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党文化在迫害法轮功中的作用 【明慧网】

评党文化在迫害法轮功中的作用

【明慧网2005年2月15日】(明慧评论员林展翔撰稿)几年前在网络上给人讲法轮功真象时,常常感受到一些网民被谎言煽动起来的无名仇恨,有的人对一个从没见过面、毫无冤仇的人随口就恶狠狠地说“去死吧!”让人感受到了中共对人性的扭曲。

中国共产党摧毁了以天理人伦道德为基础的中国传统文化,通过长期政治思想教育宣传和灌输,在思想、文化和意识形态领域内全方位推行“假恶斗”的党文化,用党的“政治无神论”和“阶级斗争”思维和观点来看待事物,搅乱了中国人的思想,无处不在的党文化在迫害法轮功中起到了难以估量的作用。

现在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失败了,越来越多的人在思考,在认清法轮功的真象。但是党文化仍然阻碍了一批人看清真象,使得他们麻木不仁,稀里糊涂的推波助澜,甚至在无意识中助纣为虐。

一、中共“镇压有理”谬论的思想理论基础

中共的历史是一部屠杀史,从党内杀到党外,从党外杀到党内。自中共建政以来,“无产阶级专政”已经杀了六千万到八千万中国人,无数人受到伤害。那么为什么还有许多人看不清中共的邪教本质呢?其中既得利益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在中共暴政的同时,中共的“笔杆子”舆论开道,一边为其杀人助威呐喊,一边用一套邪说把中共在历次运动中的坑、蒙、拐、骗、淫、打、砸、抢、烧、杀、掠等等整人、吃人行为合法化。

1、中共强盗逻辑的核心思想

中共的文化、文艺、宣传都服从其政治斗争需要,为其政治服务,其“笔杆子”杀人于无形之中,给党屠杀中国人寻找理论依据和借口,给吃人喝彩,让人们给党吃人唱赞歌。就象当年意大利的大街上法西斯匪徒们高呼“墨索里尼永远正确”一样,中共把马克思主义歪理说成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把搞“假恶斗”的恶党吹嘘成“一贯正确”,通过“假恶斗”的方式在人们头脑中树立党的绝对统治的地位,其特点是霸、骗、邪、仇恨、流氓、恐怖等等,用封闭“一言堂”舆论宣传,骗取人们相信:党不仅掌握了世俗权力,而且掌握了一切真理、美德和良知;不仅主宰世俗生活,而且主宰精神世界;党是全能的、至善至美的,个人的选择、判断、人格和独立思考完全丧失了合法性,在党的面前必须彻底舍弃自我,无条件地服从党的领导,无条件地相信党所说、所做的一切,必须“和党中央保持一致”。多少人因为“和党中央保持一致”而盲目地跟从江泽民迫害法轮功。

党“伟大光荣正确”的霸道心态是其流氓行为的心理基础。中共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制造了大量冤假错案,造成民怨沸腾,于是又用“平反”逃避责任,把责任推给个别或少数人,作为替罪羊,继续标榜“一贯正确”。

苏联和东欧共产政权解体之后,共产主义阵营土崩瓦解,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彻底破产了,马克思主义“放之四海而皆准”、共产党“伟大光荣正确”的鬼话不灵了,没有人相信共产主义了,没有人真正的相信共产党了。中共在谎言失灵的时候,又鼓噪“三个代表”和“保先”宣传,在绝望中继续欺骗中国人。

2、党文化颠覆善恶、是非标准,把党意志作为好坏的标准

几千年来,人类的善恶、是非标准基于天理、法律、道德、人性几个层面。但是,中共只有党心,没有良心;只有党性,没有人性;只有党纪,没有法律;中共战天斗地,没有天理。党统治一切,党的政治需要决定一切,党的政治文化渗透一切,党的意志、操纵党的独裁者意志就是善恶、是非、好坏的标准,完全没有法律、道德、人性的基础,凌驾在天理人伦法律之上。江泽民无视亿万法轮功修炼者的心声,无视民意和法律,颠倒黑白把法轮功诬蔑为“×教”,并且强加给中国人。

在长期政治运动的疲劳战中,在长期封闭式的欺骗宣传中,中共把中国人的头搞昏了,失去了正常的理智和思维,真使得大批中国人看不清共产党的邪教本质,丧失了独立的人格,失去了独立的思考能力,根本不去、也不会质疑共产党,只是盲目地从小就要“听党的话”:中共说谁对谁就对,中共说谁坏谁就坏;……中国人的基本是非善恶标准被颠倒和扭曲了,不假思索地相信,党做的都是有道理的,镇压谁都是有理的。有的人即使看清了共产党是坏的,但是“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党”亲,从感情上觉得没有共产党心里茫茫然,不知道如何活下去,就没有中国了……无视中国五千年的文明历史。

