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一讲自己心中的体会


【明慧网2005年2月13日】多次想动笔写点什么,但感到文化水平低写不好,而犹豫不决,这几天看了几篇同修写的评××党的文章,我也想谈一谈自己的体会。

得法前自己可以说是××党的忠实“维护者”,我们全家从老一辈到我们这一辈几乎都是党员,从小受的教育全是××党的东西,当然别的东西它也不让你知道,即便知道什么它们也会说那是反动的反革命言行;或者说是迷信的;是腐蚀人民的麻醉剂等等,谁要稍有不同观点,等待你的将是严酷的无产阶级专政。在这样的教育中成长起来的我,过去不管出现过多少次运动,即便在“文革”中老人受到冲击,文革后一茬一茬的随意的换总书记,自己对跟党中央保持一致感到疑惑,怎么老是跟不对,都没有从根本上动摇我对××党最终的希望。(真可谓中毒太深,执迷太深。)

“六四”以后自己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一夜之间北京的老百姓那么多人都成了反革命暴徒了,“五四”运动国民党镇压学生运动,××党称国民党反动派,怎么到了自己这儿照样镇压,而且更残酷,可老百姓反倒成了反革命了,毛泽东不是说群众是真正的英雄吗?

98年底我在好奇心驱使下听了师父讲法录音,并看了《转法轮》,我一下明白了很多自己过去搞不明白的事情,我认识到这才是真正的真理。这是靠政治学习和阶级斗争而得不到的,很多人生解不开的谜从书中得到了解答,自己决心跟师父修炼到底。

99年720后风云突变,江泽民因为它的小人之心,容不得,法轮大法在中国越传越广,学的人越来越多,竟然提出××党战胜法轮功并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利用舆论工具制造了一系列谣言,并在天安门伪造了一个震惊世界的“自焚”谎言。

我在电视上、报纸上看到它们断章取义的篡改师父的讲法,随意胡编一些不实之词欺骗中国人民及世界人民,真叫人气愤得目瞪口呆。要说过去的历次运动自己不了解根本内幕和真象,而这次自己是在大法中亲身受益,身心得到了巨大变化,过去自己体弱多病,从记事起就没断过生病,什么肝炎,肾炎,肺结核,结肠溃疡,胆结石,心脏病,偏头痛,神经衰弱等等,一年到头还老发烧,感冒。我有时真是感到不如死了好,修了大法我一身的病全好了,过去我为了名利经常和别人斗气闹别扭,从修炼大法后我以善心以修炼人的心对待一切事情。心情越来越好再也不为名利动心,和同事聊天她们都觉得和我说话很舒服,我知道这都是大法的力量。师父的书、录音、录像我都亲眼看过,亲耳听过,可它们这些无耻之徒却睁着眼胡言乱语,这真叫我看清了什么叫政治流氓的丑恶嘴脸。

在历次运动中××党的当权者都要用××党员要起带头作用,利用××党带领群众消灭它们想要消灭的政治对手,或者认为对它们的权力有威胁的人,所以××党就成了它们维护权力的大棒。随时可以挥舞起来打人。可大法弟子却是一些善良的人群,他们在认真的按照师父讲的“真,善,忍”在修自己,去掉一切执著心,努力在做一个好人,他们不参与政治,对××党的权力不感兴趣。他们只是想做一个修炼的人,他们的修炼给国家节省了大量的医药费,他们的修炼会使社会风气变好,可××党连这样的人群都容不下。那些当权者想到的只是它们的权力,根本不关心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竟然反对“真,善,忍”,真叫人啼笑皆非。××党是讲暴力革命的,是讲“与人斗其乐无穷”的,那么按照宇宙相生相克的理,有善就有恶。法轮大法是讲善的,那么它们就是讲恶的,而且它们一贯也是这样做的,历次的运动它们都是用恶的一面来对付它们认为的假想敌和不同意见者。所以历次运动它们都害死了相当多的人,包括这次的一千多名大法弟子。

以前我们这些普通党员在一起也议论过,说:××党犯了错,别人提出反对意见,这也是正常的,可谁提就说谁“反党”就给你扣帽子。为什么别人就不能反对你,是人就有错,有错就得允许别人有意见,可××党却表面一套,背地一套。“反右”时,先让“大鸣大放”假装民主,过后将提意见的人都打成右派。实际上就是从根本上堵住了言路,不许别人有反对意见。那么这次迫害法轮功也是一样,口口声声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可从迫害一开始就从没让大法弟子在舆论上说过一句话。大法弟子用大善大忍之心,用和平的方式向世人讲真象,它们却诬蔑法轮功参与政治,中国人也确实被它们多年的“教育”弄糊涂了,很多人也真是搞不清什么是政治,什么不是政治了。认为××党说不让干的事,你就不能干,干了就是搞政治。却不知搞政治是要有政治目地,要有政治诉求,是要以夺取什么政权为目地的。可这都不是法轮功所具备的,所要求的。我们只是要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也曾有人跟我说:你们这是迷信,这是××党的最有力的杀手锏,因为它们讲没有见过的科学没有证实的就是迷信,我反问:共产主义你见过吗?咱们不也稀里糊涂的信了那么多年。那人哑口无言。那为什么就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你信你的,别人信别人的。正信都是劝善的不强迫你信,只有邪的才强迫人信,你不信它就用手段来对付你。其实现在有相当多的党员也不信什么××主义,也不信××党的说教,只是慑于××党的淫威,而不敢提出退党,可也有相当多的党员,用不交党费,不过组织生活,消极的变相的远离了××党。××党也感到了自己的危机,把“三个代表”写進宪法就是心虚的表现。否则“伟光正”的党还需用宪法来强制人们信服它吗?真是可悲可笑。

师父在法中讲了修炼人讲不二法门,我既已认清了××党的邪教本质,就不能在其中为它们所利用,不再充当党棍,而是要做一个彻彻底底的大法修炼者,放下人世间一切人的东西,我的领导曾问我为什么要退党,我说:我不相信有什么共产主义了。

现在连常人也逐渐认识到了××党是在迫害法轮功,有人曾对我说它们这样抓大法弟子,办“转化班”这不和“文革”关牛棚一样吗?世人在清醒,真象终会大白于天下的,××党的谎言也将一个一个被揭穿。

正法已经到了最后了,我们还要继续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走好走正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

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