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东方时空记者采访我的经过看造谣媒体欺骗世人


【明慧网2005年2月11日】这是1999年10月份东方时空的记者采访我的一段经历,我今天讲出来是为了让更多的民众看到造谣媒体的欺骗世人、构陷大法的险恶用心,看到大法弟子的真诚与善良。

1999年10月,东方时空的记者在我单位领导的陪同下,拿着摄像机来采访我。记者问我的病是怎么好的?并告诉我当前的形势应该明白,要好好的配合他们。其实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让我诬蔑大法、说假话,帮他们造谣欺骗全中国的民众。我曾是一个白血病患者,我的第二次生命是法轮大法给的,是李老师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使我成为一个健康的人,并教我做一个好人,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今天,我决不能迫于压力背叛自己的良知。我对他们说:“××党不是讲实事求是吗?你们是让我说真话,还是说假话?”东方时空的记者和单位领导都说:“那当然叫你说真话了。”我说:“那好,你们叫我说真话,我要告诉你们‘法轮大法好’,你们敢录吗?你们敢在全国放吗?”记者听我这么一说,就出去给他们的领导打手机请示,最后灰溜溜地走了,之后没敢再来打我的主意。看来他们是不敢听真话的。

我是95年4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没炼功前,我因患再生障碍性贫血长期住院治疗,身体不但没有任何好转,反而引发了心脏病、糖尿病等多种疾病,可以说是一个已经被判了“死刑”无药可救的人。在我住院的4年当中,这个医院象我这类病人共有14个,死了12人,现在活着的只有2个人,这2个人都是学了法轮大法而从新活过来的,我就是其中一个。是法轮大法净化了我的身体,给了我健康,现在我的身体素质胜过一般的壮年人。如果我不修炼法轮大法,我早已命归黄泉了。所以我发自肺腑的告诉大家:是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使我重生,是“真、善、忍”的宇宙法理使我做一个好人,不要听信造谣媒体的欺世谎言,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就足以说明东方时空、焦点谎谈、中央新闻的可信度到底有多少?要不为什么不敢让好人说一句真话呢?

以前我在单位是厂长兼党支部书记,在一次查夜岗时从高处摔了下来,造成重伤,当时的状况十分惨烈。从那时以后我这个一米八的大个子10多年僵直卧床,不能动弹,只要稍微动一下犹如万箭穿身,疼痛难忍。医生最后的结论是:脊椎炎晚期严重挫伤,已经长到一起,很难恢复,发展下去周身达到僵直,最后导致败血病而死。我每天要吃4颗大粒丸,再加一把药(价值50元)来止痛,真是生不如死。我经过多方治疗,花去了16万元的医药费,而单位经济滑坡,无处报销。儿子上大学因为没有钱要靠别人帮助才免于被迫退学,女儿小小年纪四处打工。正当家中因为我的事故几乎无法再支撑下去之时,我们全家有幸修炼了法轮大法。法轮大法的无上威德使我的生命从此复苏,我身体一天天好起来,能下地了。一个月后,我可以从3楼走到一楼,每天走近一个小时到炼功点去炼功。当时自己的心情真是难以言表,全家人一提到大法总是眼泪汪汪的,法轮大法太神奇超常了!

一次我到医院复查时,拿原X光片给医生。医生说:“把人抬进来吧!”我说:“我就是本人。”医生怀疑地看着我说:“这不可能。”我说:“我炼了法轮功才站起来的。”医生听后十分惊讶,连声说:“奇迹!奇迹!”由于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家人、亲朋好友几十人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

得法3个月后的一天,我骑自行车从郊区到市场一路风景尽收眼底,当时的心情真是感慨万千,泪如泉涌,10年卧床不起只能等死的一个人今天能象正常人一样走出室外领略风景,我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挽救了我几乎维持不下去的家庭。可这样一部好功法却受到江××的镇压,编造了所谓的1400例,对亿万民众进行残酷迫害,无数个家庭在江氏暴政下倾家荡产、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江××对“真、善、忍”的迫害打击的是人类最美好的东西,是在反人类,希望它早日受到正义的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