人们常说:“眼见为实。”党文化颠倒是非标准的一个严重后果,就是现在一些中国人对眼见的都不相信了。面对法轮功学员揭露出来的大量迫害事实,有人就是不听,就是不相信、不承认,只相信中共造谣和粉饰太平宣传,不愿独立思考,也有人出于无赖或害怕和党保持一致,觉得利益不会受到损害。

二、党文化和人类文明格格不入

文化是一个社会文明的精髓,除共产党国家之外,古今中外文明社会的一个共同特点是对人性的尊重,对社会良知的认同。中国古人讲“人之初,性本善”,“恻隐之心,人皆有之”,“士可杀,不可辱”……体现了基本的人道和宽容,对人的价值和尊严的尊重,提倡人与生俱来的良知、正义感、同情心等等。西方社会讲博爱,讲普世的人权观,讲法治等等。

在中共“假恶斗”的政治文化中,在党性和人性之间只允许选择党性,宣传“只有阶级的爱”,没有超阶级的人性、良知,用仇恨代替人道,对党的敌人在思想理论中、在制度上、在行为上要象严冬一样严酷对待,决不心慈手软,决不宽容。毛泽东说:“阶级斗争和民族斗争的客观现实决定我们的思想感情”。中共在“一言堂”的魔性政治文化中,要中国人对党要打倒的敌人,要不讲人道,不能给予同情,不讲道德,不讲法律。

江氏集团用各种酷刑手段折磨和虐待法轮功学员的现实再一次说明了这一点。下图中的男孩叫孙明远,今年五周岁,在吉林德惠市商贸大厦前,胸前挂着一个纸牌站在那里诉说冤情。他爸爸孙迁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12年,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他妈妈马春丽也因按“真、善、忍”做好人,于2004年12月14日在马路上被德惠警察在光天化日之下绑架关押,已被迫害得生命垂危。他现在孤苦伶仃,无依无靠,向社会求救。

高精度图片
小孙明远的心声:“我要妈妈──请您伸出援手”

尽管中国政府签定了《联合国人权公约》,在共产党魔性政治文化中熏陶和长大的中国人难以理解和接受普世的人权观,总是和国际社会在人权问题上发生冲突:党的敌人为什么还有人权呢?为什么要同情党的敌人呢?甚至把国际社会的基本人道精神视为“反华势力”。这是由于共产党“一统天下”的魔文化扭曲中国人的观念、泯灭人性和良知造成的。

共产党是反人、反天理、反自然规律的,其流氓魔性文化抑制、甚至毁灭人的善良一面,利用和操纵人性恶的一名,把人驯成心智不全的人,不敢讲真话的人,在党需要的时候成为没有人性的人,心中缺乏爱和良知,条件反射似的和党保持一致,只相信中共重复千遍、万遍的谎言,其它的都不听,党叫干啥就干啥,就象形容新华社的民谣所说:“我是党的一条狗,站在党的大门口;党叫咬谁就咬谁,叫咬几口就几口。”

经过历次政治运动后,有人开始从中共邪教的魔性文化中渐渐觉醒起来,认识到文明社会中人道主义的普适性和重要性,现在公认的人道主义核心是对人的价值和尊严的尊重。党文化违背天理,没有人性、没有道德、没有法律,毫无顾忌地制造谎言,从根本上背离文明社会,造成了中国社会风气的全面恶化。

*为什么一些人对法轮功遭受的迫害视而不见和麻木不仁呢?

2003年的孙志刚案件出来后,社会发出了很大的正义之声,也引发了法律学人广泛和热烈的讨论,导致了最终废除违宪和罪恶的收容制度。而对广大法轮功学员遭受到的残酷迫害,至少已经有一千多人因为不放弃信仰被酷刑虐杀,除了极少数人冒着巨大的风险发出正义声音之外,整个社会鸦雀无声,为什么有如此巨大的差异呢?受害者不同样都是中国人吗?这正常吗?不正常啊!

