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佳木斯劳教所的遭遇


【明慧网2005年2月2日】2002年5月,我被佳木斯糖厂包片民警非法绑架到佳木斯看守所。我绝食抗议这种违法行为,看守所干警和几个刑事犯强行给我灌食,灌的是拌了许多咸盐的玉米面,一直灌到灌不进去为止。咸玉米面灌到胃里非常难受。这些恶徒把我呈“大”字型钉在地环上,一动也动不了,大小便也不解开,一天24小时钉在地上,我的身体十分虚弱,人瘦得不成样子,就剩一把骨头,经常昏迷。就这样,他们又把我送到了劳教所。

到劳教所后,一群邪悟的人围着我散布邪悟谎言,我不被一切所动,就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劳教所干警看对我没办法,就放弃了对我的转化工作。

2002年7月,我们反迫害,不走操,集体证实法。大队长何强和一群女恶警对我们一顿毒打,又找来几个男恶警(管理科)手持电棍,对不走操的女学员进行毒打,其中一个女功友下身及大腿全部紫黑。

我也同样遭到毒打,最后把我们四个不走操的人铐到二楼西侧,厕所对面,将我们反铐在床边,不让洗漱,不让上厕所,大小便只能打开一只手,便在桶内。一人大小便,全屋人闻味。我们四人绝食抗议,大夏天,干警不让开门,门都用报纸糊得严严实实的,晚上铐在床上,灯亮着,许多蚊虫叮咬,我们却不能动,只得挺着。被打得很重的同修,全身起疥,加上蚊子咬,全身奇痒无比,又动不了,身体一动,手铐就响个不停,全走廊都能听到手铐声音。6天后,长疥的同修身体不好,加上天太热,又受到这样的虐待就抽了,最后,只得给我们打开了戒具。

2002年10月,劳教所拿来一些劳教服,强迫我们穿,我们拒绝穿这种衣服,我们不是犯人,我们全体抗议。大队长何强找了一些男干警打手,把走廊的广播放到最大声,然后一个屋一个屋毒打不穿劳教服的功友,怕其它房间听到,集体抗议。进屋不由分说,先将人毒打一顿,有几个同修被打的几天不能走路,全身青紫。一个同修被打完后,刚走几步就昏过去了。将我们8个人毒打后也没穿劳教服。最后把我们反铐在床上,拿来带楞的小凳让我们整天坐,屁股几天就硌坏了。10月份,天气阴冷,一天何强查岗,见我们都穿得很多,就让干警将我们的衣服扒下来,穿很少的衣服,然后打开窗户冻我们。整天不让我们睡觉,不让闭眼睛,折磨我们半个月,我们的身体被摧残得十分虚弱。看我们还不妥协,就开始对我们施加酷刑“大背铐”,铐上时,撕心裂肺的疼,汗水顺着脸往下淌,一会工夫,手就肿起来,变成紫黑色,然后手就不好使了,几个月都不能拿东西。

2002年11月,劳教所强行转化我们,几十个人挤在一个屋里。一人一块地砖,坐小凳,手放在膝盖上,强行洗脑,看诽谤大法的电视,每天坐十六七个小时,屁股都坐烂了,模糊的血肉和内裤连在一起,一走路就疼,干警体罚不妥协的、不写转化书的,就给上“大背铐”酷刑。给大法学员折磨得伤的伤,残的残,好好的人有的被折磨成了精神病。我被恶警刘亚东强行“大背铐”在床边一天多时间,打开时手疼得都失去了知觉,好长时间都不听使唤。

2003年刚过完年,7中队把我们不写“五书”的几个人分到9中队,要强行写“五书”。李秀锦又将我上了“大背铐”。她们给我们上刑一次比一次残忍,这次上刑,手铐子一下子就杀到肉里,铐上几分钟,人就疼得受不了了,两只手象断了一样疼。铐了我一个小时左右,才打开手铐。这些恶人就这样残忍的对待大法弟子,有一点他们不满意,就出手打人,要不就上刑,让你生不如死。

2003年7月,由于我们不按照劳教所的要求写关于诬蔑大法的作业,把我们14人严管在楼上体罚,坐小凳(一种刑具)。不许活动,活动一下,就要遭毒打。干警出手打人根本不当回事,我们整天坐小凳,站起来上厕所时,腿都不会走路了。一个同修从小就有小儿麻痹,和我们一样坐小凳,她的腿几乎都是拖着走路,一只手也不好使。这样的人劳教所也不放过,同样体罚。

现在2002年绑架的,判三年的也都到期了,但劳教所以各种借口加期,不放人。家里接见还要骂大法、骂师父。功友有的看经文就加期一个月,身体不好的同修,在劳教所折磨得不能参加劳动,他们就一天不干活加期一天,变着法迫害炼功人。我们被强迫在车间劳动,劳教所为了省钱,把暖气撤了不少。冬天车间特别冷,许多同修的腿和手都冻坏了,劳教所里的非人生活,大法弟子精神及肉体上都遭受了巨大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