我们配合的也比较好,前半夜我们共同做资料,下半夜我收拾、整理没做完的,刻录光盘,上午我学法,下午睡觉。

在比较大的整体上,我们也想起个带头作用,比如有同修被绑架,我们立即找同修切磋,上网的、搜集恶人电话号码的、写揭露迫害文章的、打字的、复印的、然后散发。几次下来,虽然不太如意,但也起到了一定的救度众生、震慑邪恶的作用,越做越好,参与的同修越来越多,目前随着师父正法洪势的推進,我地区的形式还比较稳定,救度的众生越来越多,得法的人越来越多。当然,一切都来自于大法,都是师父的慈悲安排。

二、就走师父的安排

我经常在资料库,吃在资料库,睡在资料库(地铺),与家人很少见面。由于不精進,时常想起丈夫、孩子,我哭过,大睡过,寂寞过,想回家不止一次,于是跟同修们切磋,认识各不相同。由于执著,迷失了方向,但我坚定一念:就走师父的安排!每次想回家时,头昏昏的,浑身瘫软,没了正念,而且梦中或打坐中看到鞋(邪),我始终解不开这个结,为什么回家就邪呢?今天写草稿时才明白,基点错了,先有回家的心,然后在法中找理由,想人为的安排修炼路,想找符合自己观念的路去修,说白了,就是一手抓着情不放,一手抓着法不放,所以就断章取义的对待大法。这不是错了吗?悟到了,我要做好。“放下执著轻舟快“(《心自明》),于是今天早晨炼功、发正念时象火烤脸一样,烤的脸通红,这是师父对我的鼓励,谢谢师父。我一定助师正法到底!

三、在用钱用物方面

在用钱用物方面我特注意,因为师父讲:“我一直在告诉你们做什么事首先要先想到别人,你们在使用大法弟子的钱物时想过这些吗?”“大家都在为大法付出,而有的人却无耻的向学员要报酬。”(《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我知道我们这个点除一位学员给五万元和其他学员给的少量钱之外,都是我所在点同修自己付出,几年下来至少也付出了二十多万了,甚至更多,因为同修悟到:我们的钱是师父给的,是用来救度众生的,所以我决不能花救度众生的钱。我自己打工条件不允许,所以我每次回家都带回二、三千,到现在带回万八千吧,最起码不能白吃饭,我们是大法弟子,要走正路,我明白花同修的钱,往大说是干扰证实法,往小说是失德,同修给我买衣服,一般情况下不要,只要不露着就行了。一定要走正,因为我们是师父的弟子,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四、冲破消沉 归正自己

一段时间以来,我精進不起来,找不到原因,睡的时间也多了,法学的也少了,发正念也不静了,觉得威力也小了,资料也不太想做,光盘也不太想刻,心性也守不住,就是睡。怎么了?找啊,找啊,找不到。师父发表《志不退》都没敲醒我,直到师父发表《越最后越精進》,看了几遍后还是没有动心,又学几遍,才明白,是自己执著时间、执著情被邪恶钻了空子,想快结束快回家(常人的家),觉得苦,后悔当初走流离失所的路,羡慕在家弟子,夫妻在一起,还能带孩子修炼,什么也不丢,多好,给别人添这么多麻烦,再加上与同修的隔阂,越想越多,越想越执著。师父点化也不悟,也不想悟,就想回家,可又怕是条错路,想了很多,消沉的不行,完全忘记了自己的使命,忘记了与师父签的誓约,忘记了众生的期盼,忘记了回自己真正的家。通过反复学师父的《越最后越精進》,终于清醒了,不再消沉了,一定要精進,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不辜负众生的期盼,“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