最关键的差别在于,孙志刚被无端打死,由于他不是党的既定敌人,人们还可以对他表示同情,发出正义的声音。而法轮功被中共打成党的敌人,并且还正在继续遭受野蛮的迫害,共产党毫无人性的政治文化就起了作用,抑制了人们的善良之心和正义之感。在文革中遭受毫无人性对待的“反革命分子”张志新,也是在文革后才被揭露了出来。

共产党对党划定的敌人要用“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进行无情打击、残酷镇压,并且要求中国人对党的敌人要“同仇敌忾”,决不能表现同情。中共的魔文化使得一些人对广大的法轮功同胞遭受恶党的迫害无动于衷,麻木不仁,或者为了保护自己而沉默。

三、中共新的“镇压有理”谬论的理论基础和机制

共产党吃人的斗争哲学需要不停的制造敌人,其阶级斗争思维根深蒂固,每一个中国人都是中共的潜在或假想敌人,连中共的总书记也不例外。孔子曰:“名不正则言不顺。”共产党不停的搞斗争,虽然无视法律,但是却要“师出有名”。“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曾经解决了“正名”的问题,制造了无数的“阶级敌人”,把中共“镇压有理”、“专政有理”合法化,消灭了几千万中国人的肉体,毒害了数亿中国人的灵魂。“文化大革命”之后不久,“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阶级斗争理论被抛弃。苏联和东欧共产党解体之后,共产党臭了,“一贯正确”不灵了,中共合法性危机加重,给吃人“正名”是中共面临的新问题。

在新的国内外形势下,中共一方面坚持“阶级斗争”仍然在一定范围内存在,另一方面寻找能够“名正言顺”的吃人新理论。于是,中共以“国家”、“民族”、“政府”、“科学”、“社会”或“公众”等名义制造出新型敌人,以“维护国家利益、人民利益”为名,打着“法律”的幌子,用“负责任的政府”名义进行打击和镇压。中共打击“新型敌人”的手段在本质上和“阶级斗争”只是换汤不换药,但是从表面上看确实具有欺骗性。为了使新的斗争机制能够运转,中共于是大力宣传和鼓吹“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稳定压倒一切”等等,给人们洗脑,让人们失去理智,从而迷失了许多人的心智。中共把新的镇压理论完全运用在迫害法轮功中,给人制造迫害有理的错觉。

1、“国家的敌人”

这些年来,中共煽动起来的强烈爱国情绪和民族主义情绪,在迫害法轮功中起到了作用。中共给法轮功无端扣上“不爱国”、“和敌对势力勾结”、“和反华势力勾结”等等大帽子,给镇压制造借口。

*故意混淆党国概念

共产党在宣传中一贯党、国不分,故意混淆了党、国概念和界限,使得许多中国人条件反射的把“党”和“国”混为一谈。中共为达到其政治目的,偷梁换柱,大力宣传扭曲的爱国主义:“爱党就是爱国”,“爱国就是爱党”;“亡党就是亡国”;“党丑就是国丑,党丑不能外扬”。

除了被共产党的宣传搞昏了头的人之外,理智正常的人是很容易区分党国之间的本质差别。把“狐假虎威”寓言延伸一步就能说明这个问题。在动物世界里,狡猾的狐狸骗得老虎总是跟着自己。狐狸四处宣传说,“爱狐狸就是爱老虎”,“爱老虎就是爱狐狸”,“谁说狐狸就是不爱老虎”。时间长了,被搅昏了头的动物们,一提到狐狸就条件反射地想到了老虎,乖乖地受狐狸的欺骗。共产党的欺诈能力和手段远远超过狐狸,把党等同于国,国等同于党,使劲宣传“爱国就是爱党”、“爱党就是爱国”的荒唐逻辑。共产党宣传“亡党亡国”,就如同狐狸宣传“狐狸亡了,老虎也亡了”一样;中共宣传“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就如同狐狸宣传“没有狐狸就没有老虎”一样。

法轮功学员揭露中共江氏集团的残酷迫害,中共就煽动民众说“法轮功给中国抹黑”、“法轮功不爱国”。指出中共的丑恶,就成了“不爱国了”?就成了“家丑不可外扬了”?就如同指出狐狸的骚,就是给老虎丢丑了?就是给老虎抹黑了?就是不爱老虎了?其实是“共产党的丑”而不是“(国)家丑”,骚的是狐狸而不是老虎。确实有许多人(包括许多共产党员)被共产党的宣传迷了心窍。

*煽动和操纵狂热的民族主义情结

中共长期煽动民族主义情绪,加上斗争哲学,严重扭曲了中国人对国际社会的看法。“联合国人权公约”已经五十多年了,人权是普世的,中国政府也鉴定了该公约。法轮功学员遭受到的无理和残酷的迫害,了解真象的人们心中都会震动,随着国际社会对法轮功被迫害的真象越来越了解,越来越多的国家和人民对法轮功学员的人权遭受迫害表示同情,从人性深处发出善良和正义的声音。共产党把这些和政治意识形态没有任何关系的善良声音歪曲为“反华势力”、“法轮功和反华势力勾结”,利用人们强烈的民族情结,制造镇压有理的谬论。

