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恶警勒索迫害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5年2月14日】95年以前我身体很差,是一个绝症患者,不敢去医院做检查,没有信心接受现实。我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好了,精神也非常愉快,给家庭及社会带来了益处,这么好的大法却遭到了诽谤,大法弟子却遭到了迫害。

1999年10月28日佳木斯东风分局长胜派出所片警到我家骚扰,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乱翻东西,并向我要大法书籍,我制止了他们。29日早6点又到我家,说所长找我谈话,一会就回来,没让我吃早饭,把我诱骗到派出所。所长逼我放弃修炼,说不炼就放人,如果继续炼就送看守所。后来把我送到看守所关押44天。家里人托人找陈万友要人,陈一拖再拖说不好办,要好处(勒索)。家人救人心切,只好请陈吃饭,陈借此大吃大喝,去歌厅、洗桑拿、上医院看她母亲,共花去5000元也没有放人。

2002年12月12日,我又被恶警绑架,在送看守所前,去东风区妇幼保健站检查身体不合格。长胜派出所警察胡兵跟大夫说:“没事,你就写正常就行了。”大夫说不行,胡却说:“有事不找你!我担着!”强行把我送进看守所迫害。

2003年1月26日,陈万友把我又送劳教所,狱医给我检查身体不合格,拒收。送我的警察和陈万友联系了三次,告诉他劳教所不收,陈告诉他扔下就走。连劳教所警察都说没见过这样送人的。

劳教所对我的迫害更是恶毒。不按他们要求签“五书”,就实行“大背铐”,一会就受不了,剧痛难忍。干警刘亚东、高洁却说:“看你能坚持多久?你不炼吗?看你硬还是手铐子硬!”大约40分钟,我昏过去了,他们才把手铐子摘下来。告诉5、6个犹大,一起按住我的手,在她们事先写好的“五书”上签字,然后把我扔到床上,扬长而去。

劳教所不让家人接见,不让和同修说话。吃的都是发霉的粮食,长牙的土豆。我身体被迫害得一天不如一天,管教告诉家人送钱看病,到医院检查病非常重,让马上住院治疗。劳教所不让,又送回去了。他们怕我死在劳教所,又把我退回原办案单位。家人知道后非常着急,去要人。佳东分局国保队长徐文庆却不顾我的生死,向家人索要5000元钱,家人说没有。他们就一拖再拖不放人,家人几次去找,他们说最少也得交2000元钱,家人没办法,借了2000元交给了他们,我才被放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