法轮功教导“真善忍”,超越国界、文化、种族和政治制度,现在已经在60多个国家自由的流传。台湾因为同文同种的关系,更容易理解和接受法轮功,从而使得修炼法轮功的人数大增。但是中共施展造谣和诬陷之能事,捏造“法轮功和台独勾结”,利用民族主义情绪反对法轮功。

2、“政府的敌人”

人民和政府之间的契约关系是通过宪法和法律确定的,宪法是大家都需要遵守的。1999年4月25日,由于一些天津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依法去国务院信访办公室和平上访。共产党总是用僵化的阶级斗争思维,把人民和政府对立起来,把法轮功学员自发性的集体和平与善意的上访诬蔑为“围攻政府”,给迫害法轮功制造借口,用其一贯的整人、治人的斗争手段发动镇压。在“假恶斗”的党文化中长期生活的人,没有法治的思维,也只有共产党的一套整人逻辑,觉得中共的违法镇压是合理的。

*“搞政治”

“政治”是个中性的词,涉及每个人的权利和利益问题。在其它国家和社会里,搞政治是人们正常生活的一部分,人们也可以自由地选取政治作为自己的职业,政治家也有相应的社会地位。共产党的一切都为其政治服务,把政治变成了党的专利,为了政权不择手段,歪曲了政治的含义。共产党围绕着权力的政治斗争,诡秘、凶残、肮脏、血腥,不停的群众性政治运动把中国人搞怕了,其残暴卑劣下流行为抹黑了政治,严重扭曲了政治的本义。被党文化洗脑的中国人一想到政治,就和政权联系在一起、和肮脏的党内斗争联系在一起,老百姓躲政治就象躲瘟疫一样。

中共官员最关心的就是“党的政治”,但是政治被他们搞臭了,就用“领导人”来标榜自己,其实他们中的许多人才是无耻的政客。中共的流氓和肮脏败坏了政治,但是又利用人们被党文化扭曲的政治观念,作为打击异己的借口,总喜欢指控别人“搞政治”。在党文化中生活的中国人,一听到中共指控说某某搞政治,就想到卑鄙无耻、肮脏,想要夺权。中共把“搞政治”变成了抹黑别人的流氓手段和打击的借口。

法轮功学员讲真象、揭露迫害的非法和无理,只会搞中共流氓政治的江氏集团反而把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诬蔑为“搞政治”,抹黑法轮功,并且暗指法轮功有“政治图谋”。目的是把法轮功诬陷为“政府的敌人”,给迫害制造借口。

法轮功是修炼,没有任何政治目的和图谋,不追求常人社会中的名和利。在迫害下,得允许人说话,这不是搞政治。

3、“公众的敌人”

“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为毛时代的中共镇压人民提出理论依据,“稳定压倒一切”是江泽民时代中共屠杀人民的理论借口,都是从共产党“斗争哲学”中延伸出来的谬论,背离法律和人性。

一些受中共造谣宣传毒害的人说,中国发展经济需要社会稳定,法轮功破坏稳定,政府打击是应该的。中共的长期暴政和贪官污吏横行使得民怨沸腾,人们在遭受到中共不正确的对待下,按照宪法赋予的公民上访权,到政府部门上访,这是用法制的途径解决问题,在一个正常的法治社会里,这是非常正常的合法活动,受到法律的保护。

然而中共把法轮功学员在冤情下的上访、讲真象以维护人们的知情权诬蔑为“破坏社会安定”、“扰乱社会秩序”、“破坏稳定”。众多法轮功学员因为上访被扣上“扰乱社会秩序”等不实罪名,被非法抓捕、关押、判刑,甚至被打死。在国外60多个国家里,人们可以自由地修炼法轮功,法轮功学员为了揭露江氏集团的迫害,常常向人们讲真象,都是合法行为,从来没有人说是“破坏社会安定”、“扰乱社会秩序”。为什么只有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与众不同呢?

因为党文化体现党的意志,凌驾和破坏中国法律。在党文化中的许多人只知道盲目地跟从党的宣传起哄,觉得江泽民无端镇压法轮功有理,搞不清是非曲直,党文化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其实,真正破坏稳定的是江泽民的无理镇压。

4、“科学的敌人”

文革中大批科学家受到迫害;在市场经济中,有一个流行说法是“造原子弹不如卖茶叶蛋”。中共蛮干、不尊重科学、更不懂真正的科学精神,这是有目共睹的,但是这并不妨碍中共利用科学打击法轮功。

在中国以外,科学家里信神和不信神的都很多,例如著名科学家牛顿和麦克斯韦都是信神的。在学术界里信神和不信神两方面的争论长期存在,这本身不足为奇,也只不过是相生相克理的两方面,信仰自由,不能因为信仰的不同而打击对方。荒唐的是,共产党把其斗争哲学推向所有领域,在科学和思想意识形态里搞政治斗争,培养了一批披着科学外衣的政治打手,宣传“政治无神论”(名义上叫“科学无神论”),为中共的政治目的服务。马克思主义在近代的实践中早已被证明是伪科学,而这些披着科学外衣的政治打手们思想僵化,抱着马克思主义的谎言不放。更重要的是,他们不是本着学术探讨的精神和态度,而是为了整人,因为他们背后有当政者撑腰,于是信口雌黄把共产党意识形态以外的都视为“伪科学”、“迷信”,抡起科学的棍棒打击异己和法轮功。

科学本身在不断的发展,新的发明创造都是以前没有的,今天人类社会中的真理,明天就可能不是了。科学的思维和态度应该是开放的、探讨的,而党文化的思维就是政治斗争,其态度就是打击,尤其是以“迷信”的大棒子整人。

“迷信”在字面上就是“着迷地相信”,是个中性的词,没有什么贬义,可以“迷信”这个,也可以“迷信”那个。然而,在“文化大革命”中,共产党为了其阶级斗争的需要,给“迷信”加上了“封建”等政治内涵,扭曲了“迷信”含义,从而在党文化中,“迷信”失去了中性的含义,成为一个贬义词,和愚昧无知、危害社会等等联系了起来,成为共产党破坏传统文化和在科学领域里搞专政的政治棍子。

共产党无视法轮功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无视法轮功提高人们道德、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实,只是法轮功修炼人数众多,承认神的存在,这和党专制、党文化中的“政治无神论”相左,于是中共就给扣上一个“迷信”的政治帽子,就觉得镇压有理了,于是大打出手了。

5、其它镇压有理的谬论

江氏集团给法轮功扣上了众多“敌人”的帽子。这些不同的帽子迷惑不同的人,加起来就迷惑了许多中国人。在党文化中,“敌人”就是该打的、该镇压的。除此之外,还有其它一些镇压有理的谬论。例如:

* 党文化严重扭曲了中国人的观念和善恶标准,给中共杀人寻找非常危险和荒谬的借口。一些人被中共的粉饰太平宣传迷惑,觉得中共有镇压杀人的资本,可以谅解。中共一直吹嘘其所谓的“经济成就”,实际情况如何呢?据有关人士统计,现在中国经济在世界的地位远不如乾隆年代:清朝乾隆时期,中国国民生产总值(GDP)占全世界的51%;孙中山创建民国初年,中国GDP产值占全世界的27%;民国11年时,GDP仍然达到12%;中共建政时,中国的GDP占全世界的5.7%;而到2003年,中国的GDP仅占全世界的2.1%,而且许多人认为,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经济正在走向一条崩溃的道路。

* 一个国家的政府财政收入来自老百姓,民众交税养着政府官员,政府官员为民办事属于职责之内的事。共产党扭曲中国人的观念,认为共产党养了中国人,工作是共产党给的,工资是共产党发的。在国外,要说政府养活了老百姓,人们会笑话。在迫害法轮功中,一些打手说:“共产党(江泽民)给我钱,我就帮共产党(江泽民)镇压。”其实共产党、江泽民哪里来的钱呢?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钱。共产党、江泽民不仅把人民的血汗钱拿到自己腰包里,还用人民的血汗钱镇压人民。

*“天下乌鸦一般黑”的歪理。还有一个怪异的现象,一说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暴行,有人立即就说美国如何如何的不好,驴唇不对马嘴。这种观念的意思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共产党杀人放火没有什么了不起,最终目的还是给共产党杀人开脱。这种人的思想深处还是党国不分的结果,一说中共,就以为在说中国,就用民族主义来掩盖中共的暴行,用爱国主义、民族主义做共产党的挡箭牌。

四、 毫无人性的党文化思维在迫害法轮功中的作用

江泽民给法轮功罗织了许多罪名,把法轮功问题定性为你死我活、“亡党亡国”的“严峻政治斗争”,把法轮功打成共产党的政治敌人,于是中共专政体制的一切整人、吃人手段都使用上了,党文化派上了用场。

1、法律是“聋子的耳朵”

中共的斗争哲学只有专政、打击、整人的逻辑。中国人在长期的阶级斗争中已经形成了非常僵化的斗争思维,条件反射地用整人、治人等斗争手段处理矛盾,缺乏宽容,缺乏法治意识和思维,不懂也不愿意在法制下解决问题。

有人说,炼法轮功的人太多了,共产党害怕,所以共产党镇压是应该的。这也是被党文化扭曲了思维后,没有法治观念的结果。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做道德高尚的人,没有违反任何法律,人多本身也不违反法律,更不是罪。如果人多就是罪,中国人口众多,那么是不是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被中共屠杀呢?好人不是越多越好吗?“好人太多”怎么能够成为镇压的理由呢?

在一个正常的法制健全和法治的社会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而中共的法律只是为其集团利益服务的,法律可因人而异,法律也从来违拗不了党的意志。党文化没有法律概念,对被打击的对象就更不讲法律。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以法治为幌子,大行黑社会之道。事实上,江泽民以权代法发动迫害法轮功从一开始就没有履行任何司法程序,没有经过全国人大讨论及法院、检察院的公开调查和审理判定,而是置国家和民族利益于不顾,以强权推动镇压,破坏中国宪法保障的公民信仰自由的权利,盗用政府和人民的名义,调动中共全党的力量和中国政府的力量,随意抓捕虐杀无辜民众,搞国家恐怖主义,破坏社会稳定。

江泽民用红头文件、口头密令代替了法律,密令“法律不适应于法轮功”。宪法和法律完全是“聋子的耳朵”,只是个摆设。近来著名律师高智晟发表公开信,陈述自己在和一些法轮功学员的接触中,发现了法轮功学员的公民权被剥夺殆尽。2005年2月8日,法轮大法信息中心报道,最近中国大陆的610办公室又一次传达口头秘密文件,要求各地的公检法不得接受法轮功学员的控告、申诉和起诉。江氏集团的秘密文件、口头密令公然将宪法和法律踩在脚下。

根据法律界人士分析,江氏集团利用手中权力践踏法律,迫害法轮功学员,触犯了国家多项法律,已经构成了犯罪。例如,江氏集团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5条、第36条、第37条、第38条、第39条、第41条等规定,符合中国《刑法》第13条、第14条关于犯罪构成的规定,而且其行为属于故意犯罪,具体的有:侮辱罪、诽谤罪;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滥用职权罪;诬告陷害罪;非法搜查罪;非法拘禁罪;刑讯逼供罪、暴力取证罪;侵犯通信自由罪及私自开拆、隐匿、毁弃邮件、电报罪;报复陷害罪;伪证罪;妨害作证罪;打击报复证人罪;虐待被监管人罪;故意伤害罪;过失致人死亡罪;故意杀人罪;徇私枉法罪;等等等等。

2、“对法轮功怎么整都不过分”

文革中张志新的遭遇说明什么呢?广西吃人说明什么呢?说明共产党的魔文化毁灭了中国人的人性,改变了中国人的正常思维、逻辑和情感。虽然法轮功遭受奇冤,但是由于法轮功被打成党的敌人,许多中国人完全失去了人应有的良知、善心、同情心、公义感和社会责任心,只有被煽动起来的无名仇恨。

江泽民说“不信共产党战胜不了法轮功”,制定对法轮功要“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总方针,其灭绝人性和中共的魔文化是一脉相承的。在魔文化中熏陶的各级打手们冷酷无情的贯彻下去,用一切毫无人性、没有道德、没有法律的手段诬蔑和打击法轮功,剥夺广大法轮功学员的一切公民权利、人格尊严和最基本的人权。例如,山东省文登市市长、党委副书记王强曾在2000年10月9日召开的市、科级以上的干部会上恶毒地说:(对法轮功)宁可抓错3千,也决不漏掉一个,再有上北京(上访)的抓回来把他们的脚筋挑断……

法轮功学员因为他们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遭受到中共江氏集团灭绝人性的血腥迫害。受江氏集团操控的610、公安警察不去抓杀人放火的真正罪犯,却到处非法抓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江氏集团的一道道密令,“法轮功没有人权”,“法律不适应与法轮功”,“怎么对待法轮功都不过份”,“打死算自杀”……于是出现了重庆大学女大学生被当众强奸,沈阳马三家的18名女学员被剥光衣服投入男牢房……截止2005年2月7日,已经至少有1353名学员被迫害致死,这些活生生的生命是江氏集团集古今之外最见不得人的、最残酷、最邪恶的国家恐怖主义手段的直接受害者:有的被活活打死,有的被酷刑慢慢折磨而死,有的被强迫性灌食而死,有的神经中枢被注射精神药物破坏而死,有的被迫害致疯而死……

于秀玲,女,32岁,是辽宁省朝阳县大庙镇土城子村七组村民。于2001年9月14日在家中被朝阳市龙城区公安分局绑架,并非法关押在十家子看守所。在关押的第6天,即9月19日早上8点,于秀玲从十家子看守所被带到龙城公安分局。于秀玲坚信修炼法轮大法无罪,拒绝写认罪书。为逼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功,黄殿相和孙旭等一伙歹人不停地毒打于秀玲,一直到晚上9点左右,整整13个小时的酷刑折磨,于秀玲被打得奄奄一息。当时有人建议送医院抢救,但另一人说:“别送医院,抢救不过来咱们没法交待。”黄殿相和孙旭等见状不好,害怕恶行败露,为了掩盖罪行,他们从四楼窗户将于秀玲扔下,活活摔死。当晚12点左右就匆忙将遗体送去火化了。

火化前,他们通知了于秀玲的丈夫冯殿祥,宣称死者是自己跳楼自杀,允许他见一面。家属冯殿祥到场后,黄殿相、孙旭等警察摆出一副蛮横的流氓嘴脸,对冯殿祥威胁说:“你们愿意上哪告就上哪告,随便!上边有指示,法轮功怎么整都不过分!”

五、共产党毁灭人性的思想改造──“牛棚”和“转化班”

一位在文革中无端遭受迫害和打击的老作家在他的自转中说:“我奇怪当时我喝了什么样的迷魂汤,会举起双手,高呼打倒自己,甘心认罪,让人夺去做人的权利。”一个清白无辜的人在中共的政治思想教育和改造中被迫“甘心认罪”,被夺去做人的权利还要感谢“党的关怀和教育”,这在中国绝非只是一个作家,而是非常普遍的现象,并且在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中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思想改造,俗称“洗脑”,是中共实行精神控制和迫害的专用手段,是1949年中共对中国知识分子长期采用的基本政策(也是对全体中国人的政策),通过自觉的或强制性的斗争方法把非马列主义的思想挖掉,用马列主义思想取而代之,学会用马克思主义立场、方法、观点(即“假恶斗”)去解决各种实际问题,从而全面控制中国人的思想,在思想文化领域全面推行共产党意识形态和魔文化。同时为了能够维持党的绝对地位,党强制性地控制一切,以至控制人的思想,不允许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等等人的基本权利。

1、毁灭人性的政治思想教育和改造

中共党文化成功的关键一步就是通过思想改造毁灭人的良知,用魔性代替了人性,并且把这一套经验应用到迫害法轮功学员身上。中共知道不可能把中国人都杀光,发现控制人的最好办法就是控制人的思想,一种是欺骗人们主动向党献出一颗红心,主动改造自己的思想,另外一种就是用强制的手段改造人们的思想,让人们的思想也要为中共的政治服务。中共建政后对《武训传》批判,开始了对知识分子以至全中国人的思想改造运动。

概括地说,思想改造的最后目的,就是要统一思想,使思想一元化,不仅使人丧失个性、独立性,把人变成为驯服听命的工具,而且丧失起码的理性与良知,这样导致精神的休克与人格的沦亡,把中国人在思想意识上由体制外变为体制内,从“旧我”向“新我”转变。“旧我”是具有人性和良知的,“新我”就是个人的价值和尊严被彻底抹杀,建立了党在自己心中的绝对地位,魔性代替了人性和良知,正常的思维和世界观被扭曲,党的认识代替了自我的是非判断能力。

共产党的思想改造蹂躏人性,使得不知有多少正直的灵魂,受到无端的鞭笞,以至扭曲、变形,甚至毁灭……最终“脱胎换骨”,认同了马克思的谎言,承认“党是英明伟大的”,一切听党的,不仅不敢说真话了,而且充满魔性。

2、文革“牛棚”

文革中的“牛棚”是专门用来强制改造“牛鬼蛇神”的思想的。(《牛棚生活》)一本描述北京大学“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的“牛鬼”生涯一书,记载他们在牛棚里的一些情况。这些思想“罪犯”们早上定点起床,进行消耗体力的“体育锻炼”,每天要象牛马似的干长时间的体力劳动,伙食极差,还会受到拳打脚踢皮肉之苦,走路不许抬头,每天需要背“最高指示”,每天要写思想汇报,每天晚上听“晚间训话”,接受批斗……。

在身体和精神上承受双重的折磨和摧残下,“牛鬼蛇神”们人性被践踏,灵魂被诛杀,纷纷低头认罪,自甘堕落、自暴自弃,好坏、善恶、美丑界限,都逐渐模糊起来……最后乞求在党的面前,把心交给党,在思想改造中深挖自己的“反动思想和罪恶历史”,进行自我批判、自我否定,和“旧我”决裂,变成“新我”,承认自己罪有应得,同时感谢党和“伟大领袖”、革命群众竭尽全力把他们“从资本主义和修正主义的泥淖中挽救出来”……就这样,共产党从精神上控制了中国人。

3、腥风血雨的“转化”

江氏集团为了“铲除”法轮功,用文革大批判方式在名誉上搞臭的同时,在全国各地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把他们非法关进劳教所、教养院、监狱、精神病院和无数的“转化班”(“洗脑班”)里,不择手段的强迫他们放弃信仰。法轮功教导“真善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做事先考虑别人,不做坏事做好事。“转化”的标准是:敢骂人了、敢骂法轮功了、敢打人了就算转化成功了。其中“转化班”为了掩人耳目,使用多种名称,如:法制教育中心、法制教育学习班、法制教育学校、教育转化中心、关爱中心等。“转化班”由610、公检法等主办,其整人、杀人手段比“牛棚”专业得多,伪善、酷刑、株连等等多管齐下,受害者人数众多。

高精度图片

根据明慧网的不完全统计,专为转化法轮功学员而设的洗脑班覆盖全中国至少23个省(青海省暂无资料显示),其中,最大规模举办洗脑班的省份是:河北省、山东省、黑龙江省、四川省、广东省、辽宁省、湖北省和吉林省。全国五个自治区中,除了西藏外,内蒙古、新疆、宁夏、广西自治区皆开办洗脑班强制法轮功学员洗脑转化。北京市和重庆市等直辖市各区开办多期洗脑班,遭迫害人数众多。武汉市、广州市和成都市等城市在全市大规模举办洗脑班,使这些城市成为迫害极为严重的地区。此外,发生“转化班”迫害致死案例最多的城市,分别是河北省保定市(至少5例)、山东省潍坊市(至少3例),迫害手段残酷、情节严重。

2001年3月初四,吉林省省委副书记林炎志在四平市劳教所检查法轮功学员转化情况时说:“中央对你们的政策是教育,转化为主,押你们一年不转化,那就二年,二年不转化,那就三年,三年不行,那就押你们十年。中国炼法轮功的才二百多万人[注:这是被江氏集团极力缩小后的数字],现在顽固的全国有十万,中国有十二亿人口,这些人不转化,镇压,枪毙,十多万人对中国十二亿人口来说是小数字,就是把这二百多万都杀了,对共产党政权统治也不会产生影响……,对你们不转化的要狠狠的打,往死里打……”(明慧网2001年6月25日报道)

为了达到“转化率”,610、公安警察等用一套不择手段的邪恶手法,用经济勒索、株连、欺骗、造谣、灌输谎言、伪善、酷刑等加强转化,逼写“悔过书” 、“决裂书”等。谁要不转化,“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打死直接火化”。“往死里打”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春风化雨”的“教育手段”之一。

侯有芳,女,49岁,甘肃省金昌市西坡村中学物理老师,兰州师大物理系毕业。她在学校曾连年被评为先进教师和优秀特级教师。2002年8月因散发法轮功真象资料被抓。在金川区公安局被“人民警察”施以“老虎凳”等酷刑折磨,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甘肃省第一劳教所平安台七大队二小队。在劳教所又被毒打、吊背铐进行强迫转化,因承受不住折磨而违心转化。后来表示反悔,警察又开始对她进行折磨,在外面罚站1个月不让进屋睡觉,逼她写“悔过书”,而她坚决不写。“警察”就进行毒打折磨,胳膊、腿都被打断,于2002年11月29日终被折磨死。死时肋骨、盆腔严重骨折,内脏严重损伤,体内大量出血。公安为掩盖罪行,严密封锁消息,也不通知家属直接将遗体火化,然后立即把几个凶手调离原单位。

这就是江氏集团宣传的“春风化雨般的关怀”,这就是共产党宣传的“爱心”。

六、跳出党文化的范畴看待法轮功遭受的迫害

近来的“九评共产党”全面揭示了中共的各种邪恶流氓本性和特征,共产党之所以能够对中国以致人类造成如此大规模的破坏,是因为其背后是一个邪恶灵体,善于迷惑人,用一套吃人的魔文化毒害人们的思想、扭曲人们的观念,把人们思想弄昏了,迷住了中国人的心窍。

看清党文化的魔性本质,站在法律、人性、良知、人权等角度看法轮功问题,就发现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毫无道理,不仅荒唐,而且违反中国宪法和法律,丧失人性和良知,是一次空前的人权破坏,是一场真正的民族浩劫。